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鼎盛国际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鼎盛国际娱乐 > 雨伞上的楷书

雨伞上的楷书

时间:2017-08-06 作者:未详 点击:

  本期阿拉:女,公司白领,大龄女青年。
  
  每一个大龄青年都面临着“相亲”的无奈与困惑,本期主人公阿拉也不例外。在人民广场的“相亲角”,阿拉会遇上自己心仪的那个“他”么……
  
  妈妈今天总算说服女儿阿拉到人民广场的“相亲角”碰面。
  
  阿拉32了,从她27岁起,妈妈就是人民广场“相亲角”的常客,但几年下来,阿拉依然单身着,妈妈可是急死了。
  
  这天妈妈在人民公园的“相亲角”寻觅到一个在她看来算是相当称心的未婚男:美国普林斯顿的硕士,现在上海的一家金融机构工作,从照片看也是一表人才,就是岁数稍大了一点。她和对方母亲同病相怜、一见如故,相谈甚欢的结果就是约好周日带阿拉出来见面。阿拉本来就不指望这样的相亲会有什么好结果,但经不住妈妈要死要活的磨缠,最终答应去见一见。
  
  阿拉总算来了。短发,一件抹腰的银灰色夹克,里边一件小方领的白衬衫,领子微微敞开着,一条洗白了的牛仔裤,一双灰白相间的球鞋。妈妈看她这身随意的打扮,有些不悦,但又怕惹阿拉“翻毛腔”,让约好的相亲谈崩,也就不好多说什么了。
  
  进入人民公园,越是临近“相亲角”,人越来越多。大多是老头、老太,都是来替子女们相亲的。老人们手里捧着、拎着、举着各式各样的牌子,有的简简单单,有的密密麻麻,有不少还打着伞,伞上挂着片片纸条,据说这是流动相亲的一大创举。远远望去,“相亲角”周围成排的冬青树已变成了小字报的墙,花花绿绿、好不热闹。
  
  阿拉被妈妈拉着疾步朝约定的地方走去。这时她突然瞥见一个年轻人坐在矮凳上,前面搁着把老大的黑伞,黑伞上一段白色的楷书。阿拉学过一阵书法,看得出那可不是瞎涂涂的,她挣脱了妈妈,停了下来。“本人无房无车,年龄不小,学历一般,工资有限,上有老母但求贤媳,非诚勿扰谢绝交易”。不看不碍,看了她可真挪不动腿了,只觉得有一种异样的兴奋涌上心来。她蹲下身,见伞下有两本自行装订的小册子。她拿起一本,是手写的诗集,有现代诗和格律诗,不是小资的呻吟,字里行间还蛮有哲理。她捡起另一本,竟然是速写,都是这里相亲角的各式人物,她抬头四顾真是惟妙惟肖,忍俊不禁。小伙在看书,听见笑声,微微抬头,见是一个漂亮姑娘,像是啥也没见着似的,又低头看起书来。阿拉有些好奇,“嗨!看什么书呢?”小伙没抬头,只是就在所看的一页上念了一个章节的第一句“在伦佛街拐弯的地方,弗雷德利克租了一所小公寓……”“弗雷德利克,福楼拜的《情感教育》!”这下小伙有些惊讶地抬起头,就在这四眼相对的一刹那有东西直刺心田。
  
  小伙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胸口,静了一会,指了一下伞,“看过我广告了?”“嗯,那是宣言。要我念一遍?”“那倒不必,不过我是认真的,那些老人们的嘲讽,我一点不在乎,也有你这样的漂亮小姐常来逗我,这不好。”“我漂亮吗?你呢?”阿拉仔细打量他,身着一件棕色粗条绒的上衣,敞开着。一件苏格兰格子衬衫已经洗得很旧了;下身是一条米色卡其裤,裤脚有些毛了;一双翻毛皮鞋。除了头发有点乱,微黑的皮肤亮着健康,尤其是眼鼻间和抿紧的嘴角表达着某种斗志。“没人说过,但不丑。”“你好像很好斗。”“说实话,我原先不这样,有次路过这里,看到这里将婚姻当交易,故意来添乱的。”小伙说着笑了起来,“所以我说那是你的宣言。”“反正,趁周日来半天,我看看书,再说……再说我也确实没朋友。”“这上面全是真的?”阿拉指了指伞,“那当然。”“学什么的?”“大路货,计算机。”阿拉心里一阵阵难以抑制的热在涌动,一个理科生,能写会画,还有战斗精神……
  
