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鼎盛国际娱乐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滴血钻石

滴血钻石

时间:2017-12-05 作者:未详 点击:

  1。以生命为代价的钻石
  
  钻石在阳光下能反射出夺目的光芒,但它本身是没有色彩的。然而,有一枚奇特的钻石,正中心有一粒米那么大的地方有颜色,上面大部分是橘黄,下面有一点儿红,通过钻石多棱面的扩散,显得色彩缤纷,煞是好看。拥有这枚神奇钻石的,是一位叫斐纳的犹太富商。
  
  1941年,斐纳的家乡沦陷了,为了逃避德国纳粹的种族清洗,斐纳带着妻子和女儿逃了出来。
  
  他们乘坐的邮轮刚进入太平洋的南海领域,就遭到了日军战斗机的狂轰滥炸。邮轮沉没了,大批乘客葬身海底。斐纳一家人幸好抢到了两只救生圈,一只搁贵重财物,另一只一家三口扒着。
  
  搁放行李的救生圈很快被落水的一个难民抢走,斐纳奋力去夺,那人掀掉了救生圈上的行李包。斐纳的妻子见状,一把拽住了行李包,沉重的包裹坠得她直往下沉,带翻了救生圈,女儿顿时失去了救生圈的依托,一连呛了好几口海水。关键时刻,斐纳的妻子松开了救生圈,沉重的行李包拉扯着她,直往海底沉去。她在水里打开了包,摸索着找到装有那枚神奇钻石的精致木盒子,奋力将那只小木盒往上举了起来,自己却再也没露出过水面。
  
  父女俩在海面沉浮了两天,就在奄奄一息,快要绝望的时候,被一艘渔船上的中国渔民发现了。
  
  渔船返港,渔民将这对外国父女送到驻防在当地的一支国民党连队,连长命令手下给他们安顿好,自己忙着打电话与上级联系。
  
  士兵们从没见过像斐纳女儿那样美貌的洋妞。炊事员提着水桶,送去热气腾腾的洗澡水后,好几个士兵跑过去扒门缝偷看。
  
  洗澡的地方被拉起了布幔,他们只看到布幔外面的斐纳,斐纳手里捧着一只打开了的小木盒正在垂泪,盒子里搁着的那枚钻石在油灯下色彩斑斓,熠熠生辉。
  
  唐有田是连队里的一名排长,他见几名士兵偷窥别人洗澡,操起一根棍子就要过来教训他们,吓得这几个士兵一哄而散。
  
  但不久,其中一个士兵又悄悄溜了回来,继续躲在黑暗里偷窥屋内,这时布幔外面换作了斐纳的女儿,她也捧着钻石流起泪来。
  
  士兵用匕首拔开门栓,猛地闯了进去。斐纳的女儿还没回过神来,钻石就被抢走了。等她惊醒过来,大声叫嚷,那名士兵已经消失在黑暗里。
  
  斐纳父女神色慌张地去找连长,连长立即将全连的士兵集合起来,让斐纳的女儿辨认抢东西的人。斐纳的女儿挨个儿看这些士兵,直摇头。连长让各排清点人数,结果只有唐有田排里有个叫二歪的士兵不见了。
  
  无疑,是二歪抢了东西逃走了。连长意识到事关重大,生气地责骂唐有田,命令他连夜带人去追二歪,无论如何,要将他连人带物捉拿归案。
  
  二歪逃往何方,毫无线索,唐有田只得以营地为中心,让自己手下的士兵往四面八方寻找。很快,传来消息,在营地东边的树林里发现了二歪丢弃的枪支和军装。唐有田立即集合队伍,往东追赶。
  
  一直追到天亮,到了离孝川县城10多里地的地方,唐有田不敢再往前追了。孝川县城里驻扎有大批的日军,唐有田正打算打道回府,前方发现了二歪的身影。唐有田命令大家全力扑上,无论如何要生擒二歪,连人带赃物一并带回。
  
  二歪当兵前曾在家乡的珠宝店当过伙计,发现斐纳的钻石是值钱的东西,他早就有开小差的打算,于是抢了钻石打算逃回家去。二歪猛地看见身后和左翼有二三十个过去的弟兄包抄过来,吓得他撒腿跑出树林。
  
