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鼎盛国际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鼎盛国际娱乐 > 杨梅欢喜缘

杨梅欢喜缘

时间:2017-10-06 作者:未详 点击:

  杭州杨梅自古就享有盛名,尤以徐家坞一带所产为佳。
  
  这一年夏至过后,徐家坞山中绿荫翳翳,丹实累累。一个穿红衣的少女正在采摘杨梅,忽听一个男子道:“姑娘,在下路过此地,口渴难耐,能卖几颗杨梅给我吗?”
  
  红衣少女见是个白衣少年跟她说话,他的眼睛却可怜巴巴地望着那些熟透了的杨梅,就摘了一些杨梅放在小竹篮里,递给那少年说:“几颗杨梅还要收钱,哪是我徐家坞的待客之道?这是送你的,那边有条小溪,你拿冰凉清澈的溪水洗过之后,这杨梅味道就更好了。”
  
  白衣少年感激地接过竹篮问道:“这里就是徐家坞了?那姑娘你一定姓徐吧!”
  
  红衣少女点点头:“我叫徐梅果。”
  
  白衣少年道:“这里山清水秀,真是个好地方,我都不想离开了!”
  
  梅果道:“公子是来游玩的吗?”
  
  白衣少年脱口而出:“我是逃……”
  
  见梅果瞪大了眼睛惊异地看着他,白衣少年连忙道:“你别误会,我不是逃犯。我是……逃婚出来的。”
  
  梅果只听说过女子逃婚,没想到男子也有逃婚的,不由得好奇心大起,说:“我陪你到小溪边坐会儿吧,公子不是口渴想吃杨梅吗?”
  
  两人在小溪边洗了杨梅,坐在一块巨石上,一边吃杨梅,一边说起了话。
  
  白衣少年说自己名叫白杨,家住苏州,只因父亲逼他成婚,他才逃了出来。
  
  梅果问道:“你为啥逃婚,难道新娘子不漂亮?”
  
  白杨道:“我爹想跟别人合伙做生意,可人家不愿意跟他合作。他打听到那家有个独生女儿到了出嫁的年纪,要招上门女婿,我爹居然要把我入赘过去!”
  
  “原来是这样。”梅果问道,“什么了不起的大生意值得牺牲自己的儿子?”
  
  白杨说具体他也不太清楚,应该是合作酿酒,他家是开酒坊的。
  
  梅果说:“你爹也真舍得?”
  
  白杨冷笑一声:“我是庶出的,亲娘几年前就去世了。大娘和她生的两个儿子总是欺负我,我估计这回要我入赘的主意也是大娘撺掇的,这样我就不会和她的两个儿子争家产了。”
  
  白杨豪气地一挥手,接着说:“好儿不论爷田地。家产我根本就不稀罕,但也不能就这样任他们摆布我的人生!前天夜里我听见他们居然商量起要给我准备‘嫁妆’,我一气之下收拾东西就连夜跑出来了。”
  
  梅果想笑,可一看白杨气呼呼的样子,连忙忍住了,安慰了他几句。
  
  竹篮里的杨梅吃光了,白杨拱手道谢后就告辞了,说要到杭州城里去谋一份差事自力更生。
  
  梅果背着一筐采摘下来的杨梅回到家,看见爹爹正沉着脸坐在院子里。梅果家的杨梅林是徐家坞最好的杨梅林,结出的杨梅酸甜可口,色艳汁多,九成都是一级果,因此梅果他爹被当地人尊称为“徐果王”。
  
  梅果笑道:“爹,您从苏州回来了?”
  
  徐果王见梅果只背了一筐杨梅回来,叹了口气,道:“大半天才摘了一筐,女孩子家就是干不了这活儿!”
  
  梅果微微一笑:“能干活的不都让爹您给赶走了吗?”
  
  徐果王更生气了:“现在的年轻人就没个干活样,不仅出工不出力,还一边采摘一边吃!再不把他们赶走,我这本来就不多的杨梅果恐怕连一半都剩不下!还是招个上门女婿好,自家的活儿肯定上心!”
  
  梅果听了这话,不禁想起了白杨,说:“有志气的男儿谁愿意入赘啊?”
  
  徐果王没想到女儿会冒出这么一句,愣住了。
  
  过了几天,梅果正在摘杨梅,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梅果姑娘,我又来了!”
  
  梅果一看,竟然是白杨,高兴得不得了:“白公子,你在杭州城过得怎么样,谋到啥好差事了?”
  
