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鼎盛国际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鼎盛国际娱乐 > 谈判

谈判

时间:2017-11-25 作者:未详 点击:

  田晓丽是红云服装公司的公关部经理。她年轻漂亮,能说会道,深得公司赵总经理的信任。
  
  这天,赵总把田晓丽叫到办公室,说他们公司打算并购同城的靓纱公司,专家的估值是四千万,而靓纱公司开出的价码则是五千万。他想让田晓丽去和靓纱公司谈判,把价格杀到四千万,并许诺田晓丽,事成之后奖励她一百万,并升她当副总。
  
  田晓丽领命后,很快就来到了靓纱公司,见到了总经理柳亚梅。柳亚梅看上去温柔和善,田晓丽本以为她很好说话,可谈判了半天,田晓丽不禁大失所望,这柳亚梅柔中带刚,说话像打太极,绕一大圈回来,最后还是要五千万,一个子儿都不能少。
  
  回到公司后,田晓丽十分沮丧地向赵总汇报了这一情况。但赵总似乎并不意外,他从容地说:“这几天,我已派人暗中调查了柳亚梅的底细。我实在纳闷,难道你真的不知道柳亚梅是谁?”
  
  田晓丽有点莫名地摇摇头,赵总说,柳亚梅其实是张世雄的前妻。
  
  赵总口中的张世雄,是田晓丽新近交往的男朋友,此人也是做企业的,在当地小有影响。然而由于接触时间较短,田晓丽对张世雄的情感经历还不太了解,只知道他离过婚,有一个正在读幼儿园的儿子,至于其他,她一无所知。
  
  田晓丽沉思了一会儿,有些为难地说:“赵总是想让我利用这一层关系?可万一柳亚梅与张世雄关系不和,甚至水火不容、互相敌视呢,这样的话,我岂不更加被动?”
  
  赵总还是淡定地笑道:“晓丽啊,张世雄与柳亚梅有个儿子,名叫舟舟,你真正应该利用的是他。”
  
  见田晓丽还是一脸迷茫,赵总微笑着继续说道:“你想啊,你要是和张世雄结了婚,舟舟就算是落在你的手心里了,柳亚梅敢和你过不去吗?她想过她儿子的处境吗?我的话就说到这儿了,你是个聪明人,好好想想吧。”
  
  回去后,田晓丽苦思冥想了好几天,终于有了主意。她先是催着张世雄把结婚证给领了,接着便拿着结婚证,再次敲开了柳亚梅办公室的门。
  
  柳亚梅看了田晓丽与张世雄的结婚证,果然大吃一惊,但转瞬又冷冷地说:“幼稚!你和张世雄结婚关我什么事?”
  
  田晓丽平静地说:“幼稚的人是你!难道你就没想过,我和张世雄结婚之后,我就是舟舟的妈了?”
  
  凭着母亲的直觉,柳亚梅从心底升起了一丝寒意,她焦躁地问:“你想干什么?”
  
  田晓丽阴阳怪气地说:“不干什么,只是想提醒你,我现在已经和张世雄住一起了,也就是说,你的宝贝儿子每天都在我手里,他的身心健康都在我的掌控之下。我今天来就是想知道,你儿子的健康值不值一千万?”
  
  柳亚梅气急败坏道:“无耻!你等着,我会夺回孩子的抚养权的!”
  
  田晓丽大笑道:“夺回抚养权?凭什么?红口白牙地就说我虐待孩子?证据呢?”
  
  柳亚梅顿时哑口无言。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令她防不胜防,也难以招架,她失魂落魄地坐着,很久没有说一句话。
  
  田晓丽从柳亚梅躲闪的眼神中看出了她正在摇摆的内心,便催促柳亚梅快些做出决定,柳亚梅迫于无奈,最终答应了红云公司的条件。
  
  田晓丽强忍心中的狂喜,说:“你先拟合同,准备好复印件,两天后我会来取,等我公司老总过目之后,便可择日签约。”
  
  很快就到了约定的日子,田晓丽又春风得意地踏进了靓纱公司的大门。见到柳亚梅后,她让对方送上合同文本,不料,柳亚梅只是微笑着,就是不动身子。田晓丽再催,柳亚梅面无表情地回道:“要想买下本公司,五千万是最低价。”
  
