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鼎盛国际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鼎盛国际娱乐 > 石狮子的眼睛红了

石狮子的眼睛红了

时间:2017-11-03 作者:未详 点击:

  世移人易,一对价值连
  
  城的玉蜻蜓,会不会让上一辈
  
  的古风情意荡然无存?
  
  这天,年纪二十出头的韩信站在“慈义堂”大门口,望着门口那对高大威猛的石狮子久久地发起愣来。“慈义堂”是安宜县城里数一数二的大药铺,掌柜的叫刘思义,比韩信略小几个月,两家祖辈世交,到了他们这辈更是无话不谈亲如弟兄。
  
  韩信正出神,忽听到门内有人大声说:“这不是韩兄吗?韩兄,你为何不进来却在门口发愣?莫不是这对石狮子不让你进来?”
  
  说话的正是刘思义。韩信长叹一声,一边进了后堂坐下,一边声调低沉地说:“我发愣,是害怕以后再也见不到这对石狮子了。思义,我已被征了兵,明天就要上战场与共产党部队打仗了。”
  
  刘思义听了大吃一惊,正要想出话来宽慰,却听韩信又说:“思义,今天我来一是告别,二是有一事相求。”韩信说着从怀里
  
  小心翼翼地掏出一样东
  
  西来,那是一个古色古
  
  香的金丝楠木盒子,刚一打开,刘思义的眼睛就被照亮了,只见盒
  
  子内竟躺着一双玲珑剔透的白玉蜻蜒,阳光一照,那玉蜻蜓几近透明,浑身
  
  上下纤毫毕现精致无双……刘思义似乎还能感受到玉晴蜒双翼振动时带起的轻微凉风。
  
  韩信说:“实不相瞒,这一雄一雌玉蜻蜒本是宫中之物,辗转风尘机缘巧合之中成为我韩家的传家宝,一代一代传下来最后传给了我,可是现在我却不得不和它说再见了。思义,我说不定哪天就会成为炮灰,所以我断不会把这宝贝带在身上的,而我又没有至亲之人,唯一值得托付的人就是你,不知兄弟肯否为哥哥担起这如山重任?”
  
  刘思义一听吃了一惊,随即一脸凝重地说:“韩兄既如此信赖于我,我岂敢推三阻四?韩兄,今天我向你保证,无论时局怎样变化,无论世间沧海桑田,这玉蜻蜓总有一天会完璧归赵的!”
  
  刘思义说完转身提起笔,“刷刷刷”写下几行字递给韩信,韩信诧异地问:“这是什么?”
  
  刘思义说:“一纸收条而已。韩兄,如今国运衰败日薄西山,你我如浮萍漂泊不定,说不定今生今世永难相见,万一真的如此,我们的子孙可凭此条完成我们未了的心愿……”
  
  韩信听了,接过那收条,二话不说,几下撕了个粉碎,苦笑着说:“如今我的性命尚朝不保夕,留着此条又有何用?再说,战火之中即使我侥幸存活下来,思义你的前程却也是说不准,万一那宝贝没了,我们不是给子孙留下一桩无头案吗?思义,我走了,希望还有再见的一天,你多保重……”
  
  却听刘思义沉吟着说:“韩兄且慢,你既不肯要收条,我看不如这样,我大门口不是有一对石狮子吗……”说着,两人耳语一番,洒泪而别。谁知这一别竟真的就是永别了,韩信虽没死在战场上,却随着溃败的国民党军队一路逃到台湾,一直到死也没有回到他魂牵梦萦的大陆。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这天安宜城里来了好几位神情凝重的异乡人。当头一人五十开外年纪,一眼看上去依稀可看出当年韩信的样子,此人正是韩信的儿子韩梦生。他历尽曲折终于带着一大家子从台湾回来了。
  
  一回到安宜县城韩梦生可就傻了眼,眼前唯见车水马龙高楼林立,父亲在世时左叮咛右嘱咐的青石板小巷、木板门茶庄等等旧时物事哪还有半分影子?
  
  韩梦生并不气馁,当即吩咐一同回来的儿孙们:“立即四处打听寻找门口有一对石狮子的人家,当年刘叔叔跟我父亲说过,无论到哪一天。他家门口都会保留那对大石狮子的,好作为我们后代重逢的线索。”
  
  不一会儿,儿孙们兴冲冲地回来了,说:“打听到了,还真有这么一户人家,他家门口赫然一对石狮子,邻居们说这家正姓刘!”
  
  韩梦生一听激动得手足无措,当即让儿孙们带他过去,果然见到一对历经风雨斑驳沧桑的石狮子。韩梦生定定神,却没有上前敲门,而是神情怪异地说:“快给我买一罐红漆和一支毛笔来!”
  
  儿孙们心里诧异,却不敢多问,当即买来红漆和毛笔,却见韩梦生抖着手用毛笔浓浓地醮了红漆,然后提起笔,竟把两只石狮子的左眼一一点了,一时那狮子的左眼红得刺眼!
  
