鼎盛国际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鼎盛国际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乔家大院有小道消息

乔家大院有小道消息

时间:2018-01-11 作者:未详 点击:

  一、怒惩恶霸
  
  朱家文本是翰林院只知苦读经书、写写官样文章的八品穷翰林,可在光绪庚子年春天,他的官职终于由八品升到七品,而且是外放到山西祁县做实缺知县。有朋友提醒他——如今京城及周边各省都在闹义和拳,天下大乱,盗贼趁势横行,洋人又组成八国联军要同朝廷开仗,一出京城便有性命之忧,因此往昔令京官们趋之若鹜、能够大捞银子的地方官几乎无人问津,“浩荡皇恩”这才降临到了他头上!书生气十足的朱家文哪管这些,对朝廷感激涕零,下决心报效朝廷,当即骑了一头毛驴,只带一个小厮,挥鞭上道了。
  
  朱家文风尘仆仆,居然平安到达了祁县县城——一路上盗贼们把他当作了平常的穷行客,根本没打他的主意。上任后不久,佐理知县的县丞张一鸣便将一件本省巡抚的紧急公文摆在了朱家文的案头上。公文上说,半个月前,由山西巡抚毓贤下令从晋南二十八县征调、准备资助天津义和拳抵抗八国联军的十万两饷银途经祁县时,突然就地蒸发,就连押运饷银的兵丁们也不见了踪影,毓贤急命祁县知县速速查明真相。
  
  十万两饷银,不是个小数目,朱家文不敢怠慢,立命衙役四处查访,很快查明了真相,十万两饷银全被本县的恶霸刘煊连哄带骗劫持走了。朱家文闻知,勃然大怒:这刘煊狗才,作恶多端,近日翻阅积案,百姓告他的状纸都一撂高了,本县正想处治他呢,没想到他连军饷都敢劫!当即发签命衙役将刘煊捉拿归案。不料衙役们都迟疑起来,谁也不肯接签。朱家文正要发火,张县丞连忙扯扯他的衣袖道:“大人且慢。这刘煊是咱们祁县大德通大掌柜高钰的大舅子……”
  
  朱家文不由一怔。大德通票号乃百年老钱庄,分号几乎遍及四海,老东家便是富甲天下、朝野皆知的“亮财主”乔致庸,其票号总部设在祁县,大掌柜高钰最能干,也最为乔致庸所看重,且有朝廷赐予的黄马褂在身,可谓通天人物。如今要抓他的大舅子,难怪衙役们要投鼠忌器了!
  
  “大人,刘煊敢劫饷银,恐怕别有缘故,还望大人三思而后行……”张县丞最后提醒道。
  
  朱家文犟劲上来,脖子一梗:“本县就是要抓他!”当即甩下令签。不一时,正在妓院喝花酒的刘煊被押上了大堂。听了朱家文的呵斥,刘煊满不在乎地哈着酒气道:“朱大人,没想到你还真有两下子,敢查到刘某的头上。也罢也罢,饷银就分给你一半,如何?”
  
  朱家文一听,哭笑不得,惊堂木一拍训斥道:“你这丧心病狂的家伙!如今国难当头,义和团和朝廷将士们在前线浴血奋战,保卫天津,没了军饷岂不是釜底抽薪?你趁火打劫,误国误军,这是千刀万剐之罪!”
  
  “呵呵,”刘煊牛眼一睁,怪笑道,“朱大人,你也太孤陋寡闻了!难道没听说天津大沽炮台半个月前就被八国联军攻破、朝廷和义和团吃了败仗?如今八国联军已包围了北京城呢!”朱家文哪里肯信:“胡说!近日朝廷的邸报上说义和团刀枪不入,取得廊坊大捷,难道你比朝廷的消息还灵通?”刘煊冷笑起来:“朱大人,我敢说你那份邸报至少是一个月前的了,老皇历喽!您怎么不想想——为什么一向很准时的邸报迟了一个多月呢?”随又压低嗓音,神神秘秘地道:“朱大人哪,只怕要改朝换代了,大清朝要玩完了,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如今连太后老佛爷和皇上也逃出了北京城!嘘,这可是机密,我提前透给您,千真万确的小道消息!”
  
  朱家文呆了:确实,邸报已有快一个月没收到了,自己也挺纳闷的,隐约感到前方战事不妙,难道这刘煊说的是真的?
  
  刘煊见状,扳起手指头道:“朱大人,咱们可以计算计算时间,就算这批饷银如期到了天津,还不落到了洋鬼子手里?要不就是被散兵游勇抢了,还能有朝廷的一分一毫?还不如肥水不流外人田,既然到了咱的地盘上,嘻嘻,小人这么掐指一算,便……便动了手。那些押解饷银的兵丁倒也知趣,被小人这么一忽悠,每人拿了十两饷银拍屁股走人了!”
  
  朱家文终于回过神来,大喝一声:“咄!你以为饷银是好抢的?巡抚毓贤大人有谕,着本县……”
  
  “嘘——”刘煊放肆地抢过话头道,“大人,刘某既然敢抢就有敢抢的道理。”随又比划着脖子道,“休提那毓贤,哼,只怕他别说花翎顶戴保不住,甚至连脑袋也要搬家呢!我再给您说一条小道消息——太后老佛爷逃出京城前,下了一道圣旨,要追究那些支持义和团的官员责任,他毓贤向来支持义和团,还能有好?嘻嘻,大人哪,我给您出个结案的主意,您就说饷银让那些押解饷银的兵丁趁乱抢了,而他们全逃散了,要不然,您干脆就说饷银让拳匪抢了,对了,义和团如今就是拳匪……”
  
  朱家文一听,这家伙越说越荒唐了:毓贤是朝廷的红人,有名的“模范巡抚”,而近几期的邸报上都明明白白地说义和团是“扶清灭洋”的义民,这家伙却颠倒黑白,定是得了失心疯!当下,朱家文再也不同刘煊绕嘴了,又一拍惊堂木命众衙役道:“来人,先将抢劫饷银的歹徒刘煊重打一百大板,关入死牢,待本县奏明上司,再将他明正典刑!”可众衙役却迟疑不动,刘煊则慌了手脚,大叫道:“朱……朱大人,小人说的是千真万确的小道消息!请您高抬贵手,免了小人这顿板子,小人情愿先蹲监,过几天您就明白小人说的全是真的了!”
  
  朱家文勃然大怒,怒视着那几个当差衙役,一把抓起筒子里所有的令签全甩到了大堂上。张县丞叹口气,对那几个衙役连使眼色,几个衙役这才卷袖上前……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