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鼎盛国际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鼎盛国际娱乐 > 缘,妙不可言

缘,妙不可言

时间:2017-10-06 作者:未详 点击:

  程家阳上下班总是坐51路公交车,大多数的时候他都会遇到一个有点明媚又带点忧伤的女孩。程家阳不知道这个女孩叫什么名字,也不记得她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女孩似乎也是上班族,她总是在程家阳上车后的下一个公交站上车,却比程家阳提前一个公交站下车。说女孩一半明媚一半忧伤是因为她的喜怒哀乐似乎都挂在脸上,高兴时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似乎连头发梢也洋溢着欢乐;但是悲伤时,女孩的身上好像自带一朵乌云,到哪都是低气压。
  
  程家阳觉得她很可爱,有一股说不出的亲切。程家阳总是喜欢悄悄地观察女孩的微表情,推测她今天遇到了什么开心事或烦恼事,就像程家阳最喜欢的小说里描写的主人公一样,看到丰富的肢体语言,总是试图去解读。自从有了这一项“公交福利”后,程家阳觉得漫长而拥挤的公交旅程已经没那么难熬了。
  
  51路公交车在上下班高峰期时总是拥挤不堪,程家阳从来没奢望过能够有空出来的座位坐,因为公交车广播里会时不时地提醒“请您主动给老、弱、病、残、孕的乘客让座,谢谢合作”。像程家阳这样的年轻人,自然要主动让座。为了避开早晚上下班高峰期,程家阳有时会提前半个小时搭乘公交车,有时会加班一个小时晚点走。巧的是,女孩和程家阳好像心有灵犀,程家阳加班晚走的多数时候也会遇到她。
  
  这天,程家阳又坐上了51路公交车。不久后,女孩也上车了。但是与平时不太一样,今天女孩的心情好像糟糕透了,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她的眼里盈满了泪花。没过多久,豆大的泪珠从女孩的大眼睛里一滴一滴地往下掉,小声的抽泣声低低地传来。看着女孩梨花带雨般的样子,程家阳的心中升起了一股男子汉的保护欲,他想安慰女孩,但是又不知道以什么身份为好,只能默默地关注她,再目送着女孩下了公交车。
  
  这样的公交车偶遇持续了一段时间后,程家阳决定主动结识女孩。这天,程家阳照例晚走。为了缓解人们焦躁的情绪,晚上七八点的公交车上总会放一些欢乐的电视剧,幽默的剧情经常逗得公交车上的人前仰后合。女孩也看得津津有味,不时发出一阵轻笑声。气氛正好,程家阳主动走上前,对女孩说:“你好,我叫程家阳,我在这趟公交车上见过你很多次了,你说这是不是缘分呢?”
  
  “嗯,我也见过你很多次了,你好,我叫刘欣语。”
  
  “刘欣语?这个名字很好听,也很有意思!”程家阳微笑着说。
  
  “是吗,因为我妈妈在生我的前一天晚上,梦见一场流星雨,所以根据谐音就给我取了这个名字。”刘欣语直爽地说。
  
  两个年轻人就这样聊开了,一直聊到刘欣语下了公交车。自从认识了刘欣语后,程家阳坐公交车都得认真琢磨一下时间了,他得挑遇到刘欣语可能性最大的时间去坐公交车,以此来制造偶遇的机会。程家阳是这样计划的,先慢慢跟刘欣语聊天,熟悉后再问她要电话号码,不能太着急,做几个月的朋友后再感情升级。
  
  但是接下来的几天,程家阳却怎么也遇不到刘欣语了。说不上是为什么,程家阳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工作没有动力,看什么都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同事们打趣他是不是失恋了,程家阳苦笑道:“我连恋爱对象都没有,哪来的失恋?”其实,程家阳不得不承认,他就是喜欢刘欣语。
  
  一个星期后,程家阳再次在公交车上看到了刘欣语。“欣语,这阵子怎么没见着你呢?”程家阳有些迫不及待地打招呼。
  
  “上周我出差去了。”刘欣语顿了一下说,“你找我有事吗?”
  