  唐有田带着弟兄在后面紧追不舍。眼看越追离孝川县城越近,一时半会儿又追不上二歪,唐有田只好开枪了,一枪打在二歪的腿上,二歪身子一歪,滚进了一条小水沟。唐有田命令手下合力包围过去。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枪响,一名士兵中弹,倒下了。众人连忙就地卧倒,枪声更加密集地响起来,打得他们身边尘土飞扬。
  
  原来,他们早已进入了日军的地盘,日军的潜伏哨早就发现了他们,一小股日军在前面布下口袋阵,只等他们进入。唐有田射击二歪的那一声枪响,让日军误以为国军发现了他们,就开火了。
  
  情急之下,唐有田只得命令士兵匍匐前进,只要从二歪身上搜回被抢的东西,就立即撤退。但往小水沟靠近的士兵都被对方的火力压制下来,又接连有几个士兵中弹。唐有田只得下令撤退。他们眼睁睁地望到,日军活捉了二歪,二歪高举着双手,一瘸一拐地被日军押走了。
  
  2。眼皮底下的偷偷打捞
  
  二歪被押往孝川县城,在护城河边,正碰上带着大批日军出城增援的中村少佐和带领伪军的伪军大队长雷震。中村少佐是驻扎孝川的日军最高指挥官。
  
  日军将二歪押到中村面前,中村问二歪,国军为什么会出动一个排的兵力追捕他。
  
  翻译官袁敬怀将中村的话翻译给二歪。形同落汤鸡的二歪扑通一声跪下了,他此时只求保命,赶紧从怀里掏出那只精致的小木盒打开,可怜巴巴地说:“都是为了这枚钻石,这是我从一个外国人那里偷来的。只要皇军放我一条生路,我愿意将这宝贝奉献给皇军。”
  
  伪军大队长雷震赶紧上前,从盒子里拿起那枚钻石,将它交给了中村,中村拿在手里,把玩欣赏了一会儿,便猛一下将钻石攥在掌心里,沉下脸来:“我最恨偷盗之人,你这样的鼠辈,还想我饶你性命?”
  
  话音未落,中村手一扬,一道白光划着弧线,咚的一声掉落在护城河里。中村杀气腾腾地骂:“一枚钻石就想收买我?你将皇军看成什么人了?你这是对皇军大大的侮辱!”骂完,从腰间抽出枪来,一枪打在二歪的头上,二歪扑通一声倒地身亡。
  
  当天夜里,国军总部就接到在孝川卧底的代号“尖刀”的特工发来的情报,那枚钻石被中村扔进了护城河里。
  
  唐有田收到总部命令,当下表示,愿意带人赶往孝川县城,以性命担保,一定捞回那枚钻石。
  
  总部要“尖刀”在钻石沉没的地方做上记号,便于唐有田辨别方位。“尖刀”立即回电,他会在靠近钻石沉没的河岸边,放上一支镀金钢笔的笔帽。
  
  唐有田带着两个士兵,乔装成农民,日夜兼程,混过日军的岗哨,于半夜时分赶到了孝川县城的城墙外。三个人躲过不时晃过的探照灯,分头在河边摸索,终于,一个士兵找到了“尖刀”所说的笔帽,三个人便悄悄从那个地方下河,在河里摸索起来。
  
  摸索了半个钟头,唐有田终于摸到一个东西,圆润光滑,是一尊小小的玉制佛像,那只是女人的项链吊坠。
  
  唐有田刚刚将那只小玉佛拿出水面,城墙上放哨的日军发现了他们,喝令他们举起手来,他们立即爬上岸,想逃走,日军就开了枪,一个士兵当场被打死,唐有田大腿中枪,扑通倒地。另一个士兵见此情景,吓得站在原地举起了双手。
  
  唐有田和那个士兵被带回城里,可无论怎么拷打,唐有田一口咬定,他们是农民,听说有人将钻石扔进了护城河里,一时财迷心窍,才半夜里来偷偷打捞的。
  
  担任翻译的袁敬怀用日本话与鬼子商量,说真是农民的话,再用刑也没意思,不如将人给放了。鬼子点了点头,袁敬怀便将唐有田从房梁上解了下来,这时鬼子又抽起另一个战士来,一边抽一边变态地对袁敬怀说:“他俩是一起的,总不能光一个人挨打,为了公平,这个也得抽几鞭子。”
  