  田晓丽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她问柳亚梅是否考虑过这样做的后果。
  
  柳亚梅微微一笑,说:“你别拿孩子来吓唬我,你没这个胆。”
  
  田晓丽紧盯着柳亚梅的眼睛道:“只要你这个母亲敢下赌注,我这个庄家就奉陪到底。”
  
  柳亚梅没被吓倒,依然镇定道:“你以为张世雄是傻瓜吗?任由你糟蹋孩子?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动孩子一根毫毛,张世雄第一个会要你的命。”
  
  田晓丽没被柳亚梅的气势给镇住,她悠闲地点了根烟,又朝柳亚梅娴熟地吐了个烟圈,才绵里藏针地说:“柳亚梅,你也算是个见多识广的企业家,这头脑怎么就那么简单呢?你以为我会明目张胆地去伤害舟舟?我疯了?你知道张世雄为什么跟我结婚吗?就是因为我爱舟舟,我能和舟舟打成一片,像亲妈一样疼他。比如上星期,我就给舟舟买了几桶高级奶粉,张世雄也很开心,可他不知道,这所谓的高级奶粉,原来是过期很久的处理货。还有,我前天给舟舟买的无糖饼干,也号称健康产品,可仔细一看,也是过期货。你说我怎么就那么倒霉呢,想对孩子表示一下爱心就那么难吗?”
  
  柳亚梅彻底被激怒了,她大骂道:“田晓丽,你这个无耻阴险的女人!你要是敢用这种卑鄙下流的手段来对付我孩子,我就杀了你!”
  
  田晓丽毫不示弱:“杀了我?你来啊!我死了你也得偿命。好了,你现在在气头上,我不跟你理论,什么时候后悔了,害怕了,再给我打电话来签合同。我会给你机会的。”说完,她便一甩头发,转身走人了。
  
  田晓丽的车开得飞快,因为今天是张世雄的生日,她说好要陪他看一场电影。
  
  在电影院的休息区,她等来了一脸严肃的张世雄。田晓丽十分诧异,怎么早上还温柔体贴的丈夫,此刻就如此冷若冰霜了呢?她一个劲地问张世雄出什么事了,張世雄半晌才问道:“你是不是去找柳亚梅了?”
  
  田晓丽吃了一惊,问他是怎么知道的。
  
  张世雄冷冷地说:“她早上打电话给我,说让我去她办公室听一场戏。刚才你和她说话的时候,我就在她办公室的休息间里,所有的对话都听到了。”
  
  田晓丽急道:“你别误会,我之所以这样说,完全是出于工作需要,并非真心想这样对舟舟的。”
  
  张世雄冷漠地说:“真心也好,假意也罢,作为父亲,我不想拿孩子的生命去冒险。我们分手吧。”
  
  田晓丽阵脚大乱,她连连道歉,不断求饶,无奈张世雄心意已决,无可挽回。在一段时间的冷战之后,田晓丽的婚姻就这样无疾而终了。她那一百万的奖金以及副总的职位,自然也没有到手。
  
  而在二婚的美梦破碎之后,张世雄倒开始怀念他的初婚了,恰巧柳亚梅也一直牵挂着孩子,想再次给他一个完整的家,两人复婚的事就这样成了。
  
  在柳亚梅的建议下,张世雄举办了一场小型的复婚宴。宴会是在一家五星级宾馆的自助餐厅举行的。柳亚梅的老对手—红云公司的赵总也受张世雄的邀请前来参加了。柳亚梅见他一个人在冰淇淋柜台前站着,便端了杯红酒走了过去。
  
  柳亚梅拍拍赵总的肩膀,递上一杯红酒,轻声说:“多谢你的帮忙,我终于复婚了。”
  
  赵总礼貌地笑道:“你别忘了你的承诺就行。”
  
  柳亚梅环顾了一下四周,道:“你既已帮我复婚,我自会履行承诺。今后,我靓纱公司只做西装衬衫,不碰羽绒服,让你红云公司永坐本市羽绒服品牌的第一把交椅,行了吧?”
  
  赵总没有回答,只是意味深长地看着柳亚梅,笑了。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