  “哦,没有什么事,只是有一段时间没见到你了,担心你。”程家阳刻意地掩饰自己内心的激动。
  
  刘欣语咯咯地笑道:“我有什么好担心的?这么一个大活人,又不会变魔术把自己变没了。”
  
  “是啊,是我多心了。”程家阳诚恳地问,“方便把你的电话号码告诉我吗?我们都是走这条线上下班的,以后也可以有个照应。”
  
  程家阳顺利地拿到了刘欣语的电话号码。他想,下一步就是约她出来看电影,然后表白。之后的日子里,程家阳都会在自己的公文包里放一些零食,这样见到刘欣语时就可以说:“欣语,这么晚下班应该饿了吧?这些点心你先拿来垫一下肚子,别饿坏了。”
  
  在认识刘欣语的第100天,程家阳决定约她一起去看电影,当然还有最重要的表白。晚上一下班,程家阳就买好了一盒巧克力,还有两张电影票。他将电影票放进巧克力盒里,准备在公交车上遇到刘欣语时交给她。
  
  和往常一样,刘欣语开心地接过程家阳给她准备的巧克力。可是程家阳一交给她,就赶紧找了个借口提前下车了,他不想让刘欣语看到他的紧张和不自然。程家阳慢慢地散步走回家,边走边等刘欣语的电话。但是走着走着,程家阳却呆立在原地不动了。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刘欣语,但是她的身旁却是另一个帅气的年轻人。那个帅气的年轻人给刘欣语买了一杯奶茶,是她的男朋友吧?他们有说有笑,感觉很亲密。程家阳的心里像被泼了一盆冷水一样,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
  
  程家阳没有等来刘欣语的答复,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程家阳刻意避开刘欣语上下班的时间,有意疏远她。程家阳觉得他们是有缘无分了。
  
  周末一大早,清脆的手机铃声把程家阳从梦中叫醒,是程家阳妈妈打来的。电话另一头,程家阳妈妈喋喋不休地说道:“家阳啊,我说你也老大不小了,该为自己的终身大事考虑了。”
  
  “妈,这事急不来。”程家阳敷衍道。
  
  “怎么就急不来了?你不急我急。我还着急抱孙子呢!家阳啊,妈给你找了个好女孩,是妈小学同学的女儿,你赶紧收拾收拾,妈在桃源饭店等你啊。中午十二点,不见不散。”程家阳妈妈说完就挂了电话。
  
  母命难违,程家阳只好硬着头皮去赴约。可是他的心里还有一个挥之不去的影子——刘欣语,但是又有什么用呢?她已经有男朋友了,程家阳的心中一片苦涩。
  
  程家阳来到桃源饭店时,他妈妈已经坐在那里等老半天了。“快,家阳,来这儿坐。妈跟你说,那女孩可好了,待会你得表现得好一点,别让人家笑话了。”程家阳妈妈兴致勃勃地说。
  
  “知道了,妈。”程家阳虽然不想相亲,但是如果他直接拒绝的话,他妈妈一定会滔滔不绝地说个三天三夜。程家阳想,当初爸妈是怎样认识的?难道也是相亲认识的吗?他刚想问问妈妈,可还没问出口,“刘欣语”三个字却先蹦出来了。
  
  “啊?你们认识?”程家阳的妈妈和刘欣语的妈妈异口同声地问。刘欣语和她妈妈刚一出现,程家阳就下意识地站了起来。
  
  “妈,我们早就认识了,他叫程家阳。”倒是刘欣语伶俐,先解释清楚了。
  
  “既然你们已经认识了,还要我们在这里做什么?家阳妈,我们不是还有事吗?我们赶紧走吧,让他们年轻人自己聊。”刘欣语妈妈和程家阳妈妈知趣地走了。
  
  “家阳,怎么最近没看到你坐公交车了?你是不是出差了?”刘欣语关切地问。
  
  “不是。我没有出差。”
  
  “那你……”刘欣语欲言又止。
  
  “欣语,你的男朋友挺帅的呀。”程家阳的鼻子里像滴了柠檬水一样,酸极了。
  
  “什么男朋友?”刘欣语不解地问,“哦——我知道了,你说的是我哥哥吧?”
  
  “你哥哥?”程家阳回过神来,“那天我看到的是你哥哥?你还有一个哥哥?”
  
  “对呀,我哥哥老说我是个长不大的小姑娘,经常抽时间来看我。”
  
  程家阳终于释怀了,但是想了一下又问道:“欣语,你为什么不愿意跟我一起去看电影呢?”
  
  “看电影?”刘欣语睁大了眼睛。
  
  “我在给你的巧克力盒里放了两张电影票,想着如果你愿意和我一起去看电影,就会给我打电话,但是我等了好几天,都没有接到你的电话。”
  
  “啊,我最近嗓子有点不舒服,所以你给我的巧克力我还没打开看呢!”刘欣语调皮地一笑,“要不,我们今天去看电影呗!”刘欣语扑闪着她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分外好看。程家阳看呆了,他觉得身上仿佛洒满了阳光,暖暖的,特别舒服。
  
  在认识刘欣语的第300天,程家阳牵着刘欣语的手走上了婚礼的红地毯。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