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鼎盛国际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鼎盛国际娱乐 > 阿龙要还钱

阿龙要还钱

时间:2017-08-08 作者:未详 点击:

  1。借钱不易还钱更难
  
  阿龙是个城管队员。这天他休息,正巧有个外地的朋友来这座城市出差,想顺路看看阿龙。阿龙赶忙打的去火车站接朋友,可到了火车站才发现自己走得急,口袋里一分钱都没装。这可怎么办?就在阿龙不知所措的时候,他的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老四。
  
  火车站这片是阿龙的责任区,平时,阿龙就是和这些无牌无照、胡乱占道的小贩斗智斗勇的。而老四是这些小贩中最滑头的一个,多次和城管队伍交锋,可总能在关键时刻从他们的眼皮下溜走。
  
  见了老四,阿龙眼睛发亮,也顾不上面子了,直接追上去喊:“老四……老四……”
  
  老四一见阿龙,头也不回,推着三轮车就跑。
  
  阿龙在后头边追边喊:“老四,等一等!我有事找你,今天我休息,不上班!”
  
  要不说老四是滑头呢?跑着的时候嘴里也不老实:“哼,甭骗我,别以为你脱了‘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了!”
  
  “我真的有事……”阿龙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就在此时,的哥也追了上来:“嗨,你还没给钱呢!站住……”
  
  老四不时回头看看,发现阿龙面色尴尬,而且后头还有个面生的人在死命追赶阿龙,想来是真有什么急事,于是便停顿了脚步。
  
  阿龙气喘吁吁地来到老四面前:“哎呀,你跑什么呀?”
  
  “废话!你是城管,我是小贩,不跑,等死呀?”
  
  阿龙口气突然变得柔和起来,还带着点不好意思:“老四,你……能不能借我点钱?”
  
  “借钱?”
  
  “我后天上班就还你!”
  
  “城管向小贩借钱?!”
  
  “我打车来火车站接朋友,没带钱……”
  
  老四看着远处赶来的的哥,相信了阿龙的话,也想在阿龙面前买个好,好让他以后“照顾照顾”自己,就递给阿龙一百块钱和一瓶饮料:“喏,这饮料是我请客,钱是借你的!”
  
  阿龙知道老四也不容易,心里一热:“后天上班一定还你!”
  
  有了老四借的钱,阿龙顺利接到了朋友,没有丢面子。上班这天,阿龙带了钱准备还给老四。然而,这还钱……还真有点难度。
  
  平时,老四这样的小商小贩躲着阿龙还来不及,怎么会大摇大摆地出现在城管执法车面前,等着阿龙还钱呢?没办法,阿龙只好目光炯炯,在人来人往的火车站中四处搜寻着老四的身影,眼都不眨一下。
  
  同事见阿龙今天有些反常,问道:“阿龙,你不是经常说那些小贩糊口饭吃也不容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得了。可看你今天这架势,是非得做黑心城管不可了?”
  
  “那哪能呀?我阿龙宁可城管这个铁饭碗不端了,也不当黑心城管!”阿龙当然不能把向老四借钱的事儿告诉同伴了,堂堂的城管向小贩借钱,传出去不成了笑话了吗?
  
  阿龙高速调动着视觉系统,在人群中搜索老四的影子。然而,事与愿违,直到中午下班也没有找到老四。
  
  就当执法车开离火车站200米的时候,阿龙突然喊了一嗓子“停车”!吓了同事一跳,同事连忙停下车。阿龙推开车门就跑了出去,边跑边说:“你在这儿稍等我一下,我一会儿就回来。”
  
  原来是阿龙发现了老四。他来到老四跟前,掏出钱递了过去:“那天多亏你帮忙,不然,我在朋友面前可就丢人了。来,拿着!”
  
  老四见阿龙递过来钱,心中也动起了小算盘。俗话说:“吃了人家的嘴软,拿了人家的手短。”如果不要这钱,以后阿龙肯定会对自己另眼看待,再遇到阿龙时,就不用孙子似的满世界躲了。打定了主意,老四死活不要这钱。于是二人就开始了一场拉锯战。
  
  突然,一个人影投射到了阿龙和老四的脚下,然后又传来了几声咳嗽。阿龙心中一惊,赶忙转过头来……
  
  2。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阿龙一看是同事,一边把钱扔给老四,一边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怎么来了?我、我没、没啥事。”
  
  还是买卖人老四能說会道:“我们早就认识。上周我向阿龙借了一百块钱急用,这不,现在还他,他却死活不要。”
  
  阿龙从同事复杂的眼神中觉察到,同事一定是误会了什么,一时间不知从何解释,也就随口答应着:“对,是这么回事儿。”
  
  老四把钱又扔给了阿龙,说道:“行了,我钱也还了,你二位也下班了,赶快回家吃饭吧。”说完,推着车走了。
  
  阿龙看着同事似笑非笑的脸,刚想解释,却被同事冷冷打断。
  
  从此以后,阿龙总觉得有人在背后偷偷议论他,还有许多双眼睛在背后盯着他。终于还是出事了,这天,队长气呼呼地把阿龙叫到办公室,二话不说,指着电脑:“你自己看看吧!”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那天阿龙还钱时被人给看见了,还拍了照。当时,阿龙穿着城管的制服,老四推着水果饮料车,两人又把一张鲜红的百元大钞推来让去的,这能不让人浮想联翩吗?于是,这个无聊的人就拍下了几张照片,发到微博上,题目是“小城管大腐败”。其实小贩和城管把百元大钞推来让去,可以理解成小贩想贿赂城管,但城管作风正派,坚决不受。可糟糕的是,微博的最后一张照片是阿龙接过了百元大钞,正往口袋里装呢!
  
