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鼎盛国际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鼎盛国际娱乐 > 不是冤家不聚头

不是冤家不聚头

时间:2017-02-13 作者:未详 点击:

  朝阳小区的18幢楼最近搬来了两个新住户,住三楼的女人名叫张珠联,住四楼的女人名叫楼璧合。两个女人都是五十岁上下的胖块头,那体形上大下小,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大风一刮,就好像要栽倒在地似的。她们虽同住一幢楼,但相互之间从不串门,路上见到,彼此顶多也只是微微一笑,很少说话。可不是吗,邻里女人要是一扯起来,那东家长西家短的是非就来了,所以还是少说为佳。
  
  本来两家的关系表面不密不疏,相安无事,但实质上却各有心思,而致使两家关系发生根本改变的是同一个爱好。两个女人入住这幢楼不久,就好像有约在先似的,各自都在自己的阳台上种起了花草。张珠联在阳台上种了一棵带刺的藤状植物,叫“飞天蒺藜”,而楼璧合却种了一棵“仙女打伞”。两个女人对自家种的植物都非常钟爱,她们给植物施肥浇水,精心打理,各自的植物都嗤溜溜地生长起来。几个月后,“飞天蒺藜”就顺着墙壁把身子探到了楼璧合家的阳台上。春末夏初,“飞天蒺藜”不但枝盛叶茂,而且繁花争妍,惹得无数虫蝶蜜蜂纷至踏来,整得楼璧合心烦意乱。于是,便对着楼下喊道:“我说三楼的,你家种的刺蹿到我家阳台上了,你是不是把它整一整?”张珠联一听“三楼的”三个字就来气了,便接口说:“我好歹活了五十岁了,有名有姓有身份,你这样打招呼太不礼貌了吧。”楼璧合反唇相讥:“无礼人倒讲究礼数,我看你是最不懂礼的。”张珠联听后暴跳了起来,探身阳台外,仰着脸对楼上大声反击:“无礼人斥别人无礼,自己其实也是最无礼的!”“我怎么无礼?你要说清楚,要不,我对你不客气!”楼璧合趴身阳台外,俯着脸儿厉声质问。“好,那我就说你听听。”张珠联像装满了弹药的机枪,连珠儿似地开了火:“你家种的那棵破草,像伞一样地张开来盖在我家阳台上,把我这儿的阳光都遮掉了,你叫我怎么晾晒衣物?”这下楼璧合一听不但不生气,反倒显出几分得意:“这你就说对了,要不,我那宝贝怎叫‘仙女打伞’呢!可你家种的那棵刺,才是扎人的祸害。”张珠联听了也有些神气起来,说:“我那才不是扎人的刺呢,它是大名鼎鼎的‘飞天蒺藜’,你没听说过吧?”两个女人你一刀我一枪地较量,争到高峰时,双方都想伸手毁掉对方阳台上的植物,但都被各自的丈夫劝了回去。
  
  一场鏖战之后,两个女人都气得七窍生烟、一夜没合上眼。第二天是星期天,两人都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来。两人起床后,还是对昨日的战斗耿耿于怀。张珠联想,这楼上的女人也太霸道了,明明自己对人无礼,还口出狂言,不争回这口气,自己不是太窝囊了?不行,自己得硬着点,要不,这以后她更会骑到头上来拉屎了。而楼璧合也同样不服气地想,这楼下的女人也太猖狂了,明明是自己冒犯别人,还倒打一耙,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压压她的狂气,她还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她还站到头上来撒尿了。两个女人都这样不服气地想着,各自的心中都像装满了火药,一引即爆。
  
  恰巧,楼上的楼璧合见楼下的张珠联正把棉被晒在了阳台的晾衣架上,便赶紧洗好一大堆衣服,故意不经洗衣机甩干,就滴滴嗒嗒地晾到了阳台外的晒衣架上。滴嗒滴嗒的水珠,成串成串地滴到了张珠联的棉被上,不一会就被张珠联发现了。这下可炸开锅啦,张珠联操起一把拖把就直冲楼上,用拖把砰砰地把楼璧合的门打得山响:“谁瞎了眼啦,没看见我晒着棉被啊?”屋里的楼璧合听到张珠联上来挑战,便呼地一下拉开了门,尖声反击:“瞎眼的找上门啦,我哪顾得上看你晒什么呀,你不瞎眼怎不在我的衣服滴水时先把晒的东西收一收啊?”张珠联一听呼的一下火气直冲脑门:哪有这样不讲理的!于是,举起拖把便要打过去。说时迟,那时快,幸亏张珠联的老公及时赶了上来,一把抓住了张珠联手中的拖把,并把老婆硬生生地拖回了家,才避免了一场恶斗。
  
