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鼎盛国际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鼎盛国际娱乐 > 这个英雄不一般

这个英雄不一般

时间:2017-08-07 作者:未详 点击:

  在外打工的路小涛在下班路上救了一个溺水的小孩儿,这件事很快被报道出来,在社会上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市政府还授予路小涛“见义勇为”的光荣称号,并给他颁发了一万块钱的奖金。由于在救助过程中受了伤,路小涛暂时不能打工了,只好先回老家休养。人还没有到,事迹就已经传到了家乡。镇里和县里决定对他进行再次表彰。
  
  在镇里接待他的是团委委员温晓娟,也是他的中学同学。路小涛见是熟人,就很直白地问温晓娟,镇里是否会给他一笔奖金?温晓娟一愣,没想到他竟然说得这么露骨,于是话里话外谆谆教导,意思是镇里会给他一笔奖金,但他得把这笔钱捐出来。路小涛有点不明白,心想这不是六个手指头挠痒痒——多出一道吗?想了想,他回了句:“我不捐。”
  
  镇里的表彰仪式结束,依然由温晓娟带队去县里。路上,温晓娟给路小涛做思想工作,让他讲话做事谨慎点,别丢人丢到县城里去。路小涛不解:“我这是做了光荣的事情才去县里的,为什么说我丢人?”温晓娟见他是个榆木脑袋,便告诉他说:“给了你钱,捐不捐那是你的事,但影响的却是咱们镇里。”原来是为这个啊。路小涛懂了:“我可以捐,但是只能捐一部分。”温晓娟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感觉这人有点拎不清。
  
  县领导给路小涛戴了大红花,合完影后,问他家里有什么困难吗?路小涛说有。温晓娟在一旁捅了捅他的胳膊。领导“哦”了一声,让他有什么困难尽管说就行。路小涛坦言自己想要些水泥和木料。温晓娟又忍不住揪了他一下,问他要这些干嘛?路小涛敷衍似的说了句:“还能干嘛?盖房子啊。”
  
  县领导很痛快,当场答应给他三吨水泥和一些木料,这件事情就交由温晓娟具体筹办。联系水泥和木料,把温晓娟累得够呛,等把这些东西运到路小涛家里的时候,温晓娟看他家的房子还是半新的,不免心里来气:“你要把这样的好房子拆掉重建?简直就是败家啊!”路小涛没好气地说:“你这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家乡出了个见义勇为的英雄,温晓娟本想写篇报道,投到市里的报纸上,可是路小涛当时没有干脆地捐出全额奖金,这让她下笔时有些为难。想来想去,她只好写道:路小涛不甘落后,想在广袤的农村里干一番事业,致富奔小康,想發展蔬菜种植业,于是县里批给了他一些水泥和木料……
  
  文章很快就见报了。有人把这份报纸拿给路小涛看,路小涛皱着眉说:“简直是胡扯。我不光不种植蔬菜,还准备给这些种菜的人点颜色看呢。”这话不知道怎么传到温晓娟耳朵里,她大惊失色,不明白这个路小涛要干什么,心说别为了奖金的事情,闹出情绪来了吧。于是就赶到路小涛家里。
  
  路小涛正在院子里做水泥板。“你做这个干什么用?”温晓娟问他。路小涛连头也没有抬:“盖房子娶媳妇啊。”温晓娟却笑得前仰后合,说:“你要娶也是娶个兔媳妇,你看你做的水泥块这么小,只能垒兔窝。”这么一想,温晓娟不免好奇道:“你莫不是真的要发展养殖业吧?那好,要是遇到困难了,别忘了联系我。”说着做了个打电话的姿势。路小涛看着她的背影心想:要是靠着你,恐怕凉拌菜都结冰了。
  
  第一批水泥板做好后,路小涛找了辆车,拉着水泥板来到田野里,用水泥板把那些枯井给严严实实地盖了起来。至于路小涛为何要这么做,这源于他小时候的一次经历。那年他7岁,有一次跟小伙伴在菜地里跑着玩,不小心掉进了一口水泥管做的枯井里,这井足有100多米深,幸亏他卡在了中间,否则一旦坠落到底的话,不被淹死也会被憋死。小伙伴赶紧回家喊大人,乡亲们拿着各种工具来到地里,还有人去县里的消防队报案。消防队好不容易调来了一台挖掘机。他的母亲跪着求大家快救救孩子。大伙儿奋战了7个多小时才把他挖出来,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说要是再晚一会儿,双腿就要被截肢了。
  
  后来他出去上学打工,很少回家,直到前年才回来。那时他到田野里转了一圈,发现当年那口差点要了他命的井还张着血盆大口等在那儿,周围又多了不少枯井,想来是种菜的人为了方便浇灌打的井。他骑着电动车在周围的村庄进行了一番调查,发现这样的枯井全镇有百来口,听村民说这些年有好几个孩子掉进了井里,有的生还,有的则失去了生命。他深受触动,但也知道这样的事情村里解决不了,于是就去了镇里。他见到了镇长,可镇长的一番话却让他愣住了,镇长说:“这是有政策的。虽然打井的时候需要我们批准,但是一旦井打成了,就是谁承包机井,谁负责管理,所以镇里已经没有管理的义务了。”路小涛说:“可是咱们镇里上百口枯井这么些年根本没有人管理啊。镇里负责加个盖不就行了吗?”镇长笑容可掬地说:“那得需要多少钱啊?我们镇里根本就没有这闲钱。”说话的时候,温晓娟正好找镇长汇报工作,他本想让温晓娟帮忙说几句好话,谁知道温晓娟也劝他不要瞎操心,干好本职工作要紧。
  
