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鼎盛国际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鼎盛国际娱乐 > 贵族儿童会

贵族儿童会

时间:2017-12-25 作者:未详 点击:

  贵族儿童会,就是上流社会孩子的交流生活圈,家长的档次最低也是副教授级别。都说成功的关键在于朋友圈,小小出纳怎么才能跨过这个高门槛呢?
  
  不切实的目标
  
  田丽在一家上市公司做出纳,她以前的目标是升职做主管,现在这个目标却变了,她想让儿子康康进入“伊顿儿童会”。
  
  康康今年三岁,聪明伶俐,田丽却心知肚明:“孩子以后要想获得成功,就得结交有价值的朋友。”
  
  因此,当田丽从朋友那里听说了“伊顿儿童会”后,就兴致勃勃地想加入。“伊顿儿童会”是市里上层社会家庭组成的一个联谊会,孩子们在一起玩耍,父母们则在一起交流育儿经验,这个“儿童会”相当于一个上流社会生活圈。
  
  这个圈子,自然不是好进的。据说,里面家长的档次最低也是副教授。田丽是普通职员,老公靳行远是一个技术人员,都是普通工薪阶层。靳行远觉得老婆这个想法非常不靠谱,劝道:“孩子的世界是最纯净的,你入会的动机不纯,康康也得不到什么好处。入不了就不入,康康在小区里跟小朋友们玩,照样很快乐。”
  
  不说还罢,一提起小区,田丽就气不打一处来。小区里住了很多农民,都是回迁户。每家分了几套回迁房,还有大笔的补偿款。虽然很有钱,但都是土包子。康康跟这群人的孩子玩,没几天就野性十足,白白净净的小男孩成了灰头土脸的野孩子。
  
  朋友的质量决定个人的前途。田丽对老公说:“你的朋友都是IT民工,所以你也是IT民工;我朋友都是小职员,所以我也是小职员。康康的朋友是野孩子,所以他将来也会成长为野孩子……”
  
  另类入会法
  
  靳行远投降,随老婆折腾吧,反正,那个儿童会门槛那么高,田丽横竖是折腾不进去的。但靳行远没想到的是,两个月后,田丽居然成功了。
  
  田丽很得意,说:“你是我老公,居然不看我微博,我现在是市里颇有名气的育儿饮食营养专家……”
  
  原来,田丽认真查阅了儿童会的资料,家长中有政府领导有企业经理有大学教授甚至有早教专家,但却没有饮食营养专家。三四岁的孩子都有挑食厌食的毛病,富贵人家的孩子这点更是突出。田丽在这方面比较有优势,为了让康康吃好饭,本来就热爱厨艺的田丽费了不少心思,自创特色菜,康康非常喜欢吃。田丽每日更新,在微博上发布自己做的特色菜,另外又参考了国内营养专家的微博建议,将他们的观点用具体的菜式艺术地表现出来,微博关注者一下子激增到六万多人,田丽成了小有名气的“美食辣妈”。有了这个身份,再去“儿童会”报名,很顺利地就被接纳了。
  
  周六晚上,儿童会要举办联谊活动。负责联络的人打电话告诉田丽,张副市长已经确认过会带着女儿参加,建设局的丁局长和市国资委的秦主任也确认参加,希望田丽准备一下,到时介绍一下喂养孩子方面的心得。田丽非常激动,晚上靳行远下班,得知这一消息,也非常开心:“我已经有一年多没穿过西装了,要不要把我的西装拿到店里熨烫一下?”
  
  田丽犹豫了一下说:“你还是不要去了,我带康康参加就行了。”
  
  康康一听爸爸不去,马上站起来抗议道:“为什么不让爸爸去?我要让爸爸去,我要跟他们说,我爸爸可厉害了,他会打篮球,比好多小朋友的爸爸都厉害……”
  
  靳行远听了眼圈发红,田丽心里也有些难过,但转念一想,也许刺激一下也好,让老公更努力一些。
  
  唯一的收获
  
  到了周六那天,田丽带着儿子来到高级会所。会所门口和大堂,放着好多高大可爱的毛绒玩具,很有童趣,小朋友们跑来跑去,十分快乐。
  
  康康表现异乎寻常地好,他活泼开朗,能跟每个小朋友玩到一起。田丽放心地跟家长们聊起来,她觉得自己真是来对了,家长们果然个个都是人中龙凤,谈吐和见识都不是寻常人可比。尤其是李教授和张副市长两人,是焦点是明星,一个谈家庭教育一个谈家长素质对孩子的影响,都极有见地。
  
  家长们正在静静地听张副市长谈家长素质时,突然传来一阵哭声。转眼望去,原来一个胖乎乎的男孩躺在地上,身上压着一个女孩,旁边还有一个男孩和女孩一起揍胖男孩……
  
  田丽心揪紧了:女孩的帮手就是她儿子康康。
  
  她冲上去将康康拉到一边,刚要训斥,康康却得意地说:“妈妈,我是大侠吧?他欺负姐姐,不让她摸猫熊……”
  
  没想到,胖男孩家长居然就是张副市长。女孩是丁局长的外甥女,丁局长将外甥女训了一通,当着张副市长的面,还在她屁股上打了一巴掌,女孩哭得哇哇叫,张副市长皱眉,大家也都很尴尬。
  
  小孩子不记仇,过了一会,又在一起玩了。一个小时后,大家围着聚餐,饭菜很丰盛,小朋友们也玩累了,吃得很香。丁局长笑着对张副市长说,一个孩子不想吃,两个孩子抢着吃,这样的活动还得多举办。张副市长矜持地笑笑,这时,康康夹了一个藕夹,对丁局长说:“叔叔,给你……”
  
  丁局长冲他笑一下,然后又转身说笑起来。胖男孩看到这一幕,夹了一根红辣椒,对丁局长说:“叔叔,给你吃……”
  
  丁局长夸赞道:“哎呀,这孩子真懂事,真是虎父无犬子,小小年纪就懂得礼仪……”
  
  他毫不犹豫地吃下红辣椒,胖男孩冲着康康胜利地笑,康康有些失落,而田丽心情更是郁闷。
  
  因为康康受到冷遇,田丽也没有兴致了,随便吃点东西,就带着康康离开。刚走出大门,后面有人叫道“田女士等等……”田丽转头一看,是气喘吁吁的丁局长,他蹲下身来,手里拿着一个藕夹,很郑重地塞进嘴里,说:“孩子,你的好意叔叔心领了,刚才委屈你了。”然后,他站起来,往田丽手里塞了五百块钱:“这钱你拿着,给孩子买点东西,是我的心意——这是孩子应得的,我谢谢他帮我外甥女出气,那个小胖子,欺负我外甥女,我都想揍他……”
  
  田丽听了,不由愣了半晌。
  
  回到家,靳行远迎上来,问她收获如何,田丽苦涩一笑说:“唯一的收获——哪儿有什么贵族,哼!以后再也不去了!”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