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鼎盛国际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鼎盛国际娱乐 > 老太爷的怪诞事

老太爷的怪诞事

时间:2017-02-02 作者:未详 点击:

  一
  
  杏子村有位75岁的大爷叫胡林贵,3个儿女都有出息,大儿子爱国在深圳开了一家公司,腰缠数百万元;女儿爱民在省城办了个湘绣厂,也是大款;二儿子爱党在市里房产局当局长,法人代表。逢年过节,3辆轿车一溜儿驶到胡家大院前,看得村里人连声啧啧喳嘴巴,也因此村里人都尊称胡林贵为“老太爷”,除了他,村里再无人能有这么高的级别。
  
  前年,老太爷的婆婆子驾鹤西去,孤零零的他形单影只,儿女们要接他去大城市享福,他不去,说在农村生活惯了;儿女们劝他找个老伴,老太爷连连摇手说:“都七老八十了,还找什么伴儿!”连儿女们要给他请个保姆也被他拒绝了,说那是“名不正,言不顺,”不能让别人嚼舌头。
  
  谁也没有想到,过了不久,老太爷突然做了一件令人瞠目咋舌的怪诞事:把镇上发廊的4个年轻漂亮的外地妹子全领到家里包养了!
  
  原来,今年初夏,镇上有家叫“情依依”的发廊,仿照县城的发廊,招了4个外地妹子,除了给顾客按摩外,还提供性服务。村里有个年近40岁的农民叫刘晋,身体强健,能说会道,他没有随村里的青壮年外出务工是因为他有一手绝活,会修理机耕犂、收割机、小拖等农业机械,收入不菲。此人喜欢拈花惹草,曾用金钱开路,勾引了村里几个丈夫在外的妇人,他的老婆席运秀知道后大吵大闹,因此,村里的妇人对他都避而远之。镇上有了性服务的发廊,刘鲁高兴透了,三天两头往发廊里泡妞,老婆抓不着,泡一次也就那么30元钱,小菜一碟。
  
  老太爷早就耳闻刘鲁泡妞的事,这天他穿着整齐,来到“情依依”发廊,对女老板说,他要把4个发廊妹全都包租到家里去,为时10天,每人每天付费300元,老板与发廊妹各占一半,还包她们吃住。女老板一听,乐得双眼眯成了一条缝,天上掉下金元宝了!高兴之余,她怀疑了,这老爷子有多大能耐,能包租四个年轻妹子?莫不是神经出了毛病?便问:“看你这么大把年纪了,能对付得了……”女老板话没说完,老太爷顿时满脸怒容:“你啰嗦什么?愿意干,就签个合同,要么,我走人!”女老板生怕走了财神爷,赶忙赔着笑脸,签了合同。
  
  老太爷把4个发廊妹领到家里,叫她们轮流做饭,给她们每人一根钓竿,吃过饭便去田垅中一口大水塘钓鱼,钓到鱼卖给渔塘承包人,1市斤5块钱,归各人所有。发廊妹子对钓鱼感到既新鲜,又有刺激,一天下来,塘里虽然都是些鲫鱼、虾公等小鱼,也能钓个大半桶。不过她们有一点想不通,太阳这么毒,老太爷只准她们戴草帽,不准撑阳伞。
  
  村里人纷纷议论:“老太爷真是中了邪了,高价包养了4个发廊妹却让她们天天钓鱼,自己不沾一点腥,这到底是咋回事呀?”
  
  这天晌午,老太爷立在大门前,老远就望见发廊妹里有个长得最漂亮的小红走在后面,刘鲁缠着她说些什么,不由心中生疑。小红进了院子,老太爷把她叫过来,问刘鲁刚才说了什么。小红如实说出,刘鲁要给她50元钱,约她深夜12时悄悄把后门打开,他的老婆走亲戚去了,趁机同她睡觉。
  
  老太爷问:“小红,你收了他的钱吗?”
  
