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鼎盛国际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鼎盛国际娱乐 > 让我再给你做回新娘

让我再给你做回新娘

时间:2016-03-21 作者:未详 点击:

  上午才拿到离婚证书的罗小娟,下午就黯然神伤地收拾着属于自己的物品。当她收拾完准备离开时,无意中看到墙壁上的一幅肖像油画,画中的女性长发披肩,脸上荡漾着天使般的微笑,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活力……
  
  这幅画画的是罗小娟。新婚不久,爱好绘画的丈夫丰荣辉为她画的。那时的她是那样年轻、靓丽,短短七年,如今已是物是人非啦。罗小娟凝视片刻,转身取下油画,准备带走。
  
  就在这时,一直站在房间一角默默吸烟的丰荣辉说话了:“罗小娟,请你把画给我放下。”
  
  丰荣辉是永川饲料集团公司负责基建工作的部门经理,他在单位谨小慎微、本分老实,可在家里却是自以为是、霸气十足。平时忍气吞声的罗小娟,此时却毫不示弱地反击道:“丰荣辉,我告诉你,从5月12日上午10点5分我拿到离婚证书的那一刻起,你就不再是我老公了,你已经没有资格对我大喊大叫了!”
  
  丰荣辉似乎也觉察出了自己刚才的粗鲁,缓和了一下口气说:“这幅画是我花费一个月的时间绘制的,版权应该属于我。根据离婚协议,我有权拥有属于我的东西。”
  
  罗小娟辩驳道:“这是我的画像,我为什么不能拿走?”说话间,她突然感到脚下的地板一晃,不等她反应过来,地动山摇就开始了。不好,地震啦!这个念头在她脑中一闪,随之本能地钻进了身边的大写字台下,紧接着就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坍塌声……所有的争吵,所有的恩怨,转眼间都被掩埋在一片废墟下。
  
  黑暗中,蜷缩在变形的写字台下的罗小娟,脑海里一片空白。不知过了多久,有个微弱而急切的声音透过坍塌的砖块、水泥板缝隙传了过来:“罗小娟,罗小娟,你怎么样啦?”那是丈夫———不,是前夫丰荣辉在叫她。
  
  丰荣辉连叫几次,罗小娟就是赌气不理他。要不是与丰荣辉因为那幅画而争吵,她早离开这里了,也不至于被埋在废墟下动弹不得。自己刚与这个讨厌的男人离婚,获得了自由,想不到又遇到了大地震,虽说侥幸没被砸伤,但最终恐难逃脱死神的魔掌。一想到自己将要被困死、饿死在这里,罗小娟不禁感到强烈的恐惧和绝望,忍不住“嘤嘤”地哭泣起来。
  
  她这一哭,那边的丰荣辉却笑了:“哈哈,我还以为你死了呢,原来还活着。”罗小娟怒道:“我知道你盼着我死,你用不着幸灾乐祸,我好着呢,你去死吧!”丰荣辉不生气,反而调侃道:“结婚时我发誓与你生生死死永不分离,没想到还真应验了。”
  
  “我才不与你死在一起呢。”罗小娟嘴上这么说着,但想起两人当初的海誓山盟,心里还是有些伤感。大概丰荣辉也是同样的心情,一时间,两人都不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丰荣辉没话找话地与罗小娟闲扯,可她就是不搭理。不知丰荣辉哪儿来的这么好的兴致,到后来,他干脆自言自语地给罗小娟讲起故事来啦———
  
  从前呀,有一对年轻的懒惰夫妻,谁也不愿意下厨房做饭。一天晚上,家里只剩下三个饼子,两人一人吃一个后约定:从现在起,谁先说话谁就失去吃饼子的资格。于是,两人都不再说话。
  
  到了半夜,一个小偷溜进了屋里,他偷了值钱的东西后,发现屋里人还醒着,先是吓了一跳,后来见这两人都不说话,胆子就大起来,竟然对女主人动手动脚。女主人忍不住叫道:“老公,他偷咱家的东西,还来调戏我,你怎么无动于衷?!”丈夫“呵呵”一笑,说:“是你先说话的,那个饼子归我了!”……
  
