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鼎盛国际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鼎盛国际娱乐 > 美女秘书(4)

美女秘书(4)

时间:2017-02-24 作者:未详 点击:

  
  两天过去了,冯晓茹还没有下落。韩少康一方面沉浸在丧妻之痛中,另一方面,又被这起阴谋弄得身心俱疲,根本没有精力打理公司。这时候,邦立克公司的第一批货到了,按照协议,八百万的首批货款必须尽快打入邦立克公司的账上。
  
  韩少康让经理林兆辉去验货转账。林兆辉去了不到两个小时就惊慌失措地打来电话,说打入邦立克公司账户的八百万被人冻结了,邦立克公司提不出钱来。如果明天这笔钱还没有解冻,邦立克公司完全有理由告他们违约,到时,公司将损失惨重。
  
  一听这话,韩少康也惊得非同小可。谁有这样的胆量和能力,敢冻结华宇商贸公司发出去的货款?他立即赶到银行。银行的工作人员说:“货款是华宇商贸公司的财务经理要求冻结的。”
  
  韩少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是说,华宇商贸公司的财务经理?”
  
  “是呀,华宇商贸公司财务经理冯晓茹,她刚刚来办理了冻结资金的手续!”银行的工作人员说。
  
  妻子冯晓茹还活着?她没有死!韩少康高兴得一蹦老高。但很快他就高兴不起来了。银行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不仅那笔货款被冻结了,华宇商贸公司在银行的所有资金,都在冯晓茹的授意下被冻结了。也就是说,华宇商贸公司现在没有一分钱的周转资金。
  
  这是为什么?冯晓茹为什么要这样做?对了,她没有死,为什么一直不露面,却暗地里来冻结华宇商贸公司的资金,而且是在要付邦立克公司货款的关键时刻?韩少康不由得打了个寒战,难道,这所谓的阴谋,就是……自己的妻子策划的?
  
  韩少康不敢往下想,也不愿意往下想,但事实摆在面前,又不容他不去想。而且他一下子记起来,与邦立克公司的业务就是冯晓茹联系来的,接着就是一系列稀奇古怪的事。
  
  韩少康还在那里发愣,林兆辉提醒他:“韩总,你得赶快想办法,否则,不但邦立克公司会来索赔,就是我们自己也无法运转呀。这可如何是好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眼前要办的首先就是将银行的资金解冻。韩少康告诉银行的工作人员,自己是华宇商贸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他要求将所有资金解冻。
  
  工作人员说:“你如果真是华宇商贸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当然有这个权力,不过我要确认你的身份。”
  
  韩少康让林兆辉在银行等着,自己立即开车回公司去拿证件。车子才开到公司门口,手机响了,他拿起手机一看,居然是妻子的号码。冯晓茹打电话来了?
  
  电话的确是冯晓茹打来的,韩少康才“喂”了一声,冯晓茹就连忙说:“韩少康,你听着,你可以将公司的资金解冻,但解冻之后,你要紧紧跟着林兆辉,不能让他发现。”
  
  “为什么?”韩少康不解地问。
  
  “林兆辉居心不良,那八百万他没有打入邦立克公司的账上,而是转入了他自己的户头。你解冻后跟着他,只要他取款,就逮住他。”冯晓茹挂了电话。
  
  韩少康一时间蒙了,他不相信林兆辉有这样的胆量,但冯晓茹说得那么确定,思前想后,冯晓茹是自己的妻子,关键时刻,当然只有相信她了。
  
  韩少康证明自己的身份后,将华宇商贸公司的资金解冻了。办完这些手续,林兆辉说他去通知邦立克公司,先走了。等他一走,韩少康立即打的跟在后面。
  
  林兆辉去了火车站,上了去邻市的火车。韩少康也跟着上车。林兆辉下车后,径直去了一家银行,等韩少康赶进去时,林兆辉正在提款。百元大钞一沓沓地堆在窗口。
  
  韩少康轻轻问了一声:“林兆辉,你在干吗?”林兆辉猛地回过头来,一眼看到韩少康,顿时惊慌失措,提起包就想跑。这时,几名警察出现在银行的门口,冯晓茹笑眯眯地站在警察的身后。
  
  林兆辉被押回了公安局,在如山的铁证面前,他不得不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林兆辉一直在打华字商贸公司的主意,但冯晓茹非常精明,公司里的大小事情几乎都逃不过她的眼睛。林兆辉发现秘书张晶晶对韩少康的感情之后,有了主意。为了让冯晓茹从工作中分神,他只有将事情挑起来,让韩少康和张晶晶真的有一手。
  
  冯晓茹果然大闹起来,但遗憾的是,冯晓茹在家里闹是闹,到了公司还是一丝不苟,他没有任何机会。恰巧这时韩少康的父亲劝韩少康和冯晓茹出去旅游,但可恨的是,冯晓茹出去旅游前封锁了其他人动用公司资金的权力,他还是没有机会。林兆辉这才明白,冯晓茹存在一天,自己就不可能有机会,所以,他动了除掉冯晓茹的念头。
  
  林兆辉去向韩少康那当剧作家的爸爸旁敲侧击,说要制造一点事故让冯晓茹回心转意。韩少康那书呆子爸爸真的上了当,还写了委托书给他。
  
  冯晓茹落水失踪,韩少康无心处理公司事务,再加上他本来就对处理财务是门外汉,林兆辉终于有了机会,将本该转到邦立克公司账上的货款转到了自己名下。但他哪料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千回百转的阴谋终于真相大白,案子也尘埃落定,但韩少康还是搞不懂,妻子为什么要玩失踪的游戏。冯晓茹这才笑了起来,说:“我不玩失踪,只怕永远也揪不出林兆辉来。”
  
  冯晓茹讲了她失踪前后的一切:“我相信你对我的感情,所以怀疑那个发短信的人。他的目的是什么,是不是想让我与你离婚?要想知道他的真正意图,只有如了他的意,让他自我暴露。直到温江小皮划艇出事,我才意识到,他不仅想让我们离婚,还想要我的命。我潜到水底,游到你们身后,偷偷上了一只空着的游船,躲了起来。之后我偷偷回来,密切监视公司的资金流向。不出我所料,一笔八百万的资金进入了陌生的账户,我立即报案,在司法机关的帮助下查到那个账产是以林兆辉的名义开的,并将那个账户冻结了。后面的事,就不用我说了……”
  
  韩少康全明白了,问:“这么说,打电话让我父母过来的,也是你?”
  
  冯晓茹在韩少康的额上戳了一指头:“当然是我。我要不通知两个老人过来劝阻,你真的跟我离了婚,我怎么办呀?”一句话将韩少康的心说得暖暖的,同时,他也暗生惭愧,亏得妻子对自己如此信任,自己还差点怀疑她……他不敢再想,紧紧地将妻子搂在了怀里,搂的紧紧的。
  
  最后,韩少康感慨地对妻子说:“大家总以为当老板的要和女秘书有些桃色艳事,但我可以通过我的经历把它否定了。其实老板和女秘书也没啥?最主要的还是家有贤妻……”。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