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鼎盛国际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战乱之祸

战乱之祸

时间:2018-01-09 作者:未详 点击:

  一、老兵被请
  
  大清顺治十八年,清明将至,两名清兵差使骑着快马,沿着大凌河向马家屯急驰。他们找到马云鹤家,奉上一份白色请柬。请柬上写着“大凌河城千总段大千恭请明朝老兵马云鹤赴宴”。马云鹤一下坠入了云里雾里,心想:段大千是清朝六品武将,自己是明朝遗老,他下这白色请柬是啥意思?两名清兵差使由不得他多想,催着马云鹤上了路。
  
  马云鹤来到段大千的花厅中,发现先他而到的已有七位老汉,细看竟是当年同一个营的亲兵。崇祯四年,皇太极率大军围困大凌河城,据城死守的是明末将领祖大寿,祖大寿身边有七位传令兵,也就是眼前的这七位老汉。马云鹤是他们的伙夫。
  
  八位老兵心惊胆战地在兵营中熬到了第三天,刚用过早膳,上来几名清兵,在花厅正中一字排开八张太师椅,让八个老兵一一坐定,然后又在他们前面排好香案,点燃红烛。一切准备停当,厅外一声炮响,哀乐骤起,走进一个人来,此人正是段大千,同来的还有他的夫人李氏。
  
  马云鹤一看段大千夫妇,觉得似曾相识,但又记不起在哪里见过。段大千不动声色地把每个老兵打量了一番,然后走到案前,神色凝重地点燃三支香,扑通跪地。李氏犹疑了一会儿,也跪了下去。这番动静吓得座上的八位老兵溜到了地上,两旁清兵齐声断喝:“坐回去!”众老兵吓得退回到了座位上。
  
  接受了段大千夫妇的磕头后,马云鹤壮着胆子问:“千总大人,我们是前朝老兵,不知何故,受将爷如此大礼,请大人明示!”众老兵立刻附和说将爷不说清楚,他们承受不起。段大千含泪道:“明天就是清明节。我祭拜的不是你们,是我的父母!”这轻轻一句话,好似晴天霹雳,惊得众老兵心胆俱裂。唯有马云鹤很快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暗道:难道段大千就是当年那个死里逃生的小孩?
  
  二、历史恩怨
  
  当年皇太极采取围而不打的策略,将祖大寿的大军围困在大凌河城中三个多月,祖大寿的士兵没有粮食,开始吃军马,军马吃光了则割肉而食。当时,成为这几个传令兵食物的,正是段大千的父母。
  
  清明节这天,段大千让八位老兵坐在自家祖坟前,然后他供上香烛面对面地叩拜。此举引来成千上万的百姓围观,大家都想看一看千总大人怎样祭拜在人腹中的父母。此刻,这八位老兵,除了马云鹤外,全都战栗不止,而这一回李氏始终没有露面。
  
  祭拜结束后,有一个老兵当场吓死,其余几个人也被折磨得半死不活。李氏听说有老兵死在坟头,便背着段大千来到老兵面前安抚。马云鹤看到李氏脸上那颗美人痣,觉得她有点像当年大凌河城骨科郞中李时济的女儿李文君。
  
  李时济医术高明,曾为祖大寿治疗过枪伤,后成为祖大寿的挚友。围城的日子里,祖大寿派兵将他的宅院保护了起来,并保证供给李时济一家食物,不让他们饿死。这个差使,就由马云鹤承当。那时李文君才五六岁。
  
  马云鹤正打算上前相认,段大千来了,众老兵一见他,涕泪横流,纷纷哀求段大千饶过他们。段大千一声冷笑:“你们休要惊慌,我并不想把你们怎么样,我马上命人将各位送回家中。不过,以后每年清明节前一天,各位必须准时赶到大凌河城中,接受我祭拜祖宗的大礼。”
  
  听说以后年年都要受此折磨,众老兵大声哀号起来。李氏急道:“老爷,万万不可,如此祭拜,恐怕这几位老兵的性命不保啊!”段大千拉下脸来吼道:“你想让为夫落个不孝的骂名吗?夫人休得多言,回房歇息去吧!”马云鹤眼睁睁地看着李氏被丫环送走。
  
  众老兵被军士送回家中。不到第二年的清明节,七位老兵又死了两位:一位吓疯了,失足落水而死;另一位害怕重复可怕的祭拜场面,安顿好家人后,投河自尽。
  
  消息传到千总营中,李文君再次劝说段大千放过老兵,段大千不肯,非让夫人讲出一个令他信服的道理来不可。李文君欲言又止:“道理是有,只怕讲出来说服不了老爷,反而……不说也罢。文君劝不了老爷,自觉罪孽深重。老爷你好生保重,文君出家去了。”自此,大凌河城外祥云寺中,又多了一个尼姑。
  
  第二年清明节的前一天,段大千接到上峰手令,命他征剿前明军队的一支残部。段大千当即传令各营进入战备状态。任务刚布置完,马云鹤第一个前来报到了。马云鹤来到段大千案前跪拜道:“罪人马云鹤求大人放过众老兵,我愿以一己之身为众老兵顶罪!”段大千冷笑道:“你好大的口气,你凭什么一人顶众人之罪?”马云鹤从容道:“罪人请问,当年大人双亲遇难,为什么单单大人能死里逃生呢?”段大千哼了一声:“那是我命大,难道说是你给了我一条命不成?”马云鹤说:“正是罪人给大人留了一条性命!”
  
