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鼎盛国际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鼎盛国际娱乐 > 你的无耻爱情

你的无耻爱情

时间:2017-11-30 作者:未详 点击:

  男人貌似被绿了
  
  那天下午,袁臣伟跟随领导出去办事。没想到事情出奇地顺利,领导心情大悦,让他不用去公司了,休息半天。
  
  这一天并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但他却到花店买了花。因为妻子徐晓嘤今天没课,在家休息。徐晓嘤人长得漂亮,出生高知家庭,自己还是个大学老师,喜欢浪漫情调。
  
  袁臣伟手捧着一束红玫瑰,兴高采烈地往家赶。当他走到自家楼下时,忽然看到一个男人气喘吁吁地跑了出来。
  
  袁臣伟情不自禁地盯了他几眼。男人心虚地低下头,匆匆走过。袁臣伟注意到他身上的那条黑色裤子,屁股后面有一粒纽扣,上有一个蔷薇花图案,那是越南一家名牌裤装。去年,袁臣伟跟随公司领导到越南旅游,游玩时裤子被挂烂了,他就在那边店里买了一条。越南的西装裤有些奇怪,屁股后面的衣兜上缝有两颗扣子。他穿了两次,就把后面一颗纽扣碰掉了——如今这条裤子却穿在了这个男人身上!
  
  他火速回家。门裂着一条小缝,他轻轻地将门拉开,家里静悄悄的,蹑手蹑脚地走近卧室,门虚掩着,将门轻轻地推开一些,徐晓嘤在床上,还在沉睡,床上扔着一条男人的裤子……
  
  袁臣伟没有惊动妻子,待了一阵,就悄悄地离开了家。他将玫瑰花放到门口的垃圾桶里,然后,泪水倏地流了下来。
  
  他被绿了!这是多正常的事情啊。结婚五年了,他在家的日子能有多少?
  
  当初,他娶徐晓嘤的时候,是一无所有的穷小子,她的教授父母都是坚决反对的。袁臣伟向他们保证,一定能让徐晓嘤过上好日子。当时,他已考上了一家事业单位,但听说这家单位薪资比较低,他就义无反顾地去了一家私企。这家私企工资很高,可是非常辛苦,每天睁开眼,沉甸甸的销售任务压着,逼得他一刻不停地在外面奔波,深夜还在电脑前做PPT。在外面出差一去就是半个月,有时候甚至常驻在外地大半年……
  
  现在,他不敢说自己成功了。房子不到一百平方,家里只有一辆七万多块钱的车,这车在徐晓嘤学校的停车场里显得很是寒酸……
  
  寂寞的徐晓嘤出轨了,两人趁着她今天没课就在家里成就了好事。毕竟是在别人家里,男人不免心慌,完事儿后就赶紧离开,忙中出错,穿错了裤子……
  
  为离婚而出轨
  
  不管什么原因,男人被绿了,就应该痛打女人一顿,然后离婚。这种事女人理亏,她也不敢在离婚上提什么条件。即便闹到法庭上,法官也会倾向于男人。
  
  但,袁臣伟不愿意这样做。他跟徐晓嘤走过了一段艰难岁月,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她曾经深爱过自己,也为他无私地付出过。他当初承诺过要给她满满的幸福,然而现在看来,他的承诺没有兑现。既然她跟别人好了,那就成全她吧。
  
  成全,这是袁臣伟对爱情的另一种诠释。他爱徐晓嘤,他要成全她的脸面,成全她的幸福。对于她出轨的事,他不能张扬。那么,要离婚,只有一种办法了,那就是他变成“陈世美”。
  
  袁臣伟去了夜店。
  
  十一点时,徐晓嘤打来电话,问他怎么还不回来,他直截了当地说:“你先睡吧,不要等我了,部门的同事在聚会……”这时,陪酒小妹莎莎嗲嗲的声音传来:“大哥,快过来,我要跟你合唱这首《小亲亲》……”
  
  徐晓嘤声音冷峻:“你在那种夜店?”
  