  下午,张珠联见楼璧合在阳台的晒衣架上晾着衣服,心中不禁一个激灵:嘿,这下终于逮到报复的机会了。她即刻拿来了一根数米长的空心皮管,一头接在阳台洗衣服的水龙头上,一头抓在手里,水龙头一开,抓在张珠联手里的水管中的自来水便喷注而出。张珠联便轻轻捏紧皮管,以浇爬上了楼璧合阳台的“飞天蒺藜”为名,故意让水珠溅到楼璧合晒着的衣服上。这时,正在屋里的楼璧合突然听到阳台上发出了沙沙的声音,便三脚两步奔了出去,见自己的衣服正在“淋雨”,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跺着脚破口大骂:“你真的瞎眼啦,没见人家晾着衣服吗?”张珠联也不退缩,遂接口反击:“你没见我在给‘飞天蒺藜’浇水吗?”楼璧合那个气啊,伸手就又要扯那些“飞天蒺藜”,又被丈夫发现硬拖回了屋里,楼璧合只得强按下这口恶气。
  
  自两家爆发“战争”以来,张、楼两个女人一天也没有安身过,两人都被闹得心力交瘁。这天半夜三更,两个女人先后心脑血管毛病发作,都被送进了医院。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两个女人却被安排住进了同一家医院相隔的两个病房。两个女人发病被送进医院时都是迷迷糊糊,这要是当时自己有自控能力,才不会挨得这么近呢。
  
  经过两天的治疗,两个女人的病情都有了缓解。躺在病床上,她们都似乎从激战的前线撒到了安静的后方,心里开始静静地想开了心事。张珠联想,自己这是干啥呢,本来心肠挺善的,为什么会因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与邻居闹翻,还损了自己的身体,我何苦来着?楼璧合也想,原本自己是个好心人,早就懂得远亲不如近邻的道理,可做起来为什么就这么犯浑。这下既害了自己的身体,又损了邻里关系,太愚蠢了。这天,两个女人不约而同地在医院的走廊上相遇。张珠联不好意思地朝楼璧合笑了一下,而楼璧合也微微地点了一下头。又过了两天,张珠联让女儿给楼璧合送过来几个苹果,而楼璧合也让儿子给张珠联送过去一串香蕉。两人同时吃着对方的水果,心中更是打翻了五味瓶。张珠联想,得跟对方谈谈。楼璧合也想,得跟对方聊聊。
  
  午休以后,张珠联来到了楼璧合的病房门口,又是朝她红着脸笑了一下。楼璧合看到后,也红着脸叫道:“来,姐妹!”张珠联来到楼璧合跟前,便吃吃地抽泣着说:“姐妹,都是我不好!”楼璧合也眼眶潮红,连忙说:“不不,是我不好!”张珠联问:“不知姐妹今年多大岁数?”楼璧合说:“五十一岁。”张珠联忙说:“我五十岁,应该叫你一声姐。”张珠联想了想,接着说:“姐啊,我刚住进这小区不久,就听人说你有心脑血管病、血压高,所以,我其实当时种那棵‘飞天蒺藜’一半也是为了你,因为那叶子有舒张血管的功效,在我自己用它的同时,让它爬到你家阳台上,也好让你不用下楼就可摘去泡水喝。”楼璧合听后分外感动地说:“其实我也一样啊,我听你爱人说,你有高血压,所以,我种那棵‘仙女打伞’一半也是为了你,因为它的枝叶有降压的作用,我可吃,你也可吃啊。”两人说到这里,不约而同地握住了对方的手。张珠联动情地说:“哎呀,我是错把友邻当冤家啊!”楼璧合也说:“远亲不如好邻居啊!”两人声泪俱下、痛彻肝肠。好一会,还是张珠联抹了把眼泪后提议说:“我们两家种的两种植物一个降压,一个扩张血管,要是两个配起来吃,我想疗效会更好吧?”楼璧合听后说:“要不我们同时采来让医院送药检所鉴定一下看效果如何?”于是,两人同时让家人把“仙女打伞”与“飞天蒺藜”的叶子采来交给了医生。经化验,这两味药配伍以后,药效很好。医生高兴地跟张珠联与楼璧合说:“你们两个一个叫珠联,一个叫璧合,真是珠联璧合,这两种草药配起来喝,药效大增,你们完全可以把它当作平时预防治疗的偏方药。”张珠联听后,紧握着楼璧合的手,含泪说道:“不是冤家不聚头!”而楼璧合却附和着说:“聚头才是好朋友!”两人双手相握,久久地、久久地不愿松开。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