  白杨脸红了:“说起来真惭愧,本来我想应聘教书先生,可雇主要求最低要中过秀才。我没参加过科举,所以连教小孩子都没资格。”
  
  梅果说:“你家不是开酒坊的吗,这个你应该懂啊,找找本行的活儿呗。”
  
  白杨说现在市道差,杭州城里那些商家都在裁人呢。他现在已经身无分文了,困境中想起了梅果。
  
  “你是我在杭州唯一的朋友,我就厚着脸皮来找你帮忙了。”白杨恳切地说。
  
  梅果听白杨说当她是朋友,开心不已,说:“我这就带你去见我爹,给你找个活儿干!”
  
  白杨说:“梅果姑娘,最好别跟你爹说我是逃婚出来的,这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梅果答应了,带白杨去见了徐果王。徐果王见白杨斯文有礼,就有了几分喜欢,但又怕他干不了采摘杨梅的活儿。这活计虽然不用出大力,但也是很辛苦的。
  
  白杨表示不怕辛苦,求徐果王给个机会。徐果王点点头答应了。
  
  别看白杨的外表像个读书人,身手却很敏捷,干活也不惜力。除了采摘杨梅,还帮着晒杨梅干,尤其让徐果王惊喜的是,白杨对于酿酒是内行,徐果王的杨梅大多是用来酿造“杨梅烧”的,在白杨的辅助下,酿造出的“杨梅烧”口感更好了。
  
  徐果王乐得合不拢嘴,又见女儿与白杨在这些日子里相处融洽,有说有笑的,就想撮合他俩,招白杨当上门女婿。
  
  徐果王刚起了这个念头,就有媒人上门提亲了,说是杭州知府的公子要娶梅果为妻。徐果王有些诧异,谁不知道自己就梅果一个女儿,要招上门女婿帮忙打理杨梅林,难道知府的公子愿意入赘到他徐家?
  
  媒人说知府公子怎么可能入赘,他是要把梅果娶过门,之后他会派人来帮忙打理杨梅林。徐果王明白了,知府以前就觊觎他家这片杨梅林,曾经要求合作,被他婉拒了。想不到如今知府的胃口更大了,想利用这门婚事来控制徐家,侵吞杨梅林。估计等不到自己百年终老,杨梅林就会被他们强行霸占去了。
  
  徐果王正在头疼怎么拒绝这门婚事,正好看见白杨进来了。他心中一动,手指白杨对媒人说:“你来晚了一步,我已经找到上门女婿了,他来我家好多天了,只是因为现在是杨梅成熟季节,活儿忙,就没顾得上举行仪式。”
  
  白杨一听这话愣住了,见徐果王暗中朝他使了个眼色,明白过来,便问道:“岳丈大人,我爹娘托人带口信来,问您哪天会亲家、下大聘呢?”
  
  媒人一听这话,只好悻悻地告辞了。这时梅果也回来了,徐果王虽说是为了拒绝知府的公子的提亲,但他看得出两人情愫暗生,想来个假戏真做,给他们二人成亲,于是问他们愿不愿意。
  
  梅果听了这话,羞红了脸,刚想点头,忽然想起一事,脱口而出:“不行,白杨是不会当上门女婿的,他就是不肯入赘才逃婚的。”
  
  白杨却说:“我愿意娶梅果,其实我不姓白,我真名叫杨子淳。”
  
  徐果王一听惊讶得不得了,指着杨子淳,说:“你就是杨家酒坊的三少爷?”
  
  这回梅果惊讶了:“爹,您认得他?”
  
  徐果王生气道:“你知道那天我从苏州回来为啥沉着脸吗?就是因为和杨家酒坊的杨老板谈好了你和他三儿子的婚事,我是去相一相未来女婿的。谁知到了他家,才知道这小子竟然逃婚跑了!”
  
  杨子淳满脸歉意:“我家原是专酿烧酒的。我爹的风湿很严重,多年求医问药都治不好,没想到喝了别人送的您家酿造的‘杨梅烧’,症状居然大为减轻。后来他翻了医书,才知道‘杨梅烧’不仅味道绝美,还能祛风湿、解痧气,我爹就有了要和您家合作酿造‘杨梅烧’的念头。可您拒绝了他,我爹就想到了两家结亲这个主意。”
  
  杨子淳又把自己逃婚的原因说了一遍,而他是因为好奇才跑到徐家坞来看一看的,没想到对梅果一见钟情。到了杭州后他茶饭不思,满脑子都是梅果的身影,这才回到了徐家坞,借口找活干,融入了徐家。
  
  最后,杨子淳真诚地说:“我并非顽固迂腐之人,不想入赘只是不甘心被人操控,摆布人生。可现在我是真的爱上了梅果,爱上了杨梅林,也爱上了这个山清水秀、自然纯朴的好地方,我是心甘情愿想在这里永远生活下去的!”
  
  徐果王听完哈哈大笑,连称这就是缘分啊!他让杨子淳回家请杨老板来徐家坞做客,二次会亲家之余还可以谈谈合作“杨梅烧”的事儿。
  
  一时间,屋子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