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鼎盛国际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鼎盛国际娱乐 > 钟声悠悠

钟声悠悠

时间:2016-09-25 作者:未详 点击:

  一
  
  探花岭位于凤凰山深处,几百户人家散布在山坡之上、古树之间。据记载,探花岭的首代居民是明末一位刘姓探花,他为躲避战乱祸患,率家人仆从迁至深山,造屋垦田,繁衍生息。其后不断有外姓迁来,逐渐形成村落,外人逐称之为探花岭。
  
  因探花岭山高路远,交通不便,解放后,政府曾数次动员村民迁至山外居住。但故土难离,大多数村民选择坚守在大山深处,守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过日子。自然,穷是难免的,上面每次扶贫,探花岭都当仁不让成为重点。
  
  这天中午,村主任刘德海接到乡里通知,说省城一位姓赵的大老板要到探花岭慰问扶贫,可能会捐一大笔钱。刘德海大喜,忙通知村民出门洒水扫街,夹道欢迎。
  
  下午两点,赵老板在乡长的陪同下,出现在村口。刘德海手一挥,立刻,自半山腰处传来“当——当——”的钟声。
  
  赵老板面露惊讶之色,循声看去,只见半山腰一棵苍天古树之上,悬挂着一口巨大的铜钟。浑厚、悦耳的声音在山谷间回荡,一共响了18下,回声悠扬,久久不散。
  
  乡长颇有些嫉妒地解释说:“赵老板,这是探花岭迎接贵客的方式,敲钟18响,那是最高礼节了,当年我第一次来到探花岭,只敲了9响呢。”
  
  赵老板显然很中意这种迎客方式,他看着村民们一张张热情、朴实的脸,双手合十,连连说:“谢谢,谢谢大家!”
  
  欢迎仪式之后,刘德海陪着赵老板在村里转了一圈,最后来到半山腰那棵参天的银杏树下。这棵银杏已有四五百年的树龄,遮天蔽日,其畔有三间破败不堪的老房,房内散坐着十几个孩子,正在朗声读书。
  
  刘德海介绍,这里以前是一座由村人集资修建的寺庙,曾住有僧人,晨钟暮鼓,香火颇旺。不过最后一位主持被日寇所杀后,此庙就败落下来。解放后,政府出钱修葺,改建成探花岭小学,一直用到现在。
  
  赵老板看着简陋的教室以及教室里残破的桌椅板凳,当场做出决定,表示要捐资在此重建一所小学。
  
  刘德海又惊又喜,又有些不敢相信,这可不是一笔小钱啊。赵老板二话不说,当即开出一张支票,递给刘德海,说先捐30万,不够的话我再加。
  
  乡长见刘德海捧着支票发愣,忙伸手捅了他一下:“还不赶快谢谢赵老板!”
  
  刘德海这才相信是真的,搓着手语无伦次:“这、这……赵老板,您太慷慨了,花您这么多钱,让我们该咋感谢您啊……”
  
  还没等赵老板说话,乡长笑道:“老刘啊,赵老板可是开大公司的,做善事都是百万成千万地捐,这点钱毛毛雨啊。”
  
  刘德海却认真地说:“钱再多也是一分一厘辛辛苦苦赚的呀,我们可不能白受人恩惠,一定要表示一下感谢。”
  
  乡长眼珠子一转,说:“有了,赵老板喜欢收藏旧玩意儿,你祖上是探花,做过大官,肯定传下不少瓶瓶罐罐,你去拿一件送给赵老板留作纪念不就行了吗?”
  
  刘德海摇头,说这都几百年了,祖上留下的东西早就损坏了,哪能留到现在?即便有,这些年也早被进山的文物贩子给买走了,去哪里找这玩意儿啊?
  
  赵老板闻听,伸手指了指树上的铜钟,开玩笑道:“我看这口铜钟倒是件文物,可惜太沉了,我拿不动。大叔,这钟有几百年历史了吧?”
  
  刘德海说:“那是,具体多少年我不知道,反正我听我爷爷说,他小时候这钟就挂在这里,当年打鬼子的时候,这口钟还立过功呢。你看,钟面坑坑洼洼,那就是鬼子用机枪打的。”
  
  赵老板饶有兴趣地问:“那你说说,它是怎么立功的?”
  
