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鼎盛国际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鼎盛国际娱乐 > 吃饺子的女人

吃饺子的女人

时间:2017-12-30 作者:未详 点击:

  一、姑娘又来了
  
  西门胡同这一带是老城区,原先住的都是老街坊们,因为房租便宜,这几年外地人也渐渐多了。胡同里有家“老李家饺子铺”,祖传的手艺,到现在已经是第五代了。
  
  这天中午,外面北风呼啸,饺子铺里却热热闹闹的。店主李天汉在厨房里忙活着,这时,老婆高大满神神秘秘地走进来,轻轻地对他说道:“那姑娘又来了。”李天汉一听,停下手中的工作,从窗子向外看去。
  
  那个姑娘是两个星期前被他们注意到的,她身材高挑,长发披肩,可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怪怪的。每天进来都是用戴着手套的手拿着菜牌,点给高大满看,整个过程一言不发。点好饭菜后,就从筷筒里抽出两双筷子,给自己的对面也摆上一双,然后就神情忧郁地看着那双筷子。有时店里人多,别的客人想坐在她对面,她就摇头说这里有人。可到现在为止,李天汉和高大满也没见到她对面有什么人出现。
  
  这会儿那姑娘仍然在出神地看着筷子,她低垂着头,好像跟身边这个嘈杂的环境格格不入。或许,她是有什么心事吧,可是这跟咱们有什么关系?李天汉皱眉说:“你……你管这……”高大满打断他的话:“你这人就知道赚钱,没一点同情心,你忘了老马家闺女的事儿了?”
  
  李天汉一听,顿时蔫了一截。老马家闺女叫马妮儿,十八岁,是吃着他们的饺子长大的。半年前的一天,她精神恍惚地过来吃饺子,当时高大满就感觉到她不对劲,想过去问问,可李天汉不想多管闲事,给拦住了。没两天,马妮儿就从七楼跳了下来。一打听,原来她失恋了,估计那天过来只是想最后吃点喜欢的东西。这事虽然不关李天汉的事,可心里到底有个疙瘩。
  
  “你瞅瞅,她这神情跟当时马妮儿一模一样呢。我估摸着这姑娘应该也是失恋了,可能她以前经常跟男朋友一起吃饭,所以现在吃饭都要放两双筷子。”高大满听了着急地搓了搓手,说:“哎呀,现在的姑娘都没经过什么风浪,一遇到事就要死要活的。她不会也想走绝路吧?不行不行,这事我不知道就算了,知道了无论如何也不能不管了。”李天汉正要说什么,高大满已经跑出了厨房。
  
  可没一会儿,高大满就一脸尴尬地回来了,沮丧地说:“我问她是不是住在这附近的,是来打工的还是来上学的?她老不回话,逼急了,反问我一句,关你什么事?一句话把我顶得差点噎住了。”
  
  李天汉咧嘴一乐,说:“别……别……”高大满一挥手,抢先堵住他的话:“不过这也更加证实了我的判断,她一定有想不开的事,要不然一个正常人怎么会只乐意对着双筷子发呆,又怎么会对好意关心她的人说这样的话?嗯,我得把这事跟小军说说。”
  
  王军是胡同里长大的孩子,也是派出所民警。小伙子长得帅气,人也热情,就是嘴巴馋点,自称本地公检法第一美食小吃侦探。不过他吃来吃去,最喜欢吃的还是老李家饺子,没办法,从小吃到大的,胃口早就像是专门为老李家饺子长的一样。
  
  二、没法管的闲事
  
  傍晚时,王军过来了。高大满把那姑娘的事说了。王军一听,为难了,说:“婶啊,这事我没法管呀。我总不能跟她说:小姐,你因为涉嫌自杀,我要拘捕你吧?”
  
  高大满扑哧一笑,说:“这孩子,谁让你这样做了?我是想让你找机会跟她套套近乎,打听一下她的情况。当然,为了不吓到她,咱不穿警服啊。”王军还是摇头说:“不行不行,你让我跟犯罪分子打交道没二话,可人家是姑娘,我可不想让人家当我是色狼。”
  
  “小军,”高大满严肃地说,“这可关系到一个年轻的生命,你现在不管,或许有一天就会去处理她的后事。就像……”李天汉适时地插了一句:“马……马妮儿。”
  
  一听这话,王军猛一哆嗦。他就住在老马家隔壁,那闺女见着他就叫哥,亲着呢。她从七楼跳下来后,正是王军去处理后事的。“婶,别说了,我试试吧。”
  
  第二天中午,那姑娘准时来了。高大满出门对站在外面的王军使了个眼色,王军也进来了,他一屁股坐在了姑娘的对面。姑娘立即皱起眉头,用手指敲了敲桌面,示意这里有人。
  
  “哦,对不起。”王军挪了一个位,坐在她斜对面,顺口问道,“在等朋友?”姑娘点点头。王军又说:“这家的饺子不错。老板的祖上过去是宫中的白案大厨,你吃上一口,就相当于享受了皇上的待遇。”
  
  这原本是王军没话找话说的,可姑娘听了却出人意料地有了反应,她从鼻子里“哧”了一声,露出不屑的表情。王军不服气地问道:“你的意思是他家这饺子不行?那你说说哪里的最好?我非得亲自去尝尝不可!”
  