  儿子终于忍不住问道:“爸,您为什么要点两只狮子的左眼睛?”
  
  韩梦生摇摇头,说:“日后自见分晓。”当下再不多言,命速回宾馆休息。
  
  第二天,韩梦生带着一大家子又来到那家门口,只见那两只石狮子的左眼红彤彤的,与昨天毫无分别。韩梦生掩饰不住失望,嘴里喃喃自语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家人没看到?那我们再等等看。”
  
  第三天、第四天……一连好几天,韩梦生每次带着一大家子过来,却又总是失望而归,再加上吃不好睡不香,一时急剧憔悴。韩梦生的儿子忍不住说:“爸,咱们千里迢迢地回来寻觅故知,可人家肯定早就忘了咱们了,何况那对玉蜻蜓价值连城,人家正巴不得躲着我们哩,哪还会与我们相认?”他还要说,却听得韩梦生一声断喝:“你说什么呢!韩刘两家世代交好情同一家,我绝不相信刘家后人如此不义!如果他们不义,那门口又为何摆上那对石狮子?”
  
  可是好几天过后,当再次见到那两只左眼通红看上去怪怪的石狮子后,韩梦生终于长叹一声,神情萎顿地说:“父亲,我牢记您的嘱咐回来了,可是我没有见到刘家后人,更没有见到玉蜻蜓。这罪不在我,世移人易,父亲,你们那一辈的古风情意如今是荡然无存了。”说着带着儿孙们掉头就走,步履沉重无比,眼内热泪更是忍不住直流下来。
  
  刚走了几步,忽听得身后响起一声急促的刹车声,随后有个苍老的声音颤巍巍地喊道:“那石狮子的左眼真的红了吗?”
  
  韩先生他们闻声掉头一看,只见那家门口停下一辆出租车,车门一开下来几个人,当中一人头发花白神情兴奋,旁边有人高高地举着点滴瓶子,这五旬老人正打着点滴,看来刚从医院赶来。
  
  有人回答说:“爸爸你看,这石狮子的左眼不是红了吗?我这几天早出晚归到医院照顾您,也不知是谁什么时候搞的恶作剧,今天早上才刚刚发现……爸爸,您一听说这狮子左眼点了红漆就要回来,到底是为的什么啊……”
  
  却听那五旬老人无比激动地喊道:“这是我韩汰伯的后人回来了啊!快、快去买一罐红漆和一支毛笔,我有急用!”
  
  当红漆和毛笔火速买来后,只见那老人饱醮红漆后提起笔,像完成一件惊世之作似的,郑重其事重重地点了下去,他竟把两只石狮子的右眼点得通红,那对石狮子顿时双眼炯炯闪出红光,直夺人魂魄!
  
  然后老人扔了笔,口中喊道:“韩大伯的后人,你们在哪里啊?”
  
  老人眼中老泪纵横,忽听得身后有人用同样饱含深情的语调高喊道:“我在这里,刘老弟,愚兄我想死你了!”说话的正是韩先生,他急步抢上前,脚步踉跄,几乎跌倒。
  
  原来,当年韩信不肯要收条,最后刘思义想出一个办法:日后两家后代若要相认,就以石狮子为媒,韩家后代先用红漆把石狮子左眼点了,若刘家后代肯归还玉蜻蜓的话,就再用红漆把石狮子的右眼也点了。若见不到右眼被点,说明刘家后人无心归还玉蜻蜓。韩信、刘思义二人想通过这种办法,看看两家的情谊能否经得住时间和利益的考验。他们相信,唯有出自内心的信义而不是收条什么的,才能让两家的情谊坚如磐石、历久弥坚。
  
  刘先生,那依旧打着点滴的五旬老人紧紧拉着韩先生的手,激动地说:“我年年盼、日日盼,终于看到这石狮子的左眼红了。现在,那宝贝可以归还旧主了,父亲,你在天之灵安息吧!”
  
  在场的人无不动容,却见那刘先生万分小心地捧出一只年代久远的金丝楠木盒子来,打开来,那对玉蜻蜓虽历尽人世变幻,却越发显得灿烂夺目举世无双,像晶莹透明的两颗心。
  
  刘先生说:“韩家大哥,原物在此,请收回!”
  
  韩先生双手合十仰天祈祷:“父亲,我已达成您的心愿,我们两家团圆了!”说完从盒子中小心拈起一只玉蜻蜒,说:“我带走这只雌的,余下那只雄的,就再委托老弟收着吧。”
  
  刘先生惊问:“这是为何?”
  
  韩先生深情地说:“刘老弟,我这次回来并不是索要宝物的。我这次回来目的有二:一是完成我俩父辈的心愿,让他们的在天之灵含笑九泉;二是让我们两家后代看到,这世界无论沧海桑田风云变幻,唯有信义情谊永存!”
  
  两大家子齐声叫好,然后,无数双手握在一起,久久不能分开。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