  刘德海当即绘声绘色地讲了一段往事:抗日的时候,因为探花岭地处深山,日寇铁蹄难至,相对安全,当时就成了抗日联军的大后方,国共双方的伤病员都在村里驻扎休养过。有一天夜里,鬼子接到情报,得知有一位国民党高级军官在探花岭养伤,一队鬼子就由汉奸引路,翻山越岭悄悄靠近了探花岭。幸亏走到此处时,被庙里的主持智能法师发现。智能法师见情况危急,轰然敲响了大钟示警,伤病员和乡亲们听到钟声后迅速转移,这才避免一场大祸。鬼子恼怒之下,不但杀了智能法师,还把一股邪火发泄到这口大钟上,架起机枪冲着大钟就是一阵扫射,要不是因为挂得太高够不着,这口钟就被他们摘下来给砸了。
  
  赵老板翘首看着铜钟上的斑斑弹痕,感叹说:“看来这口钟真是你们探花岭的宝贝啊,你们可要好好保护。”
  
  刘德海慷慨地说:“赵老板如果喜欢它,尽管带走好了。”
  
  赵老板心中暗笑,心说这样的古钟并不稀奇罕见,即便真是文物,也不值多少钱,看这重量,没有三百斤也有二百斤,千里迢迢运这口钟回省城,还不够运费的呢。但此话不好直说,当即一本正经地道:“这可万万使不得。我刚才是开玩笑,君子不夺人所好,这口钟还是挂在这里好,将来新学校建好,让它继续为孩子们服务,敲钟上下课。”
  
  二
  
  赵老板回到省城后,忙于公司事务,很快就把这件事忘到脑后。
  
  其实赵老板并非大富豪。他做的是服装生意,产品主要是出口,辛苦经营多年才把公司做成了规模。经济危机后,他也走了霉运,海外订单寥寥无几,生意一落千丈,公司举步维艰。赵老板把这一切归咎于自己运气不好,这次他之所以慷慨解囊出资行善,乃是受人指点,说不破不立,有付出才能有回报,行善积德才能改变霉运。
  
  但一切还是未能如他所愿。
  
  自探花岭回来后,他的生意不但不见起色,屋漏偏逢连夜雨,不久后,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烧掉了他的一个制衣车间,也烧掉了他最后的一线希望。如果再融不到资金,等待他的,只有破产一条路了。
  
  赵老板焦头烂额,当年生意火爆的时候,客户盈门,他是应接不暇。如今也是人气旺盛,他却躲避不及了,因为来的都是追债讨账的。
  
  距离上次去探花岭大约半年,这天下午,赵老板刚打发走一个债主,还没等喘口气,秘书慌慌张张又来报告,说公司门口又来了几个人,点名说要找您。赵老板说你就说我不在,千万别让他们进来。然后赶紧跑到隔壁房间躲了起来。
  
  过了一阵,他听到外面没什么动静,债主并没有闯进来,就打电话给秘书,问人走了没有。秘书说没走,在门口守株待兔呢。
  
  赵老板心想,这几个讨债的倒挺文明礼貌的,就走到窗户前,将窗帘拉开一条缝,向大门口方向看去。只见门口停着一辆拖拉机,车斗里坐着几个农民打扮的汉子,中间还有一个挺大的木箱。
  
  他心中狐疑,这几个人他并不认识,不像是讨债的,找自己干什么呢?就在这时,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出现在他的视线中。他心中一动,觉得似曾相识,仔细一想,猛地记起来,这老头是探花岭的村主任刘德海。他松了一口气,随即心又提起来,因为他想起来自己在探花岭的承诺,说钱不够的话自己会再捐,难道他是来要钱的?
  
  他略一犹豫,喊来秘书,让她出去把老汉领进来。
  
  片刻后,刘德海随秘书走进赵老板的办公室,看到赵老板后,好奇地问:“赵老板,刚才那闺女说你不在,你啥时候回来了?我咋没看见?”
  
  赵老板装作没听见,拉开抽屉,拿出一沓钞票放在桌子上,约摸四五千块钱,然后说:“大叔,是不是盖学校的钱不够了?实在不好意思,我现在手头也有点紧,这点钱你先拿去用吧。”
  
  刘德海忙摆手,连声说:“不用、不用,上次那30万已经足够,学校的房子已经盖好。”
  
  赵老板奇怪地问:“那你来找我什么事?”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