  罗小娟本来不想理他,可听了这个笑话还是忍不住与他斗嘴:“丰荣辉,我就是不爱说话,不爱理你,你不用借讲故事来讽刺我。”丰荣辉说:“罗大小姐,我故事里讲的可是丈夫不说话,我讽刺我自己还不行吗?”罗小娟说:“你少拿夫妻打比喻,别忘了,我们现在已经不是两口子了。”
  
  两人斗着嘴,罗小娟心里渐渐不再感到孤独、害怕,不知不觉中,与死神的距离也拉远了。可就在这时,又一次强余震袭来,残垣断壁怪叫着朝下压来,罗小娟惊恐地缩成一团,好在死神再次与她擦肩而过。这时,从残垣断壁的缝隙里,她听到丰荣辉“哎哟”叫了一声,好像受了伤。罗小娟心里一紧,脱口喊道:“老公,你怎么样,受伤了吗?”过了一会儿,才听到丰荣辉的回话:“我没事,骗你的。你刚才又喊我老公了,你心里还是蛮关心我的,是不是?”罗小娟一听这话,没好气地说:“你少耍贫嘴,我才不稀罕关心你呢,我只是叫惯了,一时改不了口。”罗小娟嘴里这样说着,心里却有一股暖暖、润润的东西掠过。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两人心里千头万绪,彼此都不再说话。
  
  二十几个小时过去了。罗小娟感到像在地狱里一般,又困又饿又怕。这么大的地震,不知有多少人被埋在倒塌的房屋下,谁来救我们?什么时候有人来救我们?如果没人来救……在极度的紧张、恐惧中,罗小娟渐渐感到体力不支,思维混乱,意识模糊,随之就昏昏睡了过去。
  
  睡梦中,罗小娟仿佛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她强撑着睁开眼睛,听到了丰荣辉的声音:“小娟,小娟,对不起,刚才我想了很久,看在你又叫我老公的分上,我要在去见上帝之前,向你坦白一件对不起你的事。去年国庆节,我骗你说去郊外写生,其实不是一个人去的,而是和一个女孩一起去的。”
  
  人也真是奇怪,本来已经离了婚,又处在这生死关头,可是听了这话,女人天生的嫉妒心理还是让罗小娟十分生气,她不知哪来的力气,竟然没好气地问道:“是不是你们公司新来的那个大学生肖丽娜?”丰荣辉支支吾吾地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罗小娟见自己的猜测得到证实,更加妒火中烧:“有一天,她到家里来,说是向你请教绘画和摄影知识,我一看她那模样,就知道她是个狐狸精。说,你们那天到底去了哪里?”
  
  丰荣辉老实交代:“那天,我们去了玉川镇‘农家乐’生态园。那个地方所有的蔬菜、果树都不施农药,城里人去了,只要买过门票,可以随意采摘、品尝里面种植的瓜果,但你要是想带些回家的话,需要另外掏钱买。”
  
  罗小娟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说:“少说这些不痛不痒的事,你们那天到底干了什么?”
  
  丰荣辉接着说:“那天,我们两人一进生态园,什么写生、摄影呀全顾不上了。菜园里的西红柿在绿叶的掩映下红彤彤的,煞是可爱;满架的黄瓜又青又嫩,有的顶花带刺,显然是夜里刚刚长出来的。我顺手摘了两根,连洗都没洗就猛咬一口,哎呀,满嘴清香,那真叫爽。”
  
  讲到这里,丰荣辉咂巴咂巴嘴,仿佛还在回味黄瓜的甘甜。在罗小娟的催促下,他继续讲道:“后来,我们又去了苹果园,那里满树的苹果把树枝都压弯了,只是树上的苹果还是红的少,青的多。走在树下,肖丽娜忍不住伸手摘了一个半面红、半面青的苹果,哪想一口咬下去,把个肖丽娜酸得龇牙咧嘴,眼泪都出来了。”
  