  谁知,唐有田挨打时这个战士就已经吓坏了,现在挨了几鞭就招了,说自己是国民党部队的士兵,是上级派他来捞回钻石的,说有重要情报告诉你们,只要你们饶了我。你们这里有我们国军的人,是他在河边放了个笔帽……
  
  唐有田忍痛猛地蹿了上去,一脚踢掉了战士脚下的凳子,战士脖子顿时被绳子勒住,喘不上气,说不上话。唐有田生怕战士再有开口的机会,他索性跳起来抱住了战士,猛力往下坠,那个战士立即翻起了白眼。
  
  鬼子拼命用鞭子抽唐有田,唐有田就是不松手。鬼子急了,拿刀来猛砍,唐有田血流如注,但还是咬着牙,整个身子扒在那个战士的身上。鬼子没办法,只得用刀砍掉了战士头顶的绳子。战士掉落地上,却再也不动弹,唐有田也随之倒地,没了反应。
  
  鬼子只得带着袁敬怀,去护城河边搜寻那个镀金钢笔的笔帽。
  
  他们离开刑讯室后不久,雷震就偷偷摸了进去。他先摸了摸唐有田和那个战士的脉搏,发现两个人都已死了,然后仔细地在两个人身上搜查了一遍,没找到任何东西。这时,他看到,唐有田的右手一直紧攥着,他用力掰开紧攥着的手指,一只不过指头那么大的小玉佛从唐有田的掌心里露了出来。雷震愣了一下,他正想将那尊小玉佛拿出来,却猛地听到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过来了,他吓得赶紧躲到刑具架背后去。这时,就见虚掩的门被人推开了,袁敬怀走了进来。
  
  原来,袁敬怀和那个鬼子已经在护城河边找到了他们要找的笔帽,鬼子拿着笔帽找中村汇报去了,袁敬怀则又赶回了刑讯室。
  
  袁敬怀也像雷震一样,先摸了摸地上两个人的脉搏,接着,他的目光盯在唐有田半开半合的右手上,显然,他也看到了那尊小玉佛,他也愣了。他和雷震都认得这尊小玉佛,是中村的,准确地说,是中村妻子的遗物。
  
  3。瞒天过海的障眼法
  
  中村的妻子带着儿子去年来孝川探亲,路上遭到抗日部队的伏击,死在了车里。
  
  入殓妻子的时候,中村将妻子项链上的这尊玉佛吊坠卸了下来,作为纪念。从此之后,这尊小玉佛就从未离手。
  
  那天一看到奇钻,他顿时就明白这是一个无价之宝,当时就起了占为己有的私念。但日军有严格的纪律规定,所有缴获的东西,一律得上缴,运回日本本土。
  
  众目睽睽之下,二歪将钻石交给了中村,他没法私吞。狡猾的中村便想到了一个瞒天过海的手段,他假装生气,将那枚钻石扔进了护城河,其实,他扔掉的只是一直握在掌心里的玉佛,真正的钻石他留了下来。
  
  此刻,袁敬怀将那尊玉佛悄悄揣进兜里,并没声张。
  
  那名日本士兵把笔帽直接送呈给中村,并汇报了情况,中村一见笔帽,刷地一下站起来,骂开了:“八格!给我将雷震抓起来,他居然是……”他略一沉吟,又对那名士兵摆了摆手:“算了,我来处理。”
  
  中村对这笔帽太熟悉不过了,这本来是他钢笔上的笔帽,有一次,雷震对他的这支镀金钢笔艳羡得不得了。中村也正要笼络人心,就将这笔送给了雷震。现在,这笔帽竟成了国军卧底特工用来标明地点的标记,中村很震惊,自然想将雷震给抓起来,但想一想,又改变了主意,雷震是伪军队长,那些伪军都服他,抓了他,会不会引起伪军的兵变?中村明白,现在抓雷震不是时候,得慢慢削减他对伪军的控制力,到时再动手。
  
  当天晚上,国军总部接到了“尖刀”发来的情报,说前来打捞钻石的三名战士都献出了生命,请总部不要再派人来了,这样的伤亡不值得。
  
  总部立即回电:“再大的伤亡也值得,那枚钻石不但珍贵无比,而且直接影响到我军的声誉,意义非凡,得不惜一切代价追回。总部不再另派人选,这个任务就交给你,追回钻石,务必!务必!务必!”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