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鼎盛国际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鼎盛国际娱乐 > 最后的彩信是艳照

最后的彩信是艳照

时间:2017-12-30 作者:未详 点击:

  一、一场惨剧
  
  刘文强在卧铺车上合上眼睛的那一刻,怎么也不会料到,仅仅半个小时后,车祸就发生了。卧铺车和一辆大货车追尾相撞,剧烈的撞击让卧铺车瞬间燃起了大火,车内顿时乱作一团。
  
  刘文强干过一阵子消防兵,知道一些逃生常识,醒来后一秒都不敢耽误,一骨碌爬起来,忍着伤痛,跌跌撞撞地朝车厢后面跑去。他知道,剧烈的撞击已经让车门变形,根本就无法打开,而救生锤恐怕一时半会儿难以找到,此时车厢后面的两个小窗户,便成了最佳的逃生通道。
  
  刘文强来到车厢后面,就见一个女人惊恐地站在过道里,拿着个手机,在哆哆嗦嗦地按键。刘文强以为她在打电话,一看屏幕,好像是个发彩信的页面,不由吃了一惊,边走边冲她大喊:“还发什么彩信,快点逃命!”
  
  那女人惊恐地四处看看,说:“一个出口也没有,出不去呀!”
  
  刘文强来到小窗户前,猫下腰,用力拉窗户把手,连拉了几下,也没拉动。他抬起头,就见前面车厢里火势更大了,火焰像一条条毒蛇,吐着信子向车厢后面扑来,而过道里的那个女人已经跟了过来,还在摆弄着手机。
  
  “快过来帮个忙!你发的东西那么重要吗?”刘文强冲那个女人大声呼喊。
  
  女人哭着说:“发了好几次了,总失败。这个东西,我一定要发给我女儿。”此时她已经来到了刘文强面前,暂时停止按键,说:“我来帮你。”说着,抱住刘文强的后腰,而刘文强则用双手扳住把手,然后双脚蹬住座椅,用尽全身的力气,使劲往后拉,再加上女人同时使劲,小窗户终于开了。
  
  刘文强要女人先出去,不料女人又开始摆弄起了手机:“我一定要先发出去这个彩信,你先出去吧。”刘文强无奈,只好把头伸到窗户外,使劲地往外爬,身子快出来一半了,却因为窗口太小挤不动了。
  
  而这时,刘文强明显感到身上一阵灼热,显然,自己的衣服已经着火了。他回头看了一眼车厢,就见那个女人身上也起火了,但她用后背顶住刘文强的双脚,这样刘文强的双脚有了用劲的地方,用力一蹬,终于逃离了危险。而此时的车厢,被大火整个吞没了……
  
  二、一张艳照
  
  这次车祸,除了刘文强,车上的二十三个人全部遇难。住院期间,他从媒体公布的一些资料得知,那个临死前还用手机发彩信的女人叫贾梅。出院后,刘文强费尽周折,终于打听到了贾梅生前的住址。他想过去看看,一来是因为救命之恩;二来呢,车祸发生的那个路段处于荒山野岭之中,信号极弱,也难怪贾梅当时发了几次彩信都失败了,但贾梅临死之前发的东西,应该非常重要,那她家人到底收到了没有?
  
  刘文强找到了贾梅家,敲了敲门,来开门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刘文强说他是那场车祸唯一的幸存者,有件事儿要告诉贾梅的家人。女孩看了看刘文强,淡淡地说:“我是她女儿梁睿,进屋说吧。”
  
  刘文强把当时看到贾梅在火中发彩信的事儿说了。梁睿认真地听着,仿佛在思考什么,过了好久,她才扭头看着刘文强,说:“你能确定吗?当时在火里也要坚持发彩信的人就是我妈?”
  
  刘文强拿出准备好的几个从报纸上剪下来的新闻报道,递给梁睿,说:“你看看这些,当时在车内坚持发彩信,后来又帮助我逃生的那个人,应该就是你妈。我真的很感激,没有她帮我,我也逃不出来。”
  
  梁睿快速地翻看着那些资料,然后有点哽咽地说:“没错,这个就是我妈,这件藏青色的外套,还是我去年给她买的呢。”
  
  刘文强见勾起了梁睿的丧母之痛,心里很不好受,可又不知如何安慰,就岔开话题说:“车里起了火,当时我还提醒你妈赶快逃生,她说有个东西要发,我想在那个生死关头,发的东西肯定特别重要。”
  
  梁睿直直地看着前面的墙壁,几分钟后,她伸手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双眼,然后起身去了另一个房间。进屋没多久,她就拿着个手机出来了,然后把手机摆在了刘文强面前:“其实,我妈发的应该就是这个图片。”屏幕上是一张不堪入目的艳照,刘文强一看慌忙扭头,连说:“对不起,你是不是弄错了?”
  
  三、一通电话
  
  梁睿什么也没说,她翻出手机中的通话记录,找到车祸前几天的通话记录,然后一个个地查,终于查到了一个惠城的手机号。她拨通了号码,然后对着手机说:“您好,请问您贵姓?我想问一下,半年前是不是有人从你手里买过照片?”
  
  手机有点漏音,刘文强站在旁边,隐约可以听到,就听手机里有个女声说:“是啊。我姓刘,你是?”
  
  梁睿看了一眼墙上母亲的遗像,说:“买你照片的人是我妈,她在回家的路上出车祸了,我就是想问问,我妈是怎么联系到你的。”
  
  那边说:“关于这个,当时我也挺纳闷的,后来你妈告诉我,我在酒吧当服务员时,你妈去我们那里陪客户消遣,她走错了房间,意外碰到了胡志飞和我在一起那个。后来我回了惠城,你妈就从其他服务生那里问到了我的电话,然后和我联系的。”
  
  梁睿接着问:“那我妈就买了你的艳照?”
  