  “在我老家。”姑娘终于开口了,她的声音哑哑的,就像用嗓过度破了嗓子一般。王军继续问道:“那你老家在哪儿?”姑娘露出怀念的神情,但似乎并不愿意就这个问题深入下去,只简单地说了声:“很远。”就再也不开口了。
  
  等姑娘结账走人后,王军也跟了过去。二十分钟后,他回来了,对李天汉夫妻说:“我跟着她一直到了老马叔家,原来是老马叔家的租客。因为担心会引起她的反感,我没进门找老马叔。”高大满高兴地说:“是老马家的租客呀,这太好了,到时我问问他。”说着,她忽然想到什么,挂着脸问,“小军,我刚好像听到你在跟她说哪儿的饺子好吃,难道你嫌叔婶的饺子不好吃了?”
  
  王军大叫冤枉,把刚才跟姑娘的对话说了一遍。李天汉一听,不服了,说:“不……不……”“不可能!”高大满替他说了下去,“咱家的饺子也许不能算最好,但也不至于差到让她不屑一顾的地步啊!”说到这儿,高大满停了停,又说:“不对呀,她每次都要点一斤饺子的,吃得一个不剩的呀。要不喜欢,干吗还要吃呢?”
  
  王军想了想,说:“这可以理解。你看我每次出差到外地,都是挑当地最有口碑的饺子铺去吃,可吃来吃去,总觉得不该是这个味。这可能跟人的怀旧情结有关。”
  
  李天汉和高大满连连点头,到底是人家王军水平高,分析得头头是道。王军忽然一皱眉头,说:“这个姑娘确实有点问题。你看,她每天都准时过来,连节假日都照常,所以肯定不是白领,当然也不是工人,更不像失足女。所以我觉得,很可能她除了失恋,还失业了。正因为过得不如意,所以才借你家的饺子来思念老家以及老家的饺子。”
  
  李天汉和高大满“呀”地惊呼一声,如此种种打击,谁挨上也扛不住呀。高大满急问道:“那咋办?”王军摆摆手说:“别急,我这就去找老马叔聊聊。坚决不能让马妮儿的事件重演了。”
  
  三、谁才是行家
  
  晚上,过了生意的点儿,店里开始冷清起来。李天汉夫妻正在收拾东西,玻璃门开了,王军裹挟着一股子寒风走进来。高大满赶紧给他上了热茶,问:“咋样?在老马那儿打听到啥了没?”王军点点头,又摇摇头,说:“我见着她签合同的身份证了,叫何苗,是陕西西安人。”
  
  “呀,真挺远,离咱这好几千里呢。可你这点头又摇头是啥意思?”
  
  “没啥,就是听她口音好像不是陕西人。不过现在普通话普及了,听不出口音也正常。可这姑娘行为挺奇怪的,老马叔说她半个月前住下来后,除了吃饭外,其他时间都待在房里。还有,老马叔从来没听见过她的手机响,似乎她连手机也没有。”
  
  “哎呀,不跟外界接触,这可不就像要自杀的人吗?”高大满急得直搓手,说,“得赶紧想个办法呀!”王军点头说:“确实。我回去后再好好想想个办法。”
  
  王军这一走,接连三天也没露面,一打电话,原来是有任务,忙得抽不开身。何苗仍是天天准时过来,只是神色之中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平静了,她的目光中带着焦虑与迷茫,有时吃着吃着,会突然捶一下桌子,显然心里有解不开的结。李天汉和高大满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这天中午,何苗像往常一样准时出现在店里。高大满想了想,端了盘饺子过去,说:“今天是我的生日,每个顾客都免费赠送一盘饺子。”何苗一愣,点头表示感谢。高大满又没话找话地说:“你吃完要是有什么意见请尽管提出来,我们一定改进。”意外地,何苗接口说话了:“我猜这和面的活都是你做的吧?”高大满愣住了,问:“你咋知道的?”何苗说:“女人力道不够,看着面团揉熟了,可其实熟得不均匀,影响口味。”
  
  “呀!”高大满失声叫了起来。原来这李家祖训里就有一条女人不得和面的规矩,怕的就是力道不够,面揉不熟。历代的老李都是亲手和面的,可现在饺子铺是快餐式经营了,哪还顾得上这么讲究。这细微的区别莫说一般人,就连号称公检法第一美食小吃侦探的王军也没吃出来。真没看出来,这何苗竟是个真正的行家呀!高大满好奇地问:“敢情,你以前也是做面食的?”何苗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正说着,几天没见的王军进来了。他对高大满说:“婶,这几天可忙死我了,给我来两斤饺子。”他一眼看到何苗,跟她点头打了招呼,顺势坐在了她边上,说:“这么巧,又坐一起了。”
  
  高大满说:“小军,你别看这姑娘年轻,可是个白案高手呢!你不是喜欢吃面食吗,趁这机会,跟人家讨教讨教。”王军看了看何苗,一脸不相信,说:“不可能吧?”何苗露出不屑的表情,但似乎不想跟他计较,只淡淡地说:“只是会一点而已。”王军较起真来了,说:“你会就会,不会也不丢人,像我一样,会吃就行了,别吹牛行不行?”
  
