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鼎盛国际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阿P幽默 > 阿P成网红

阿P成网红

时间:2017-06-01 作者:未详 点击:

  俗话说“跳槽穷仨月,改行穷三年”,可失业的阿P却不信这个邪。这天,他看到网络上说,要是能成为大神级的“网红”,就能收入不菲。阿P不禁血脉偾张,兴高采烈地筹划起来。
  
  可能是没睡好的缘故,第二天阿P头发撅起来,还有两个大黑眼圈,儿子小虎一看就大笑起来,“爸爸好像动画片里的三毛!”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阿P一照镜子,可不是,这大脑袋要是把头发剃成三撮毛,可不活脱一个三毛吗?
  
  直播有方向了!阿P决定,要直播自己变装三毛!当晚,阿P就在直播间忙活起来,先后戴上假鼻子、画上黑眼圈、贴上雀斑,最后用祖传的剃头手艺,快速将自己剃成了三撮毛!围观者连连叫好,“蛋糕”“鲜花”“金币”撒了满屏。
  
  折算下来,当晚竟入账3000多赏金!阿P立马跟小兰显摆起来,不想被小兰骂了个狗血淋头:“一天到晚就琢磨着投机取巧,大家不过瞧你新鲜一阵,还能老给你赏钱?还不如去干剃头来得稳妥……”阿P一听,不耐烦了,夫妻俩吵了几句,不欢而散。几天后,小兰的话果然应验,看客们见阿P总没有新鲜玩意,都不肯再给赏钱了。
  
  就在阿P以为自己的网红之路就此止步时,有人向他伸出了橄榄枝。这人姓薛,自称是一家造星公司的老板,主打真人卡通秀,据说已经包装出不少“网红”。他告诉阿P,签约后,通过专业的培训,会进行大规模的网络宣传,让阿P展示自己的形象和特技。接着会有专人接下网友们的悬赏任务,分配给公司里合适的艺人,网上直播任务完成的全过程。达到买家的要求,就可以拿到赏金,单笔最高奖金可达上万元。阿P心花怒放地接受了邀请,“还是有组织好!”
  
  入门后,阿P接到的第一单任务是“三毛真人秀”——周末到南京路帮100位市民擦皮鞋,悬赏金为3000块。周六一早,阿P就穿着乞丐服,背着个老式擦鞋箱,来到南京路。他的装束很快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擦鞋任务很快完成。
  
  阿P正要去领悬赏金,雇主却说:“就你这么点小把戏,根本没有看头,还想拿到赏金?”
  
  阿P有些垂头丧气,这时,同公司的一对组合艺人也说:“哥们,要想拿钱,就要在人家派给你的任务要求上,把活做漂亮了,让人觉得钱花得物超所值!”
  
  阿P一想,好像是这么个理。回家琢磨了一晚上,终于想出了一个让雇主满意的新方案。
  
  再次出现在南京路上的阿P,成了一个满身古铜色油彩的“雕像”,身旁放着擦鞋箱,蹲在地上,保持着擦皮鞋的动作。因为模样滑稽,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了这个铜像,有动手摸的,也有伸脚假装擦鞋拍照的,可无论哪一种,都会被突然动起来的阿P吓一跳。这些人惊慌失措的样子全都被直播出来,逗得众看客哈哈大笑。
  
  雇主和看客们是满意了,阿P可没少遭罪。酷暑天全身涂满油彩,还要一直保持一动不动的姿势,把他憋得可是够呛。偶尔遇到个脾气火爆的,轻则推搡抱怨,弄不好还要挨一顿拳脚。更要命的是涂了油彩,嘴都张不开,更别说吃饭了。
  
  肚子里没食,又体力透支,继续蹲在街边假扮雕像的阿P觉得自己就快虚脱了。忽然,头顶一股热流涌下,阿P觉得好不畅快,只是怎么一股子骚臭气啊?阿P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小男孩,正对着他的头顶撒尿呢。阿P这个气啊,“呼”地一下站起来,“这是谁家孩子?大街上随便往人头上撒尿,大人怎么不好好管管!”这可把孩子吓坏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哇哇大哭。孩子的家长急了,扯住阿P争论起来,一时间里三层外三层围了很多人看热闹,直到民警闻讯赶来,才逐渐疏散了围观的群众。
  
  阿P被请进了警局,前来保释的小兰一脸怒气,回到家儿子也因为阿P的“名气”被同学笑话而埋怨他,两人还因此搬去了小兰娘家。可阿P还沉浸在自己不仅赢了3000块奖金,还得到了2000多块打赏的喜悦当中。他想,等咱发大财了,看谁还敢笑话咱,老婆孩子自然就会回来!
  