  当年传令兵奉祖大寿之命,从军需处领回一对年轻夫妇和他们的孩子,这个孩子就是段大千。当时,段大千己经饿得奄奄一息,迷迷糊糊地瘫在父亲怀中。段大千的父亲是个读书人,知道事情的原委后,慷慨激昂地说:“我们是大明百姓,与其在城中饿死横尸,不如捐躯抗敌。”众传令兵感动不已,一齐跪拜。段大千的父母将众人扶起,催他们赶快动手。一个传令兵正要动手,马云鹤拦下他说:“这是我的活计,就由我来吧!”待传令兵们散去,马云鹤说:“我实在不忍下手,你们还是自行了断吧。孩子我会送给一位善人抚养,留你们段家一条命根!”段大千的父母感激涕零,双双悬梁自尽。昏睡中的段大千被马云鹤送到李时济家。
  
  对这一切,段大千有些模糊的记忆,他相信了马云鹤说的话。段大千道:“就算你说的是真话,可你腹中总有我父母的血肉吧?!”马云鹤从身上取出一个布包,呈到段大千的案前。段大千打开一看,吓了一跳。布包里有一条人的胳膊,好像用盐腌过,蜡黄蜡黄的。马云鹤沉痛地说:“大人,我欠你父亲一条胳膊,今天就算还给你了!”原来,马云鹤为减轻罪孽,用来活命的仅是段大千父亲的一条胳膊。为了平息段大千胸中的仇恨,上次回家后,马云鹤毅然砍掉了左臂。
  
  段大千打心底里敬佩马云鹤是条好汉,但他表面上仍不动声色,说:“从今以后,你我恩怨两清了。”说完,命侍卫赠银二十两,即刻护送马云鹤回家。马云鹤拒收银两,再次请求段大千饶过老兵,让自己一人顶罪。段大千恼羞成怒,命侍卫将马云鹤拖了出去。
  
  三、真相大白
  
  清明节这一天,段大千家的祖坟上,一大早就聚满了看热闹的人。上百名道士早已在山上布下了道场,那四位老兵一个个像抽掉了脚筋似的无法站立,由清兵挟持着拖到坟前呈一字形坐定。段大千身穿皂袍,头披孝巾,正想焚香祭拜,马云鹤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的面前,大声请求他放过众老兵。段大千大怒,喝令侍卫将马云鹤拿下。这时一个女声喝道:“住手!”只见一个尼姑打扮的女人从人群中挤出,飞步走到段大千面前,来人正是李文君。
  
  李文君愤慨地说:“父亲大人生前曾说过,非常之时才会有非常之事。你把账全算在这些老兵身上,既不合宽恕之道,也是往马老伯身上强加罪孽,毕竟是他留了你一命,才导致了今日的祸事呀!”马云鹤也愤然道:“大人对老兵们用这种杀人不见血的手段,比起当初的无奈之举又有何区别?大人若再不放过这四位老兵,用不着大人动手,今日我当着你的面自行了断,前后共计四条人命。这四条人命难道还不够还大人父母的两条人命吗?!”这时有老兵哭泣道:“大人哪,与其这样让你慢刀割肉而死,不如给个痛快,一刀结果了我们吧!”“是呀,大人一刀杀了我们吧!”其他老兵悲声呼应。
  
  这时围观的百姓似乎明白了一些真相,场上顿时议论纷纷。段大千喝令侍卫将马云鹤和李文君绑了,押下山去。马云鹤不顾一切地大喊道:“大人,我有一惊天秘密,你敢让我当众讲出来吗?”李文君哭喊着阻止他:“马老伯,你不能讲,老爷他消受不了啊!”段大千听说有惊天秘密,心中一怔,梗着脖子吼道:“有屁快放!”马云鹤说:“当年我将你送到你岳父家时,你岳父家已断炊多时。为了不让你们饿死,以后的食物都是我从传令兵的伙房中送出来的。大人哪,当时从伙房中送出的,还有其他食物吗?”
  
  马云鹤说完,段大千的脸刷地一下白了,浑身剧烈地颤抖起来。突然,他从侍卫身上抽出宝剑,大吼一声:“看剑!”眼看宝剑就要落到马云鹤的脖子上,李文君挺身拦住,悲声道:“马老伯说的都是实情,我怕伤了你,才不忍心告诉你呀!”段大千如遭雷击,惨叫一声昏倒了。坟场上顿时乱成一锅粥,祭拜仪式草草收场。
  
  直到半夜时分,段大千才悠悠醒来。守候在身边的李文君哭道:“老爷,父亲要我对你严守秘密。之所以告诉我,也是为了让我劝你放弃复仇之念!”段大千叹道:“岳父大人说得对:当年之事,既是人之过,更是战之祸。可恨我一念之差,错上加错呀!”说完泪流如注。
  
  次日拂晓,马云鹤和老兵们拜别段大千各自回家去了,李文君也回到了祥云寺。段大千倾尽所有,派人分别赠送财物给死去老兵的家人。
  
  此时飞马传来军令,命段大千率部即刻出发。队伍集合好后,段大千骑在马上悲怆地说道:“弟兄们,想我段大千当初弃医从军,就是为了报仇。谁知今生最难赎罪的人就是我自己!大千别无选择,只能临阵卸甲,追寻父母而去。但愿跟随我征战多年的将士们,也能早日脱离战事,解甲归田!”说完拔剑自刎,血溅战袍。顿时校场上人声呜咽,战马哀鸣。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