  袁臣伟能想象的到电话那边她的表情,他故意说道:“是在夜店啊,男人嘛,都得这样!你睡吧,操心那么多干吗?”说罢,袁臣伟挂了电话,从怀里掏出一张卡:“去刷!今晚我带你出去。”
  
  第二天,袁臣伟要走,莎莎拿着手机说:“我手机里装着网盘文件,拍了照片,照片就自动上传到网盘里。”
  
  袁臣伟点点头说:“现在的手机功能真是强大。”
  
  昨夜一脸纯真叫着“大哥”的莎莎此时异常冷峻,她看着袁臣伟说:“大哥,你没听明白我的意思?我们昨天晚上疯了一夜,我拍了很多照片。你有家庭——你睡着的时候,我偷看了你的手机,你的通讯录里的‘老婆’项里信息很全,有照片有电子信箱有QQ号,这些信息我都记录下来并传到网盘里了。所以——”
  
  莎莎又说:“我要得不多,真的,我一点也不贪心,只要你一万块,做封口费。一万块换你一个幸福家庭,很值吧?”
  
  袁臣伟看着她,呵呵笑。昨夜他拥着这具年轻的身体时,却感受不到任何的欢愉,相反,他深深地憎恨,因为他脑海里幻化出那个男人拥住徐晓嘤瓷白光滑的身体的情景……那天,他从外面游逛到七点才回家,徐晓嘤已经做好了饭,还做了他爱吃的黄豆蹄髈。房间被整理得干干净净,卧室的床上整洁得跟解放军宿舍一样,就差被子叠成一个豆腐块了。徐晓嘤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跟他讲些学校的事情,她教的某个学生多么奇葩,班里的某个男生怎么狂追另一个女生……
  
  面对莎莎的敲诈,袁臣伟叹口气说:“女人,天生就是演员啊。”
  
  莎莎不懂他的意思,袁臣伟轻蔑地看着她说:“你爱发就发,老子不怕。”
  
  莎莎大怒。本来,袁臣伟不给她钱,她也不一定会发——谁会傻到真的去搞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儿?但袁臣伟轻蔑的眼神刺痛了她,她当着他的面,调出邮件程序,将八张照片打包发到徐晓嘤的信箱里。
  
  袁臣伟静静地看着,然后问:“发完了?还有没有?把照片都发了吧。另外,建议你将照片发到微博上,微信上……”
  
  莎莎脸色煞白,眼看着袁臣伟一甩门走了。
  
  真相大白却离婚
  
  袁臣伟回到家,见徐晓嘤怒气冲冲,电脑的大屏幕上是他和莎莎的亲密照片。
  
  他平静地说:“我们离婚吧。”徐晓嘤一怔,然后,泪水无声地落了下来。
  
  晚上,徐晓嘤一个劲地追问:“为什么?那个叫莎莎的女孩并不是很漂亮,难道仅仅因为她年轻?”
  
  袁臣伟叹道:“不为什么,就是觉得生活挺平淡的,找点刺激呗。我当然不爱她,可是通过她我才明白,我也不爱你了。”
  
  徐晓嘤愣住了,这个终极答案,令她再也问不下去了。她咬咬嘴唇说:“好吧,我跟你离婚。”
  
  亲戚朋友知道后,自然极力劝阻。当初拼命反对他们结婚的教授夫妻,如今却劝女儿大度点,男人偶尔犯错都是正常的。徐晓嘤哭红了眼睛说:“你们相信他这是初犯吗?过去五年,他在外面的日子比在家里多多了,鬼知道他都做了什么,跟谁在一起……”
  
  在财产分割上,袁臣伟说:“我犯错在先,所以,家里的东西,我什么都不要。”
  
  他的这个表态,让教授夫妻也很吃惊。净身出户,虽然影视剧里常见,但现实生活中还真是难找。别的不说,光这套房子,别看不大,买的时候八十万,去年门口通了地铁,房子现在涨到了140万了……
  
  袁臣伟说:“我是男人,怎么都好说点儿。晓嘤跟了我好几年,我难道还让她回父母家住?”
  
  这番话让教授夫妻感动得落泪,他们说:“哎呀,臣伟啊,你心眼是好的,可怎么就做了这种事啊!”
  
  晓嘤爸爸建议,大家都冷静一下,别急着离婚,先分居半年,然后再说。
  
  徐晓嘤跟袁臣伟都表示没这个必要,但晓嘤爸爸很权威地说:“决定了,先分居半年。不然,我们俩就不给你们户口本和结婚证。”晓嘤爸这样说,他们俩也只好先分居了。
  
  分居后一星期,晓嘤爸爸私下找了袁臣伟。他认为这件事太突然,而且充满了蹊跷。他跟袁臣伟坦诚地说:“我们刚有晓嘤的时候,晓嘤妈的全副身心都在孩子身上,对我不理不问的,我很失落。然后,我们班上有一个女孩,很崇拜我……我们在一起了,但在一起只有一个月,我实在害怕失去家庭,就跟她断了。这件事,我瞒了三十年,谁都不知道。”
  
  晓嘤爸说:“我当然不是让你来听我过去的风流韵事的,我的意思是,在风流债上,男人个个都守口如瓶。而你,似乎唯恐天下不知。这件事一定有隐情,告诉我事实!”
  