  这下,阿龙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队长拍着桌子咆哮着:“阿龙!你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看着怒不可遏的队长,阿龙心想,解释什么?说我去火车站接朋友,没带钱,向老四借了一百,然后还他时,他死活不要?这样毫无技术含量的解释,队长能信吗?阿龙低头思索了好久,终于对队长说:“我是被冤枉的。请队长相信我,一周之内,我一定让真相大白。”
  
  “要是超过一周,你还没给我、给城管大队一个合理的解释呢?”
  
  “那我就从城管队伍里滚蛋!”阿龙梗着脖子答道。
  
  队长见他似有几分把握,口气也就缓和了下来,叹了口气道:“还有更糟糕的呢。本市的一档民生类电视节目对这个事件进行了报道,虽然给你脸上打了马赛克,但还是有些市民在网上发帖子,想对你进行人肉搜索,所以,你要好自为之。”
  
  离开单位,阿龙想了一路,找老四出面,在媒体面前把真相说出来?不行,媒体和大众肯定会认为是小贩迫于城管部门的压力,才出来做假证的。另外,这样子明着地去找老四,肯定不行。且不说老四身边或许埋伏了不少大小媒体的记者狗仔,要是让不明真相的老百姓认出来,还不是一顿拳打脚踢呀。突然,一个灵感冒了出来,“有了!”阿龙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回家准备去了。
  
  到了晚上,阿龙套了件肥大的风衣,戴了顶大帽子出现在火车站老四经常摆摊的地方。阿龙坐在马扎上,面前铺了一张红布,上面是琳琅满目的布偶、钥匙链一类的小商品。阿龙偶尔叫卖一两声,但大多数时间是东张西望,他是想伪装成小贩,神不知鬼不觉地和老四“接上头”,向老四打听一下情况,然后二人可再商议对策。
  
  可是,阿龙左等右等也没等到老四出现,最后他等不及了,压低了帽子开始在火车站里搜索,但仍毫无收获。不死心的他第二天白天又装成游客在火车站寻找老四,依然未果。如此循环了四天,阿龙几乎没有休息过,可是老四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就在此时,城管勒索小贩事件又有了进展,原来是城管大队的官方微博发声明了,说阿龙并不是城管大队的队员,而是一个临时工!
  
  3。柳暗花明又一村
  
  阿龙怒气冲冲的来到队长办公室,想要讨个说法,谁知队长丝毫没有愧疚的意思,反而问道:“阿龙,你没看昨天的《正午新闻》吗?”
  
  阿龙心想,自己为了找老四,都好几天没睡觉了,哪还有工夫看电视?
  
  “你过来,好好看看吧!”
  
  阿龙凑到电脑前,只看了一眼,就差点晕过去,新闻题目是:“白天堂堂正正是城管,晚上偷偷摸摸做小贩”。阿龙装扮成小贩的照片居然被一张张拍了下来,还配了细致的解释,甚至连那些布偶、钥匙链是阿龙在哪几个小贩那里没收的,都分析得头头是道。再往后,有人发现这个“城管小贩”和上次向小贩索贿的城管有些相似,于是将两张照片进行了缜密的对比,最后得出结论:二者是同一人!所以,队长只好用“临时工”这个说法来堵悠悠众口。
  
  此时的阿龙已经说无可说、辩无可辩,他心灰意冷地走出了城管大队。
  
  简单休息了几天后,阿龙又在火车站摆上摊了。这次倒不是为了洗清自己的冤屈,而是为了信誉,说要还老四钱,就一定还。
  
  阿龙刚摆好摊,老四就推着车走了过来。一见老四,阿龙赶紧招呼:“老四,您这几天死哪儿去了?”
  
  老四见了阿龙,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好像夹杂了愧疚:“兄弟,你的事我知道了。唉,我老家有事,回去了几天,可没想到一回来就成了这个样子。我在城管大队门口转悠了好几次,想向你们领导解释一下,可就是不敢进去,我毕竟是小贩呀。又去电视台,一个实习模样的小姑娘接待了我,说现在城管的事兒不算什么热点了,他们把精力都放在了一中的男校长和女学生身上,所以……”
  
  “行了。”阿龙见老四内疚又可怜,故作毫不在乎的样子,“这破城管我早就当够了,这不,现在是‘个体老板’了!”
  
  “啊?”老四吃惊地张大了嘴,“好好的城管,你不当了?”
  
  阿龙神秘一笑:“兄弟,我终于知道为啥城管们天天查、日日防,每天追着小贩耗子一样满世界跑,可小贩们还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行挣钱呀!你别看我原来出入开车,一身制服,神气哄哄的,实际上一个月的工资未必有卖茶叶蛋的小贩多。再说,我们那个队长,从不肯为下属担责。你没听说吗?他已经对外宣称我是临时工了,事情要是再发展下去,说不定我只能沦落到被炒鱿鱼的地步。与其这样,倒不如我先炒了他的鱿鱼!”
  
  老四听了,怔愣了好半晌才回神:“阿龙哥,难不成你以后就真和我们一块儿干了?”
  
  “怎么着,还怕我跟你抢生意啊?”说着,阿龙把一张百元大钞拍在老四的胸口。
  
  不远处,卖雨伞的小赵慌慌张张吼了一嗓子:“城管来啦——”本就人声鼎沸的火车站变得更加喧闹了,隔壁摊位的胖阿婆迅速卷起地上的铺布,忙中不忘朝阿龙喊道:“小伙子,发什么愣呢?还不快跑呀!”
  
  阿龙和老四看了看彼此,有些无奈地笑了起来。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