  罗小娟本来是想追问他们的风流韵事,可不知不觉中,竟被丰荣辉有声有色的描绘所感染,走进了他所描绘的意境里,展现在她眼前的是生态园里的累累果实。当丰荣辉讲到肖丽娜吃青苹果的情节时,她干涩的嘴里居然涌出一些津液来……
  
  猛然间,罗小娟明白了,丰荣辉是在变着法子讲一个现代版的“望梅止渴”故事。至于他与肖丽娜的“绯闻”,那一定是胡编的。目的当然是为了利用自己的嫉妒心理,给自己“提神”,让自己不再昏睡。回想自从地震发生后,丰荣辉不断地逗自己说话、讲笑话,甚至还想着法儿惹自己生气,现在看来,这都是他为了让自己保持清醒的意识,激发求生的信念啊!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人一旦睡着,就可能永远再不会醒来。原来他还在深深地爱着自己。
  
  想通了这一节,罗小娟心里一软,动情地说:“老公,我知道了,你不让我拿走那幅肖像油画,是想让画中的‘我’继续陪在你身边,对吧?那回,你不让我的亲戚接手你负责的工程项目,是怕他借亲戚关系在工程中掺假、捞好处,影响工程质量对不对?那天,姓王的包工头送我一条钻石项链,你逼着我还给他,也是为了咱们能有一个平安、团圆的家……”罗小娟说不下去了。
  
  丰荣辉听到这里,也哽咽着说:“好老婆,你终于明白我的良苦用心了,你再也不会嫌我老实、窝囊,不会捞钱了,是吗?不过,我当初也不该用恶毒的话来骂你……”
  
  罗小娟满意地笑了:“老公,咱们出去后,让我再嫁你一次好吗?”
  
  丰荣辉幽默地说:“小娟,你重做我的新娘,是我求之不得的。可是咱俩离婚时,存款归你,房子归我,现在房子坍塌了,我一个穷光蛋可有些配不上你这个小富婆了。”罗小娟嗔怪道:“我不理你了,到现在还没个正经!”
  
  丰荣辉和罗小娟离婚,本来就是一时感情用事。其实,领了离婚证那一刻,两人都后悔了,只是表面上谁也不肯让步。在生死关头冰释前嫌,一时间他们都忘却了眼前的险境,只感到心神激荡,心中有说不出的轻松、欢喜。
  
  两人的能量都几乎耗尽了,再没有说话的力气,四周又陷入一片寂静之中。一阵难以抗拒的困倦袭来,罗小娟不由自主地又闭上了眼睛。恍惚里,她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幸福地躺在老公的怀里睡着了。她真想就这样美美地一睡不起。
  
  不知又过了多久,罗小娟又听到了丰荣辉的呼唤:“老婆,我摸到打火机了,你看到光亮了吗?”她再次费力地睁开眼睛,透过瓦砾的缝隙,看到了一丝光亮。那一朵小小的闪烁着希望的火苗,让在废墟中埋了四十多个小时的她,感到无比的温暖。
  
  接下来,为了保持警醒,两人约定:每隔一会儿,丰荣辉就用打火机打一次火。作为回应,罗小娟则用石块敲击一下墙壁。
  
  就这样,他们用这种独特的“对话”方式,相互温暖,相互安慰,相互激励,共同度过了他们生命中最黑暗、最无奈,也最温馨的时光。当他们在废墟中艰难地挨过了56个小时的时候,终于获救了。
  
  重见天日的那一刻,罗小娟才知道,黑暗中,始终那样坚强、乐观和幽默的男人,始终呵护、关爱着她的老公,其实受伤很重,获救之后即失去了知觉。在他们一同被送往救护站的路上,躺在担架上的罗小娟努力硬撑着,不停地呼唤丰荣辉的名字,大声喊着:“老公,你要挺住,你答应过让我再给你做一次新娘的……”
  
  这情真意切的喊声传出很远很远,让抢救伤员的解放军战士和医护人员都为之动情落泪……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