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鼎盛国际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白米杀人之谜

白米杀人之谜

时间:2018-01-09 作者:未详 点击:

  唐朝末年,朝政腐败堕落,各级官员不仅奢侈腐化,而且结党营私。以李德裕为首的“李党”,和牛僧孺为首的“牛党”互相排挤倾轧,拼得你死我活。无论哪一方大权在握,都不遗余力地想将对方置于死地……
  
  一、临危受命
  
  开成元年的一天,刑部侍郎顾平之像往常一样来上早朝。就在半月前,李德裕排挤掉牛僧孺,坐上宰相之位,于是每天的早朝之上都有“牛党”官员被放逐或免职。顾平之虽不是“牛党”余孽,但也算不上“李党”成员。他只做好自己分内的公务,对于党争之事从来不过问。
  
  早朝结束后,顾平之被小太监拦住,要他去紫宸殿见驾。顾平之感到意外,当今皇上对刑部之事历来不管不问,怎么今天突然传召?等见到皇帝后,顾平之明白了,原来是要他查办一宗灭门惨案。这件案子牵扯到“李党”和“牛党”的纷争,正因为顾平之无党无派,所以皇帝才把这件案子交由他审理,希望他秉公办案,将案件查得水落石出。为了打消顾平之的顾虑,皇帝还意味深长地说:“顾爱卿,虽说现在宰相大权在握,很多牛僧孺的门人弟子都被免职,但我可以告诉你,牛僧孺以及他的主要干将在朝中仍然有一定的势力——明白朕的意思吗?”
  
  顾平之为官多年,当然听得出皇帝的言外之意,马上磕头发誓,一定将案件调查清楚,绝不屈服于任何人的压力之下!
  
  顾平之刚走出紫宸殿的大门,迎面就碰到宰相李德裕。寒暄之后,李德裕凑到顾平之耳边,低声说道:“老夫知道皇上为什么召见顾大人。听老夫一句劝,这个案件定是牛僧孺党羽所为,相信顾大人一定会给皇上和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多谢宰相大人关照。只是下官刚刚接手这个案件,相关卷宗还未翻阅,至于凶手是何人,实在难有定论。假以时日,下官一定给皇上和宰相大人一个交代。”顾平之不卑不亢地说完,拂袖而去。
  
  回到刑部衙门,顾平之调阅了这个案件的所有卷宗。原来这个案件起源于一个叫黄宗宜的官员。他本是吏部的一个小官,后来巴结上李德裕,成为“李党”骨干成员。黄宗宜平时耀武扬威,靠贪污受贿积累了万贯家财,在城郊修建了非常豪华的宅院。后来“牛党”当政,“李党”失势,黄家很快被牛僧孺依法查办,家产抄没充公,黄宗宜本人边塞充军。黄家的境况一落千丈,全家十几口家眷空守着一座宅院,连吃饭都成了问题。更惨的是,没过多久,一家老小竟在同一天晚上离奇死亡。因为是犯官家属,当地官府只在案卷上写了“举家自杀”,便草草结案。消息传到边塞,黄宗宜听说后气绝而亡,这件灭门惨案从此就无人问津。半月前李德裕重新执政,要求彻查此案。皇帝知道李德裕是想靠这个案件来打击“牛党”,于是才特意召见顾平之。
  
  看完了卷宗,顾平之这才恍然大悟,看来这个案件并非灭门惨案这么简单。在案件的背后,还隐藏着朝廷的纷争和政局的走向。
  
  二、神秘管家
  
  顾平之接手此案后,一直理不出任何头绪。不过天无绝人之路,没过几天,黄府的管家黄二就主动出现在顾平之面前。当年黄府败落,所有用人一哄而散,只有这个黄二忠心护主,随黄宗宜到边塞苦寒之地充军。后来黄宗宜因灭门惨案气绝而亡,这个黄二就留在边塞,直到李德裕重新执政才回到京城,希望惨案得到申冤昭雪。
  
  黄二的出现令顾平之有了一线希望。虽然案发时他远在边塞,但凭他在黄府多年,一定了解很多内情,于是顾平之请他谈一谈对案件的看法。这个黄二一口咬定,绝对是“牛党”之人所为,而且八成是下毒。
  
  “下毒?”顾平之心里一惊,“你怎么认定是下毒,而非别的手段?”
  
  黄二胸有成竹地说道:“请大人想一想,一家十几口一夜而亡,身上又没有伤口,除了下毒,还有什么更好的手段?”
  
  黄二的话令顾平之很是震惊。因为卷宗上写得明白,那十几名死者的身上果真没有一处伤痕。但蹊跷的是,这个黄二刚刚回到京城,怎么会知道这些细节?这其中定有隐情!
  
  于是黄二在顾平之的安排下,住进衙门里的一间闲房,随时听候差遣。
  
  第二天一大早,顾平之带着黄二,以及衙门里的一干人等,来到坟场,将十几名死者的尸体全部挖出,开棺验尸。经过仵作一番检验,结果很快出来,果然是中毒而亡。只是间隔太久,肉身腐烂,无法检验出是何种毒药所致。黄二一脸得意之色说道:“顾大人,小人说得没错吧,毒发身亡,一定是‘牛党’所为!”
  
  “那可不一定。”顾平之问道,“你家老爷除了和‘牛党’之人结怨以外,还有什么仇家对头没有?”
  
  “没有,绝对没有!”黄二肯定地说。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到案发现场去看一看,说不定还有新的收获。”
  
  三、再发命案
  
  从坟场回来,顾平之一行人又马不停蹄地来到黄府。自从命案发生后,作为案发现场的黄府就被贴上了封条,严禁外人出入。此时的黄府早已不是之前繁花似锦的样子,一派凋零之象。顾平之特别注意到后花园的那片池塘。与别的花园池塘不同,黄家的池塘利用地势,从不远处引来泉水,流经池塘后又顺势流出,所以这池塘并非一潭死水,而是长流长新的一池活水。
  
  顾平之又在黄府上下转了一圈,没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倒是厨房里的几升白米引起了他的注意。根据卷宗记录,黄家败落后举日维艰,十几口人连稀粥都喝不上,怎么还会有白米留下?顾平之怀疑白米里有毒,可仵作一番检验,十分肯定地回答道:“回禀大人,这些白米里断没有掺杂毒药。小人有三条理由:其一,白米并非面食或汤药,可以趁机投毒而不留痕迹,在未煮熟的生米上投毒,实在是闻所未闻;其二,就算被人下了某种毒药,经过淘洗和蒸煮,毒性也会大为降低,不足以致人死亡,何况是一家十几口的性命;其三,这些白米粒粒饱满,均为正常色泽,缸底没有渣滓,更加不可能有毒。”
  
  顾平之觉着仵作的话有些道理,于是让仵作把这些白米带回衙门,细细研究,也许会有新的发现。
  
  第二天一大早,顾平之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所惊醒。捕头一脸慌张地闯进来,告诉顾平之一件怪事——仵作死了!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