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鼎盛国际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鼎盛国际娱乐 > 阿拉遛狗

阿拉遛狗

时间:2017-08-03 作者:未详 点击:

  阿拉20岁去日本“求学”,到37岁回到上海后就守在家里炒炒股票、做做期货,没上过一天班。拿现在的话来说,阿拉基本上就是一个宅男。
  
  要说阿拉的“宅”还蛮彻底的,他连日常洗漱用品都是在网上买的。如果不是养了一条狗,一天两次必须下楼去遛它,阿拉连房门也不大情愿踏出一步。阿拉住的商品房不错,位于上海的内环和中环之间一个叫芙蓉苑的小区。一个人、一条狗住一套三室二厅的大房子,阿拉的日子过得蛮舒服。
  
  和阿拉同住的是一条德国种的叫罗威纳的大型犬,有3岁多了。在德国,这种罗威纳因为身体强壮,动作迅猛,常常被用于看守牛群。虽然它是世界上最具有勇气和力量的犬种之一,但这种狗对人却十分依赖,很容易和人相处并亲切,所以,阿拉对它是倍加宠爱,给它取名叫黑鲁。
  
  阿拉和黑鲁
  
  阿拉就这样每天上午9点前、下午3点后,上下午各一次地下楼去遛狗。这时段也是股票交易开始前和结束后的时间,阿拉在网上炒股,眼睛要盯牢行情的涨涨落落。实际上,阿拉遛狗也是遛自己,下楼去伸展一下肢体,吸口新鲜空气很有必要。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阿拉早晚两次遛狗的时候也认识了小区里的不少爱狗人士,大家“以狗会友”,谈起狗来都是眉飞色舞的。阿拉相貌不错,身边又不见女人相伴,那些阿姨妈妈还想着为他介绍对象呢。可不知为什么,黑鲁一到17号门前时,就会对着门洞汪汪一阵大叫。这时,阿姨们还笑着说,瞧,准是黑鲁看中了17号里某条狗儿,它也想成家了。阿拉听了不置可否。
  
  不过,黑鲁还是给阿拉惹来了不少的麻烦——
  
  每天阿拉带它乘坐电梯下楼放风,这是它最开心的时间。人要是开心了会放在心里乐,狗可没这份能耐,它开不开心都要表现出来。黑鲁的表现是只要看见电梯里有人,它就站起来,两只爪子分别搭在人家肩膀上,狗嘴正对着人的喉咙。它这是和人亲近呢。不怕狗的倒没什么,可是对老人和孩子来说,可是要了命了。有一次,住在24层的老头被它这么一搭,吓得一屁股坐在了电梯里,幸好没摔折骨头;还有一次,一个四五岁的女孩看见这么大的野兽,吓得尖叫起来,夜里睡觉做噩梦,还发起了高烧,半夜拉去看急诊……
  
  黑鲁的举动引起了公愤,居民们反映到居委会和物业管理,要求阿拉对黑鲁采取措施。居委会干部上门了,阿拉倒也干脆,向大家表示,今后遛狗再也不坐电梯了,还要给狗戴上嘴套。他诚恳地对受了惊吓的几户人家道歉并答应赔精神损失费的要求……阿拉的态度蛮积极,大家的心平了也软了,他们说啦,阿拉遛狗时只要看见电梯里没人可以带黑鲁进去,否则爬12层楼也挺累,关键是要管好黑鲁的“亲热相”。
  
  这次调解很成功,阿拉“上路”,居民们通情达理,黑鲁再没出现过出格的行为,彼此之间相安无事。可是,好景不长,黑鲁又惹事生非了。
  
  这天,阿拉带着黑鲁在小区树林间散步,刚把黑鲁的牵狗绳一松开,就觉得不对劲了,黑鲁没有跑向每天必到的草地,而是蹿进17号旁边的树丛。阿拉大叫:“黑鲁!黑鲁!!”不见黑鲁的影子。阿拉正在疑惑呢,突然,他看见从树丛里窜出一只花斑猫,随后是黑鲁硕大的形体。一个在前面逃,一个在后面追,花斑猫哪是黑鲁的对手啊,情急中蹿上了小树。黑鲁的预谋在这时显现出来了,它用自己的身躯狠狠地撞击树,一下、两下……直到小猫在晃动中摔下,黑鲁扑上去咬住了它。紧接着一个女人号啕大哭奔出来,“死狗,你咬死了我家咪咪啊。”
  