  袁臣伟思想斗争了一番,他知道瞒不过老爷子了,只好将那天见到的事情跟他说了。“爸,你不信,可以去问问晓嘤,也别说其他,只让她拿出我那条带着蔷薇花扣子的越南裤子就行了。”袁臣伟低头说。
  
  老爷子无比震惊。居然是女儿的错!他很有些失魂落魄。
  
  晓嘤爸爸回去后跟老伴来到女儿家,问她要那条越南裤子,徐晓嘤不解,晓嘤爸有些暴躁地说:“要你拿你就拿!”
  
  徐晓嘤在衣柜里找了一番,说:“没找着,不知放哪儿去了,反正又不贵,丢了就丢了……”
  
  老爷子长叹一声:“哎呀,委屈他了。”
  
  然后,他朝在客厅里看电视的老伴发脾气:“整天就知道看这些狗血的社会新闻,就不会多管管孩子!”
  
  老伴莫名其妙,她指着电视说:“这个新闻好有意思啊!”
  
  新闻里说,最近小区里失窃案频发,警察通过近一个月的调查和布防,终于抓住了这个小偷。小偷承认,他经常利用上班时间入户偷窃,如果家里有人,他就朝对方喷迷药,将对方迷倒,然后偷窃……有意思的是,小偷交代,上个月他在凤翔小区行窃时,不慎刮破了裤子。为了不让别人怀疑,他就捞了条男主人的裤子穿上,然后匆匆逃离……
  
  老伴惊叫:“凤翔小区?不就是这儿吗?哪家倒霉催的进贼了……”
  
  徐晓嘤忽然弱弱地说:“妈,是我家。那贼把我迷倒了,然后将我的金银首饰给偷跑了。我怕你们担心,就没说。”
  
  晓嘤爸爸浑身颤抖,问:“也没跟臣伟说?”
  
  徐晓嘤叹口气说:“他整天在外面打拼,那么累,我不想让他操心我。再说,丢了不过几条金项链,也不值几个钱……”
  
  晓嘤爸爸一拍大腿,叫道:“哎呀妈呀,这误会可大了。”
  
  晚上,袁臣伟坐在客厅里,跟徐晓嘤面面相觑。此时,他心里无比地轻松。他主动道歉:“晓嘤,对不起,我……我跟莎莎……”
  
  晓嘤妈妈笑着说:“什么莎莎,翻篇了,不提了,咱以后继续过日子。哎呀,臣伟啊,你忍辱负重,情愿牺牲自己,你对晓嘤的感情,让我很感动啊。”
  
  徐晓嘤忽然说:“臣伟,我要跟你离婚!”
  
  大家都惊呆了。晓嘤爸妈劝女儿,别为那个莎莎纠结,徐晓嘤摇头说:“不是因为莎莎,而是因为,袁臣伟的所谓‘爱情’,太无耻了。”
  
  什么意思?袁臣伟瞪大了眼睛。
  
  徐晓嘤一字一顿地说:“你正常的反应,是应该推门进来,把我揪起来,然后狠狠地打我两耳光,而不是默默地退却。你在乎的不是我的名声,而是你的名声,你害怕邻居们知道你被绿了。”
  
  徐晓嘤的话,让袁臣伟心里猛地一震。徐晓嘤苦笑着说:“中学里我们都学过,用小锤敲打膝盖时,小腿会自然弹跳,这是条件反射。同理,你见我出轨,条件反射就是大怒,跟我掰扯。但你却选择了沉默,这不是正常的反应。做夫妻的,最重要的就是开诚布公,像这种忍辱负重为对方牺牲,其实都不是因为真正的爱,而是最无耻的爱。说它无耻,就是它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了,明明我们可以说明白的事儿,却被弄得离婚的结局!”
  
  徐晓嘤说完了,另外三个人陷入了沉默。她说:“离婚吧,这次,我净身出户!”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