  高大满很奇怪,王军虽然向来调皮,可在一个姑娘面前也不至于这么没风度吧?她正要上前打圆场,李天汉忽然从后面拉了拉她,不露痕迹地摇摇头。原来他也看出王军不对劲了,但他毕竟要沉得住气一些,想看看王军到底想干什么。
  
  何苗被王军的话激怒了,说:“谁吹牛了?我以前就是开饺子铺的,生意不比这差!”王军不屑地说:“我以前还是特级厨师呢,谁信呀。我说,你要真会做,老板这就有现成的面,你做几个给我看看。”何苗腾地站起来,怒视着他,说:“好,我就让你长长眼!”说罢,她便气冲冲地走进了厨房。
  
  只见何苗脱下大衣,摘掉手套,从面粉袋里抄了几碗面粉倒在案板上,然后用拳头在面粉堆上压出一个凹洞,再往洞里倒了些水,双手一合捧,四周的面粉就齐刷刷地落进洞里。随后,她一挤一按,三两下,一条沾水均匀的面棍就出来了。
  
  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高大满看到这,就知道王军输了。却见他正背着双手聚精会神地看着,脸上却没显现半点焦虑。再看自己的男人,他却盯着何苗的手,露出很困惑的表情,也不知道在想啥。
  
  擀好皮后,何苗拿来饺子馅,往皮里放上一勺,一捏,一个漂亮得堪比老李家的饺子就出来了。她得意地捧着饺子端到王军的眼前,正要说什么,突然,王军一直背在身后的手猛地抽出来,“喀嚓”一声,一副手铐铐在了何苗的手上。与此同时,“哗啦啦”,店里冲进来一群警察。事发突然,高大满失声叫了起来,正要问出了什么事,却听到何苗苦笑道:“你们太狡猾了!”
  
  四、谁更狡猾
  
  何苗当然是假名,也不是陕西人,甚至不是个女人,唯一正确的就是他过去确实是开饺子铺的,与老李家饺子铺一样,都是当地的一个老品牌。只不过后来走了黑道,犯了大案,从此亡命天涯。来到本市后,他看中了西门胡同这地方,这里既是闹市之中的僻静之处,也混杂着大量的外地人,料想肯定不会有人注意到他的。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化装成女人租了房子。
  
  暂居下来后,他觉得这里很合适长期居住,于是冒险给妻子打了个电话,让她过来会合。考虑到妻子可能找不到路,而电话联系又很危险,所以就和妻子约定在这一带人人皆知的老李家饺子铺见面。又担心妻子到时候认不出自己,所以在吃饭时会摆上两双筷子。因为害怕身份暴露,再加上惊恐,所以神情肯定与普通人不同,可是他绝对没想到,自己竟然被热心的高大满误认为想自杀,更没想到,还有警察也加入了进来。
  
  “快,快看新闻。”第二天傍晚,还没打烊呢,高大满就拉着李天汉坐在了电视机前。只见电视上放的正是王军,背景是老李家饺子铺。记者问:“请问,你是依据什么来确定他就是逃犯,进而抓捕的呢?”王军笑说:“是这家饺子铺的老板娘先发现他不对头的,否则我也不可能怀疑到一个女人竟然是男逃犯。当我拿到他老家的协查通报时,都不敢相信,一个动用了无数警力也没抓到的逃犯竟然自己跳到我的面前。为了证实猜测没错,我们想了个办法,利用他对做饺子技术的自满,使他主动脱掉大衣与手套,如此,便可一目了然地知道他是男扮女装了。”
  
  “快看,到我了。”高大满兴奋地推着李天汉。果然,电视画面一转,到了高大满。记者问:“老板娘,你店里一天来往的客人这么多,是依据什么注意到他的呢?”高大满咧着大嘴说:“这做了坏事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神情不对。”画面又转到了记者的脸上。
  
  高大满问李天汉:“话说回来,当时你咋看着他的手发呆呢?还有,小军亮铐子时你咋一点也不吃惊呢?”
  
  李天汉举起自己的双手让高大满看。这双手掌肉厚,指长,青筋毕露,显得力道十足,这是经年摆弄手上功夫形成的。高大满突然想起,那逃犯也长了双这样的手。敢情,李天汉当时一看到这双手就明白原来这是个男人呀,那接下来王军有什么举动他自然也不会吃惊了。
  
  高大满脸一红,当时她还在吃干醋呢,得知这个插曲,李天汉已经抱着肚子笑歪了。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