  阿拉妈妈站在不远处,急得直跺脚。这小伙她早就见过,看上去人是不错,可来这里的都知道,大叔、大姐们最反感他,无钱、无房来这里干啥?还说什么是为老妈找个好媳妇,真有他的。阿拉怎么就跟他聊个没完了。便赶紧过来,一手拉起阿拉,“快走吧,过点了!”“不去了!”“别闹了呀,小祖宗!”这回阿拉严肃起来,“妈,是我相亲,还是你相亲?是找你看上的,还是我看上的?”这时小伙觉得不好意思,站了起来,“小姐,不能这样对你妈妈说话。约好了的去看看吧。”没想到阿拉对妈妈说:“妈,你别生气。你带我来来对了,我是早就该出来走走,不能老是单位家里两点一线的。我得感谢你,今天我相亲的任务完成了!”说着朝着小伙:“喂!你说呢?”小伙没搭理,却麻利地收起了黑伞和书,折迭起了小凳,一股脑地塞进了包里。两分钟里什么都弄利索了,他诚恳地对阿拉妈妈说:“阿姨,如果你放心,我跟你女儿先找个地方好好聊聊行吗?”阿拉妈妈完全愣住了。“妈,我们走了,你自己先回家吧。”
  
  他俩一路穿过西藏路、淮海路,阿拉说这边有哈根达斯,小伙摇摇头,又走过了星巴克,他也没有要停下的意思。阿拉问了:“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呀?”“不远了。”说不远,就到了。在桃园路上他牵着她走进了一家很小的饮食店。这时早餐过了,午饭尚未开市,店里清静得很。阿拉环顾了一下,这样的小店她自大学毕业后再也没有踏进过。“我常来这里吃早餐。”小伙说。坐定后两人相视着、沉默着,心里同时在寻思:“我们是否太唐突了,连个姓名也没问,这便是一见钟情吗?”还是阿拉先开口:“你的情况我看了你的宣言和小册子,有点了解。你贵姓?”“免贵姓叶,树叶的叶。”“哈哈,我叫阿拉,在幼儿园当老师。”“噢,难怪你能看懂我的画,幼儿园老师一定能画会弹的。”“我钢琴十级。不过现在很少弹了,大部分时间看书。”“这我已领教了,你真了不得。”“你家就你和妈妈?妈妈还好吗?”“妈妈有心脏病。”这时老板娘端来两杯水。小叶端起就大口地喝了,阿拉没喝,拿着杯子摆弄着。小叶像是觉察出什么,从包里的小本上撕下一页,写了电话。将纸推到阿拉面前,“这是我的电话,我在附近的一家小公司上班。要是你愿意,嗯……最好听听你妈妈的意见,我这两个月不会再去相亲角。想好了给我电话,我们还是在这里见,你能认识吗?”“认识。”小叶将她送上了26路,两个刚认识的年轻人又匆匆离别。
  
  又是一个星期天,在通过了电话后,阿拉按时来到了这家小店。她刚要进去,只听到边上小车门打开的声音,小叶从车上下来,除换了件酱红的衬衫,依然是那套衣服。“别克,你借来的?”“上车吧,我妈妈要见你。”阿拉一路上疑惑着,小叶只是抿着嘴微笑。车终于在汤臣花园的一栋别墅前停下了。小叶为她打开车门,牵着她走上台阶,推开门。一位中年妇女站在客厅里,拿了支康乃馨迎了上来,“是阿拉吧?都说康乃馨是献给老师的最好礼物。”阿拉不自然地接过花,她全懵了,“小叶说了,他终于找到了一位好姑娘!”小叶妈妈抑制不住自己的喜悦。小叶的婚事也是她的心头病。小叶也结识过不少女孩,甚至有毛遂自荐的,但大多数人都是冲着他的财产来的,他坚决不答应。他说财产是父亲的,他把父亲留下的企业交给职业经理人,自己去创业。他要找知音、找一个真正懂他的人。
  
  “我成了灰姑娘吗?”
  
  “不,你是好姑娘!”
  
  阿拉迷茫地望着小叶,突然挣脱了他的手,转身跑出房门,冲下台阶。说不上是受了欺骗,但她没想要高攀,没想过眼前的场景。小叶追了出来,“阿拉,你得听我解释。”“不,我什么也不想听。”阿拉奔跑起来,她根本不知道方向,只是死命地跑着……
  
  小叶没有再去追阿拉,他知道自己是傷着她了。此后的每个周日的上午他都在那家小店里等着,他希望阿拉能来,这是他唯一可能再见到她的地方。从她挣脱他向外冲去的一刻,他越发地爱上了她。
  
  无论妈妈如何追问,阿拉就是一声不吭。可眼前总晃着那把伞,那两本小册子和那一行行楷书字体。三个月后的某个周日,她再次路过那家小店,门口的一桶康乃馨,突然触动了她,忍不住向小店走去,刚推开门,一双有力的手就紧紧的拉住了她,生怕她再逃走似的……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