  回来后,路小涛想通了,求谁也不如求自己。所以他利用打工挣的钱,还有这次见义勇为政府发的钱,准备把这些吃人的“老虎”全部封堵上。
  
  他先来到当年差点要他命的那口井,毫不犹豫地把这个井口给堵上了。就这样连着忙了好几天,堵上了几十眼井。
  
  这天,他来到自家的菜地,隔着篱笆看向李二赖家的小菜园。菜园里种着绿油油的小白菜,非常讨人喜欢。可是跟这环境不和谐的是,旁边有一大块光秃的地方。他跨过篱笆去查看,发现是一口井。这口井跟其他的井不一样。不光井口裸露着,旁边还有一个深坑。一打听才知十几年前这井刚打完的时候,就掉下去了一个小女孩,女孩被卡在管子里。为了怕小孩继续坠落,只好采取迂回的方式,从周围挖了一个大坑,把女孩给“兜”了上来。可是这么长时间了,大坑还没有被填上,面目狰狞,像一只饿极了的猛兽。路小涛看着都头晕,好像这猛兽随时会把他吞下去一样。再看看旁边,李二赖家的这块地正好在路边上,孩子们上学放学都要经过这里,非常危险。
  
  不行,一定得把深坑填上。他马上找到李二赖商量填坑的事,可奇怪的是,这个李二赖死活不肯答应,还把他给推搡了出来。回来的路上路小涛碰见了村会计,这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原来这李二赖以地里有大坑为借口,每年能从村里赖到几百块钱。“真是个赖皮!”路小涛愤愤地喊道。
  
  第二天,路小涛打电话给李二赖,问还有商量的余地吗?李二赖阴阳怪气地说:“你要是真想一次性解决的话,也不是不行。这样,你出6000块吧。”路小涛倒吸了口凉气,不用说,这事儿没成。路小涛没想到的是,三天后,李二赖主动找上门了,说只要路小涛肯用一亩好地换他那半亩,这坑就让他填上。虽然路小涛很好奇为什么他的想法转变得这么快,但见事情得以解决,也没再多问,答应了。很快,路小涛把深坑填埋好,又给井口加上了水泥盖。
  
  忙了两个多月,路小涛做好了最后一批水泥盖板,他打算加快速度,等完工了,就继续出去打工。这天一大早,路小涛继续去给井加盖子。走到田野时却发现不少枯井旁边竖起了牌子,上面用鲜红的颜料写着几个大字:往前靠一步,会坠井而亡。他开着三轮车,一连看了十几眼井,每口井边上都有,而且每块牌子都做得很精致。就在他暗自惊奇的时候,旁边的一个娇小的身影引起了他的注意。那人穿着一身红裙,被周围的绿草衬托着,在初夏的季節里,像是一团火。
  
  “怎么会是你?”当路小涛看见那张漂亮又熟悉的脸时,惊呆了。“怎么就不能是我呢?”温晓娟反问道,“你以为天下就你一个人会做好事啊?再说了,靠你自己能做出这么好的牌子?能写出这么好的字?谁不知道啊,你上学的时候,写的字就像鸡挠的。要不是我,你还不知道会忙多久呢?还不好好谢谢我?”
  
  路小涛挠挠头,这才想起来,温晓娟的父亲是远近闻名的木匠。但是他仍旧嘴硬道:“就做这点事,还让我谢谢你。你不感到脸红吗?当初我去找镇长时,你不光不帮我说话,还把我从办公室里轰出来。要不是你,说不定这些井早就加上盖了。”
  
  温晓娟叹了口气,道:“那是你的一厢情愿。在这之前,我早已向镇里反映过这件事了,但是根本就没有引起他们的重视。况且镇里也真没有钱,说也是白说。另外,当时你不正申请镇里补助承包蔬菜大棚的事情吗?要是在那节骨眼上出了岔子,可就黄了。可是没想到我帮你申请下来了,你却打工去了。连个招呼都不打。”
  
  原来是这样啊。路小涛不好意思了。过了一会儿,他恍然大悟,问道:“那李二赖的工作肯定也是你做的了?”
  
  温晓娟说:“什么李二赖啊,那是我表哥,你放尊重点好不好。”路小涛嘟囔了一句:“又不是我表哥。”
  
  谁知温晓娟却脸红红地说:“他可是远近闻名的种菜能手。再说,或许以后他也会成为你表哥呢。”说完就抱起木牌子一扭头,跑走了。
  
  路小涛站在原地愣了半晌,像是想明白了什么,连忙追了上去。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