  那边发出轻浮的笑声:“我怎么会卖自己的照片呢,胡志飞这人很烂,还喜欢照这种照片,我这里就存了十多张他和别的女孩子的照片。”
  
  刘文强也听出了个大概:贾梅去惠城是为了买照片,结果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这之前,她还费了不少劲儿,设法找到了这个姓刘的女服务员,然后带钱去了惠城。可问题是,贾梅为何要这么做?这张艳照又意味着什么?
  
  此时的梁睿好像一下子冷静了许多,目光中透着一份坚定,她对刘文强说:“这个手机,是我在车祸现场找到的,是我妈的手机。我想,我妈当时想把照片发给我,但当时在荒山野岭,信号极弱,以至于根本就没有发出去,但是,在最后的时刻,她把手机扔出了车外。而你这次来,说我妈在车上发彩信的事儿,让我想到,当时我妈发的就是这张艳照。”
  
  事到如今,刘文强还没搞明白,这张艳照到底和梁睿有何关系。这时,梁睿指着手机幽幽地说:“你知道这个男的是谁吗?”
  
  刘文强隐隐猜出了点什么,但他还是摇了摇头。梁睿眼角抽动了一下,绝望地说:“这个胡志飞是我男友。”
  
  四、一段真情
  
  虽说刘文强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但这话一经梁睿的口中说出,他还是吃惊不小。
  
  再看梁睿,她脸上的表情很复杂,苦笑着自言自语:“胡志飞,你说照片是假的,说有人栽赃你,想破坏我们俩的感情,还说要带我去高手那里,鉴定照片的真伪……”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正这时,胡志飞来了,说是要带梁睿去看电影。
  
  梁睿现在心都要碎了,她不顾刘文强在场,就指责胡志飞骗了她,并提出一刀两断。胡志飞可不是省油的灯,他眉头皱一皱,计谋就上来了,说:“睿儿,你上当了,艳照中的这个女的是我以前的一个女朋友,这个人很无耻,三十多了还没结婚,如今见我很幸福,就羡慕嫉妒恨,如果我没猜错,这是她的一个圈套,故意让一个人给你妈打电话,说什么艳照的事儿,其实,我敢用我祖宗十八辈发誓,我和她根本就没什么,照片是电脑合成的!”
  
  听胡志飞这么一说,梁睿又犹豫了。
  
  胡志飞一看有戏,忙说:“你要不信,咱俩现在就去找我一懂电脑的哥们鉴定一下真假,走吧!”
  
  刘文强感觉到胡志飞在撒谎,也看出梁睿太过单纯,可现在,他也没有办法证明照片是真的,这该怎么办?突然,刘文强灵机一动,对着胡志飞冷冷一笑:“先别忙,我的事还没处理完呢!”说着一挽袖子,揪住胡志飞的领子说:“我妹妹怀孕了,你说怎么办吧!”
  
  刘文强消防兵出身,两只手跟钳子一样,胡志飞哪里挣得动,但是眼见梁睿在跟前,胡志飞也只有虚张声势:“这位大哥,你是不是搞错了?我胡志飞可不干这种缺德事——”
  
  刘文强做戏做到底,单手撕开了自己的领子,说:“你看看我身上,该知道我是走哪条道的吧,我妹妹姓刘,想起来了吗?”胡志飞一看就吓住了,刘文强身上密密麻麻的疤痕就像一片片被犁坏的土地,虽然合了口,仍然是触目惊心!一吓之下,胡志飞就说了实话:“原来是道上的大哥,都怪我!我不是人!”说着抽起了自己的嘴巴,老老实实交代了他欺骗一个刘姑娘的过程。
  
  梁睿是边听边哭。如果说她看到那张照片,还心存侥幸的话,此刻算是彻底死心了。她怒吼一声:“你给我滚!”刘文强的手稍稍一放松,胡志飞就连滚带爬地跑了。
  
  梁睿擦擦脸上的泪水,问刘文强:“刘大哥,你的伤是怎么来的?你当真有个妹妹?”刘文强勉强笑笑:“伤当然是车祸那天烧出来的,正好吓吓这家伙。我没有妹妹,刚才只是说出来诈一诈他,那个女服务员就是姓刘——”
  
  梁睿喃喃地说:“其实,我和胡志飞明天就要领结婚证了。要不是你来,我这一辈子就毁了。当初我妈不同意我和胡志飞来往,说她在酒吧里碰到过胡志飞在鬼混,而我根本就不信,说老妈这是为了让我们分开才想出来的主意。我妈,她就是为了证实这件事儿才去惠城买的艳照,可谁知道,这一去,她竟没能回来,而临死前,她想的不是抓紧逃命,而是无论如何也要把艳照发给我……”
  
  刘文强眼睛湿润了,他又安慰了一番梁睿,然后才起身告辞。
  
  此后的好长一段时间,刘文强都无法忘掉梁睿,有的时候真想过去看看梁睿,看她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走出了往事的阴影。两年后,刘文强出差路过梁睿所在的那个城市,于是就专程赶到梁睿家,家中没人,一打听,邻居告诉刘文强,两年前梁睿就搬走了,还好,那位邻居有梁睿的联系电话。
  
  刘文强拨通了电话,就听那边说:“老公,你过来抱一下孩子,我接个电话。”
  
  这个声音是梁睿的,透着一股子幸福,刘文强的心一下子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舒坦。这时梁睿在电话里问:“喂,哪位呀?”刘文强愣了一下,说:“对不起,打错电话了。”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