  小红怯怯地回答:“我没要他的钱,也没同意他干邪事。”
  
  “你这就对了!”老太爷点头赞道,“做人要有尊严,做女人更是如此,只有自强自立才有出息。”接着他心念一动,叫小红配合,治治这个偷花贼,使其改邪归正。
  
  下午,小红去钓鱼,故意走在后面,刘鲁又来了,嘻皮笑脸劝说小红,见小红答应了,忙塞上一张50元的钞票。晚上12点正,同伴们早已进入梦乡,小红却没睡,她立在窗户边,见远处有个烟头一闪一闪,那是刘鲁约的暗号。她心里忍不住暗暗发笑,这个色狼上当了。
  
  自从老太爷把镇上“情依依”发廊四个妹子挖走后,刘鲁一时断了“腥”,“饥渴”难耐,小红收了他的钱后,他果然淫兴勃勃地如约而至。他蹑手蹑足地来到后门边,吐掉烟头,按小红嘱咐的脱掉皮凉鞋,光着脚板走到后门,推开虚掩的门板正往里进,猛地,一盆又臭又腥的脏水当头泼了下来,正好淋在他的头上,两只脚板又被什么东西粘着。紧接着,小红一声怒喊:“有贼!大家快起来抓贼呀!”同伴们从梦中惊醒,纷纷抄起棍棒同小红一道撵贼。
  
  刘鲁吓得魂不附体,落荒而逃。他知道中了小红的圈套,恨死了这个臭婊子,心里说一定要想法子报复她。原来,是老太爷叫小红佯装答应刘鲁,晚上12时,由小红把门板推开小半,在上面搁着一盆脏水,下面放着两块粘鼠强力胶。刘鲁一推门,搁在上面的盆子掉了下来,两只脚板又踩了强力胶,刘鲁狼狈地只顾逃走,皮凉鞋也没管它了。
  
  第二天上午,老太爷对村里众人说,昨天夜晚有一个偷花贼来他家里干坏事,被4个妹子赶走了,但是留下了一双皮凉鞋。他把这双鞋子吊在村口的柳树上,并说:“各位高邻,这贼肯定是本村的,要查出他也不难,他的脚板上粘有黑色的灭鼠强力胶,一两天是洗不掉的。”
  
  刚巧,刘鲁的老婆席运秀从娘家回来,一见那双皮凉鞋,她就知道是丈夫的,气愤愤地冲到家里,忙叫刘鲁抬起脚跟,果然是黑的,顿时河东狮吼,对刘鲁又打又骂,刘鲁的丑闻顿地在村里炸开了锅,他羞得无地自容,第二天就背起行李袋,灰溜溜地南下广东打工去了。
  
  4个发廊妹每天都能钓到好几斤小鱼,这多少培养了她们自食其力的思想,老太爷每天又照例兑现给每人150元现金,她们简直乐不思蜀了。包租10天到了,她们又愁上心头,因为她们都发现自己的脸晒黑了,皮肤变粗糙了,再回发廊去就难了。哪个嫖客看得上又黑又粗的丑女呢!她们收拾行李,正准备走人,这时一辆崭新的宝马轿车驶进了老太爷的家门,车门打开,下来一个年近半百的富婆——老太爷的女儿爱民。原来这天是老太爷的生日,女儿爱民回娘家探望父亲来了。坐定后,爱民一个劲地问父亲身体好不好,缺不缺钱花,要不要添加些保健药?老太他直摇手,说:“我什么都好,不缺钱不缺药,只求你一件事,让这4个妹子到你的厂里去打工。”
  
  “爹,不巧呵!这两个季度湘绣产品销路不好,我正要裁减员工呢。”
  
  “你裁也好,减也罢,反正我把人交给你了!”
  
  爱民见父亲的口气坚决,便问:“爹,4个妹子是你什么人呀?”
  
  “都是我的干女儿,你的干妹妹。干爹不帮干女儿的忙,谁帮?”
  
  “好好好,下午就乘我的车一道去省城,月工资暂定1500元,包吃住,干好了,1个月后再往下调。”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