  想到这,阿P继续接单,这次的任务是“三毛才艺秀”,要在半天时间里聚集不少于500个人围观,并讨要到5000块钱,悬赏金额高达15000块。阿P深知这个任务艰难,反复研究,可始终没有想出一鸣惊人的点子,只好上线求助。这时,一个昵称叫“小头爸爸”的“同行”给阿P支了一招,阿P茅塞顿开,当即宣布,就在下周六,将在人民公园上演“三毛才艺秀”,主题是“真人风筝秀”。见大家好奇心起,阿P剧透:本来想喝糨糊充饥的三毛误饮了大佬的汽油,结果被大佬在屁股后面安了根线,点着了绕着公园飞。这消息一出,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大伙儿都半信半疑,等着看阿P如何兑现承诺。
  
  见阿P胸有成竹,薛老板也答应协助扮演大佬。其实所谓喝汽油、屁股后面点引线都是糊弄人的噱头,不过是穿一套暗藏滑翔翼的服装,支撑人像风筝一样,在空中滑翔两三分钟。当然,即使是这样,也很危险。
  
  这天,站在假山顶上的阿P,看到下面黑压压围满了人,别说500人,1000人都有,顿时紧张起来。看客们扬着手里的票子,薛老板也催促他快喝汽油,然后点火。阿P骑虎难下,也后悔起来。就在他闭上眼睛,准备放手一搏时,一个瘦男人从背后拽住了阿P,掏出一叠百元大钞,说:“兄弟,不就是为了15000块钱吗?这钱我给了,表演结束。”说完拉着阿P就要走。
  
  扮演大佬的薛老板当然不肯善罢甘休,冲上来阻止。可是这瘦男人也是有备而来,当众爆出薛老板和造星公司的黑历史。他自称王东,以前总梦想一夜暴富,老婆伤心之下离婚改嫁。为了生计,一年半前,他和不满三岁的儿子在街边卖艺讨生活。因为儿子天生头大如斗,自己又过于精瘦,父子俩在街边卖艺的视频被网友传上网络,许多人都说是真人版“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也就是那个时候,他们也被薛老板拉入了组织。
  
  “他们利用我们父子俩外形上的优势,对我们进行化装指导和严格训练,除了模仿,还有一些高难度的杂技动作。我们的视频直播很快火得一塌糊涂。为了赚钱,我带着儿子没日没夜地排练,儿子念叨头晕恶心,我也没往心里去,哪知道儿子的大头原来是病,没满三岁就走了,都怨我啊!”说到这,王东痛哭起来,“为了完成那些过分的派单任务,我折过腰,扭过脖子,把儿子也赔上了……所以我特意在这现身说法,请大家引以为戒,别梦想什么一夜爆红,发财致富,却忽略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
  
  听完王东的讲述,阿P和一众同行都有些动容。想想自己当“网红”这段日子,真有点走火入魔。为了博眼球、当网红,自尊心不要了,老婆孩子不顾了……“大哥,多谢你点醒我,这钱我不能要。这‘网红’真不是那么好当的,赚钱不就为了活得体面吗?可你瞧我现在……”阿P摸着自己额头上的三撮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当天,阿P就买了个头套戴上,来到岳母家,向小兰道歉。小兰开始还赌气不理,听说了“小头爸爸”的故事,也不禁眼圈泛红。她摘下阿P头上的假发套,“还不把你这三撮毛剃了去,就是光头,咱也要做回自己!”“嗯,是!”阿P点点头,“这次也算因祸得福,我的最后一次直播揭露了薛老板公司只为了博眼球而不顾员工人身安全的行为,网友们除了给我点赞,还帮我介绍了一份美发师的工作,专门帮小孩剃三毛发型。”阿P傻笑着又吹起了口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