  这一幕阿拉眼睁睁地看着:黑鲁温和善良,它怎么会突然去伤害人家的宠物猫呢?这不合常理呀!女人声嘶力竭的哭声引来了芙蓉苑里的居民,在大家的眼里,黑鲁不再是一只宠物犬了,而是一头凶恶的狼、一只吃人的虎。有孩子的家長紧紧地把孩子搂抱在怀里往家里跑,唯恐跑得慢了被黑鲁咬伤。“小区里有一头会吃人的狗……”这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传开了。
  
  第二天,阿拉没敢带黑鲁下楼,他正在苦思冥想暂时带黑鲁去哪里避个风头呢。晚饭刚吃过,居委会干部和社区民警来敲门了。
  
  阿拉、黑鲁、王五
  
  民警们检查了阿拉领养黑鲁的一应手续和证件,包括犬类每年注射防疫针的证明书。然后,他们和阿拉聊起了黑鲁的血统和来历。阿拉介绍说,黑鲁是他从日本带回来的,从小养大,感情很深。
  
  说着,说着,民警老李突然话题一转,“17号楼802室的王五你们认识吧?”
  
  这是一个令阿拉猝不及防的问题,阿拉一愣,再回答时有点结巴。“哦,他呀,看到过几次……”
  
  老李说:“你家黑鲁咬死的是他家的小猫啊。”
  
  “啊!”阿拉这才明白黑鲁伤害花斑猫是有原因的。
  
  老李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看了看手表说:“时间不早了,我们长话短说吧。黑鲁咬死小猫的事件群众反应强烈,这两天,不断地有人到居委会和我们派出所来投诉。你将心比心,在小区里晒太阳散步的大都是老人带着小孩子,万一黑鲁发起疯来,这个危险系数是很高的,你说对吧?”
  
  阿拉不停地点头认可。
  
  老李又说:“你看是不是这样,赔偿是少不了的,价钱由猫的主人定,你们再协商。还有,大型犬养在居民小区不太合适,按规定如果外出必须戴上犬链,还要戴嘴套,这两样必备品缺一不可,否则是不被允许遛狗的。当然,居民群众那里的工作我们和居委会干部一起做,但今后如果它有伤人的举动,我们可是要对它采取行动的。到时候,你不仅要被处以高额罚款,严重的甚至还有可能要坐牢的。这样的事最好不要发生,你说呢?”
  
  老李临走时给阿拉留下了他的手机号码,还说有什么事随时随地可以找他。这倒有点让阿拉心神不宁了,老李好像知道他和王五挺熟悉的。阿拉可是在小区里从来没跟人提起过王五,甚至搬进来快一年了,他也只看见过王五两次。所谓看见王五,其实都是黑鲁先发现他的,等黑鲁朝远处响起沉闷的吠声时,阿拉才远距离地看到他一晃而过的身影。阿拉不明白老李是从哪个途径知道他和王五认识的?
  
  想起王五,阿拉陷入了沉思。他轻柔地摸着黑鲁的脑袋,心里的酸胀澎湃起来——阿拉在日本其实是有女人的,他叫她小妹。两人虽然没办过结婚手续,但以老婆、老公相称,感情浓得很。小妹在她哥哥开的“居酒屋”里做招待。有一段日子,阿拉运气不太好,在日本人开的小公司里做不上几个月就被辞退,情绪失落的他常去这家酒屋喝闷酒,喝醉了就哭,但阿拉觉得在这里很放松,因为是中国人开的酒馆,相互理解,何况,阿拉发现了一双关切的眼睛总留意着他的一举一动。于是,他们很自然地就走在了一起,相约等阿拉的钱积攒到可以买上海近郊的小别墅时,他们就一起回来结婚生子。那天,小妹邻居家的罗威纳生了一窝小狗,他们也喜滋滋地领养了一只,说是两人的第一个儿子。
  
