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鼎盛国际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鼎盛国际娱乐 > 这里只有演员

这里只有演员

时间:2017-12-31 作者:未详 点击:

  “我”自认为是世界最有智商的人,这不,一场招商引资的大戏正在紧锣密鼓地开场,可是“我”只算到了开始,却没料到结局……
  
  一、蛰伏期
  
  王发财来的时候,我正在制茶车间跟师傅学手工炒茶。年前,我从省城跑到山清水秀的乡下,不仅在这里买了幢独门独院的房子,还稍带着将边上的几亩茶园买了下来。谷雨前,正是忙着采茶和炒茶的时期。
  
  王发财看到我将手掌伸进烧得通红的铁锅里,翻转着里面的鲜叶,目瞪口呆。我漫不经心地说:“回头拿点我亲手炒的茶,一般人绝对喝不到的。”王发财不领我的情,说:“大哥,咱们摊上大麻烦了。”我看了看四周嘈杂的环境,一摆头说:“到家去说。”
  
  一回到我的新家,王发财就迫不及待地说我们去年做的那件事没处理好,留下了个尾巴。
  
  说到这里,就很有必要提一下我和王发财的身份。我们是有着复杂身份的人,我的意思是,我们的身份很多。比如我的保险柜里至少有十个不同名字的身份证,而且,这些身份证绝对是真的,相应的,有多少名字就有多少个注册公司,从美国到香港,甚至还有你从来没听说过的国家。也就是说,如果有必要,我们可以成为任何一个角色。
  
  去年六月,我和王发财做了一笔比较满意的生意。当时省城福安建筑公司因为内部争权,失败的合伙人卷款潜逃,而银行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冻结剩余款额,并限时要求其归还贷款。福安公司一下子陷入困境之中。
  
  这个时候,我适时出现在公司老总李维治面前,告诉他我可以在香港帮他弄到一笔低息贷款,代价就是拿所贷款额的百分之五当信息费。这个条件对于绝望之中的李维治来说并不过分,但他自然不会这么轻易相信,不过他也不会轻易放弃。他一面稳住我,一面对我展开了调查。
  
  而我怕的就是他不调查我,一调查,他会知道我是一家类似于职业掮客公司的老板。专业高手制作的公司网站上摆着我的大头像和业绩,相信只有初中文化的他是不会看出其中破绽的。
  
  他开始主动找我谈,目的除了试探真假还希望我的条件再宽一些,我当然义正词严地拒绝了。在这个过程中,我认识了他的情人舒小琴。这是个长得像芭比公主的女孩,清纯的眼神让人没法拒绝。
  
  李维治带着舒小琴来谈判,或许就是考虑到我这个年龄的大叔很难拒绝这种女孩的请求。于是我“中招”了,答应只收百分之四的信息费。拿到定金后,我将王发财介绍给了他。
  
  这时王发财的身份是香港宝和基金的执行董事。他是北影科班出身,又在横店混了多年,可谓是学院派和演技派的完美结合。在他的解说之下,李维治的担心土崩瓦解,双方定下五千万贷款的意向合同。于是,我拿到了全部的信息费,据说这还是李维治卖了房产后才凑够的。然后,我就消失了,当然,王发财也随之消失了。
  
  这件事情很完美,除了一点,这是王发财专程千里迢迢跑来告诉我的,我们都忽略了那个芭比公主。李维治破产流落街头后,舒小琴开始满世界找王发财。也不知她用了什么方法,竟然就真的找到了王发财的住处。好在王发财当时不在家,等回家远远地看到了她,吓得屁滚尿流地跑到我这里避难来了。
  
  “哥,我们都小看了这女人,她比李维治难缠多了,我们砸了她的金饭碗,她估计是想报复咱们。”王发财闷头抽烟,烟雾缭绕中,倒也有几分硬派小生的气质。我也有些意外,说:“你跟她私下有接触吗?说不定你无意中把住的地方透露出来了。”王发财摇头说:“就见过她三次,两次是跟你在一起的,一次偶尔在路上遇到了,一起去吃了个饭。我的演技你还不知道吗,不可能有漏洞呀!”
  
  我觉得没必要为一个女人而担心,于是安慰道:“放心吧,一个女人能翻出什么花样来。”我把他拉到窗前,说:“看看这一派田园风光,难道还不足以让你忘记烦恼?”
  
  屋外,放眼望去,满目翠绿,田园风光令人陶醉。王发财却大煞风景地说:“你不会真想隐居了吧?”我得意地说:“这地方多好啊,空气清新,而且还便宜,也就花了买大城市一个卫生间的钱。”王发财点头说:“是挺不错,要想方便时随处都可以,真正的方便。”
  
  我摇头说他是朽木不可雕也,然后丢给他一张本地晚报,指着上面一个新闻让他看。他一目十行看完后,不解地说:“警方连跨三省,抓获一名谣言诽谤者?你干吗让我看这个?”
  
  “那所谓造谣者只是在本地论坛上历数了县长五条罪状,他们就连跨三省将他抓了回来,这说明本地县长是非常爱面子的。既然爱面子,那么一旦出了事,自然也就会自己捂着了。”
  
  二、钓大鱼
  
  王发财似乎有点明白了,我是想对这个县长下手。
  
  做我们这一行,其实一半的所得都会拿出来为以后可能的行动来做铺垫,比如我这间房子和几亩茶园就花了二十几万,这还只是其中一个道具而已。任何的铺垫都是为了最终的结果,我感觉,现在就是收获的时期了。
  
  这些日子我一直在考虑如何下手,像写文章一样,入题是最重要的,我们的入题方式是通过在省城公司的留守人员给县招商局打骚扰电话。这家公司是我们注册的为数众多的公司之一,只有一个办公室和两名刚出校门的员工,工作的重点是按我们的命令接打电话。
  
  这次我给他们统一的口径是“喂,请问钱总在不在”,当得到否定的答复后,第二句台词就来了,“怎么可能,他说要去你们那儿考察投资环境的,怎么,没跟你们联系吗?”
  
  一般来说,听到这句话,招商局的人就会上心了,因为他们每年都有招商任务的,并且是作为升迁的重要考核标准。如果他们开口询问钱总的信息,第三句台词就尤为关键了,“我记得他说过要去你们那买间房子归隐的……啊,他不会真的这样做了吧?公司上下几百口人都指望他呢!”
  
  这样的投石问路,一个是让县里知道有我这么个钱总在他们地盘,二个是让他们知道,钱总是很有个性的,有个性的人做事往往会出人意料,这样以后出点什么破绽他们也不会细究。
  
  第三天,招商局一位姓王的副局长找上了门。当时我正在茶园里采茶,不时用戴着镶钻劳力士表的手擦着额头的汗,一派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雅兴。
  
  王副局长带着讨好的腔调抱怨说:“哎呀钱总,您到本县来休养,怎么也没跟我们说一声?我们还是通过房产局的登记资料才找到了您。”我矜持一笑,说:“王副局长客气了,我白手起家,如今实在已是心力交瘁,这才要归隐田园,享受生活。”
  
  我将王副局长请到屋里,用自己亲手炒制的茶叶给他泡了杯茶,说:“王副局长,喝我亲手采摘制作的茶的人,您可是第一个。”王副局长受宠若惊地说:“那太荣幸了,我可得好好尝尝了。”他捧着茶呷了一口,顿时不露痕迹地微皱眉头。炒茶不是件容易事,我炒得有点糊了。
  
  王副局长夸赞了几句茶,又夸赞了我的闲散之心,随后说:“钱总正值壮年,怎么生出退隐之心呢?不瞒您说,我这次来,就是奉了领导的命令,希望您能考虑在本县投资的事。”我摆摆手,说:“王副局长,若是品茗,我随时欢迎,若是谈生意,只怕要让您失望了。说实话,钱对我只是一个数字而已,兴趣已经不大了。”
  
  王副局长又是一番劝告,但我只是摇头,最后他只得无奈地告辞了。他的级别太低,不是我要钓的鱼,但是我相信,用不了三天,更大的鱼就会出现。
  
  我给已经返回省城的王发财发了条信息:鱼已上钩,按计划行事。相信王发财收到信息后,会立即与我们的战略合作伙伴,一个宅男黑客、一个假证高手加班作业,完成我们需要的东西。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