  王五也是这家酒屋的常客,渐渐和阿拉也认识了。阿拉听人说,他是做文物生意的,中国、日本两边跑,赚了不少钱。那一天,王五对阿拉悄悄耳语,问他想不想发笔财?原来,王五在国内联系的一批“封泥”已经到日本了,由于买卖双方不能直接交易,王五想叫阿拉分别送给日本的买家。送一个人给一笔不菲的好处费。
  
  阿拉当即上网查了一下,这才得知“封泥”的由来。原来,战国初期的公私简牍大都写在竹简、木札上,封发时用绳子捆绑,在绳端或交叉处加以检木,封上粘土,上盖印章,作为封验,以防私拆。东汉以后,由于纸张代替简牍,封泥逐渐消失了,先前存世的“封泥”就成为国内外收藏家的心爱之物。
  
  阿拉立刻回绝了,说他不敢做违法的事。这可是走私文物啊,要是被发现了肯定要吃官司的。阿拉没答应,可小妹却听进耳朵里去了,她背着阿拉送起了货。小妹头脑简单,她想跑腿的事简单得很,钱也来得快。只要买别墅的钱攒够了就能和阿拉回上海了。那天,小妹带着黑鲁照例一早到了王五的公寓去拿货,两人正在打包时,好动的黑鲁碰撞上了装封泥的纸板箱,箱子倒在地上,只听见“哐当”的破碎声……
  
  王五一个耳光甩向小妹,一声怒骂:“你干的好事!”随后,他拎起只有半岁大的黑鲁急步朝阳台跑去。小妹回过神来,她知道王五要干什么了,黑鲁可是她和阿拉的“儿子”啊,她本能地扑过去和王五扭在了一起。可是,女人的力气哪有男人大,就在王五把黑鲁扔下楼时,小妹没接住,一个趔趄也栽下了楼。小妹是当场死亡的,黑鲁奄奄一息还有一口气……
  
  阿拉一口咬定是王五行的凶,也相当配合日本警察的调查。但是,王五一口咬定小妹是失足摔下的,房间里也没有打斗的痕迹,这件事便不了了之了。阿拉的幸福被王五毁了,他咽不下这口气,决心辞了工作查找出王五的走私罪行。然而,做贼心虚的王五没有给阿拉机会,他回到上海芙蓉苑的家……
  
  一想起昨天的那一幕让阿拉百感交集。他有点坐不住了,心想,自己一心要掌握王五的行踪,从日本赶回上海,可同住一个小区不还是看不住“来无影去无踪”的王五吗?也许靠个人的力量是无法为小妹报仇的,弄不好还有可能触犯法律。阿拉拿出老李留下的警民联系卡,思想斗争了许久,终于犹豫着拨通了号码。
  
  在派出所里,阿拉竹筒倒豆子,一股脑儿把事情原原本本说给老李听。最后,他问老李一个问题:“你怎么会把我和王五联系在一起的?”
  
  老李微微一笑道:“阿拉啊,你说的情况我们掌握,你不知道的事情我们比你更清楚。你最近有没有再见过王五啊?肯定没有吧,因为他正在看守所里交代自己的罪行呢。我再跟你说得明确点,其实,出卖王五的是他自己,诱因就是你家的黑鲁!”
  
  阿拉瞪大了眼睛,惊问:“这怎么可能啊?”
  
  老李呵呵一笑,“当王五发现你和黑鲁搬进芙蓉苑后,三天两头到派出所来投诉,指名道姓说你唆使黑鲁对他咆哮扑咬,想要伤害他。我家也養了条小狗,对狗的习性还是有点了解的。我先不说你有没有唆使黑鲁伤害他,可我知道狗一旦对人不友好,肯定是这个人伤害过它,它记住了。王五这么强烈地要求收容黑鲁,会是什么原因呢?我对王五便展开了调查……”
  
  阿拉点头说:“我明白了。你看我多傻啊,还想充大好佬去查王五做的事,你们公安做事才有头绪,知道应该从哪里入手。我早点跟你们联系就好了。唉,王五家的小猫是冤死的,因为它身上有王五的气息,被黑鲁正巧逮住了。”
  
  阿拉回家后立刻去了房产中介公司,他要卖了自己芙蓉苑的房子。他说为了黑鲁有个无忧无虑的空间,也为了不打扰社区居民,只要价钱合适,他想买所带园子的房子。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